17、真名对决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五千两!”周遭学生听得倒抽一口冷气,要知道一个普通的五口之家,在永陵一个月的用度也才五吊钱上下,也就是五两左右,偏远一些的县城,还要打个对折,五千两对很多人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余牧人目光闪烁,燕离现在只是平民,如果真的让他加入书院,就等于有了立足的根基,只要他不犯错,书院就会最大限度保证他的安全,到那个时候,想报仇就很难了。

    他跟燕离打赌,并不是一时冲动的决定,他对自己的真名品相很有自信,但五千两着实不是小数目,他心下犹豫不决,突见燕离目光躲闪,有点不敢看自己的样子,心里一动,难道他没把握,故意诈我?

    燕离嘴角不着痕迹地扬起,故作不耐烦道:“你到底赌不赌?不赌就不要杵在这里,没看见路都被你挡了?”

    余牧人盯着燕离的脸,见他依然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忽然冷笑一声,道:“赌!为什么不赌?诸位给做个见证,免得他赌输了耍赖。”

    燕离的脸似乎一下子难看起来,他突然像豁出去的样子,取出文书道:“我的赌注在这里,你的五千两呢?”

    余牧人微一皱眉。

    燕离立刻嗤笑道:“别告诉我你的钱放在家里,你是来搞笑的吗?”

    这一下子,赵启平也感觉到了燕离心虚,联想到酒楼和刚才问及真名的事,看燕离虽然有一张巧嘴,但也是死要面子的人。

    他心里已然笃定燕离是唬人的,不由暗笑,也不劝阻,只当做一场好戏看。

    事实上,愈是没有自信的人,愈是害怕被人比下去,尤其对方跟自己是同一个阶层的人物,假如燕离也是某个权贵之子,他绝不会与之作比较,这就是人性。

    余牧人冰冷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叠巴掌大小令牌模样的银灿灿的票据。众人的眼睛立刻看直了,这可是天下第一庄发行的银票,是真正的银票,利用银子以及特殊工艺铸成的,薄如纸,背面平滑,正面刻了“一千两”的字样,“一”字上面有个合起来的折扇的图案,两边是精美的花纹。

    这是货真价实面值为千两的银票,拿到天下第一庄旗下的钱庄去,可以立即兑现。

    余牧人点了点,刚好五张,众人惊呆了,他居然随身携带五千两,简直让人又羡慕又嫉妒。

    赵启平就很嫉妒,他拿了名额之后,全乡的人给他凑盘缠,也才堪堪二百两,相对于日后修行所需的天材地宝,二百两连药渣都买不到。

    燕离似乎也惊呆了,他道:“你要是输了反悔怎么办?五千两不是小数目”

    他的声音似乎弱了很多,给人感觉中气不足的样子。

    余牧人步步紧逼,道:“那你想怎样?”

    燕离道:“先把银票给我,如果我输了,我就把文书和银票一起给你!”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余牧人讥笑道,“我可以给你银票,但你也要把文书先给我,这样才公平。”

    燕离道:“你要是输了之后,把文书撕了怎么办?就像你信不过我一样,我也信不过你,不赌也罢。”

    余牧人笃定燕离心虚,冷笑道:“可以把银票和文书交给公证人,如果你觉得没把握,想要认输的话,我也不撕你文书,你从我胯下钻过去,我就原谅你了。”

    燕离脸色似乎很难看,然后他黑着脸,像受不得刺激一样,把文书递给了赵启平。

    余牧人一怔,立刻又是冷笑,将银票交给

17、真名对决(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