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伴君如伴虎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神州大地,即便是修罗榜排名第二、那位大闹造反的西凉刺史,都不敢当面调戏这位女子,燕离的行为,实在已经不足以用找死来形容了。

    可更让侍从们跌爆眼球的是,女子居然没怪罪,不但没怪罪,她还一本正经地回复了。

    “我叫姬纸鸢。”她说。

    燕离笑了笑,道:“原来是纸鸢美人,虽然很不想离开,但你看时辰差不多了,我还要去书院报道,这就失陪了。”

    他说完,也不等女子同意便起身,径自走了,就好像这里是翠烟楼一样,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这下子,连小春都惊呆了。

    青袍人低声道:“陛下,此人言行乖张无忌,在永陵不出十日就会死于非命。”

    “还是别小看他为好。”

    就在这时,般若浮图却开口了,“此人留下三个刺客的性命,就是为了留下余巧巧买|凶|杀人的证据,陷害我和小春,则是为了揭穿这证据,我怀疑他在杀死余巧巧前,就已经想到了这一步。”

    小春惊呼道:“啊,小姐,那万一我们没说出来呢?”

    般若浮图笑而不语。

    小春立时反应,沮丧地说:“小姐从不说谎的,只要陛下问起,前因后果定然隐瞒不住。”

    “他是从孤月楼出来的。”

    这时候,另一个侍立的黄袍人轻声开了口。

    此人看着约莫六十左右,鼻高唇薄,身量高长。

    “孤月楼?”青袍人先是一怔,然后一惊,“敢问总管大人,难道跟燕十一有关?”

    黄袍人道:“跟燕龙屠有关。”

    青袍人楞道:“可燕十一不是已经退出燕山盗了吗?”

    黄袍人哂笑道:“你真相信?”

    青袍人想了想,道:“莫不是燕龙屠的儿子?”

    黄袍人道:“有司报来,此人从娄月县出发,一路上由龙魂枪护卫,入城之前才分开。如今燕朝阳下落不明,应该正躲在城中某个角落。燕龙屠派出燕朝阳保护此人,说明此人在燕山盗里也是个很特殊的存在,不排除是他儿子的可能。”

    青袍人目光闪烁,道:“陛下,何不把他抓起来拷问,甚至可以借机要挟燕山盗。”

    姬纸鸢道:“杨安,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杨安,圣世宫所有宦官的头头,伺候过三个皇帝,在宫里地位崇高,是很多大臣巴结的对象。

    黄袍人躬身道:“恕老奴愚钝,陛下应当早有主张,老奴怎敢妄自揣测。”

    姬纸鸢道:“无妨,恕你无罪,说说看。”

    杨安老脸挂着恰到好处的媚笑,“那老奴便斗胆说上两句。老奴猜测,陛下不怪罪他,是暂时不想动燕山盗,目的是为了让西凉有所顾忌。”

    姬纸鸢微点螓。

    杨安精神一震,继续说道:“西凉来使议和,却不愿‘解甲’,定是要留着铁骑等待反攻的机会,动了燕山盗,若是能将之彻底铲除倒也罢了,若不能,必使燕龙屠倒向西凉,那样反而得不偿失。”

    姬纸鸢道:“说对了一半,燕龙屠这个时候派人来永陵,无非就是‘待价而沽’,如今民间也都知道是他杀了鲁启忠,这更助长了他的气焰。小小一个燕离还翻不起什么风浪,留着他,可以从他身上找出燕龙屠的秘密。”

&

16、伴君如伴虎(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