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调戏贵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京兆府抓捕凶犯,通通给本公子滚开!”

    喝声方落,就见十来个黑衣捕快跟着个身穿团花圆领袍,头戴包巾的青年公子大步进来,周遭食客一听京兆府,识得厉害,纷纷往旁躲闪。

    青年公子径自带人走到燕离面前,指着他叫道:“就是他,给我抓起来!”

    “等等,”连海长今“啪”的合起折扇,笑着问,“不知这位燕兄弟犯了什么罪?”

    “杀人!”青年公子扫了一眼连海长今,目光在扇子上定格,脸色微变,“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这是我们京兆府的事。”

    燕离不慌不忙,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口中咀嚼,道:“杀人?杀的什么人?什么时候杀的?证据是什么?”

    青年公子冷冷道:“你跟我回去调查,自然就知道了。”

    “你说我杀人,”燕离悠悠地打了碗汤,“那么受害者姓甚名谁,这你总该知道的,难道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就来抓人?”

    “谁说我不知道!”青年公子眼珠子一转,冷笑道,“并州临安郡青雅集,柴氏一家老小全都是你杀的!”

    燕离慢慢地喝了口汤,才道:“我虽从青雅集而来,却不认识什么柴氏,如果我杀了人,县令怎会给我文书?再者说,青雅集属于地方,京兆府署理京畿,管那么长远,你当朝廷投放的县令是摆设么?要不然你也代中书省处理国事好了;再再者,我现在倒怀疑你的身份”

    说到这里,他突然脸一沉,喝道:“说,谁派你来诬陷我的!”

    喝声如雷,震得整个酒楼“嗡嗡”作响。

    如此气势,直将青年公子给震在当场,他下意识开口:“我叫余牧人,京兆尹是我爹!”

    遂觉失态,顿时勃然大怒,“我劝你快快束手就擒,再敢二话,定要你好看!”

    “哦——”燕离嘴角轻扬,“京兆尹是你爹啊,看你那么大威风,我还以为来的至少是个京兆少尹呢,原来连九品的捕役都不是。”

    众食客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闭嘴,谁敢笑?”

    燕离又道:“你连捕役都不是,是谁给你的权利抓人?圣上置三司,各司其职,才有永陵如今的安平,要是今天京兆尹的儿子可以越权抓人,明天不就可以跟你老爹一起上朝啦?那可要先上奏圣帝扩建圣清殿才行。”

    此言一出,众皆大笑。

    连海长今忍不住笑道:“燕兄果然有趣得很。”

    余牧人气得脸色铁一般青,冷冷道:“我倒要看看,你的修为是不是跟你的嘴一样伶俐!”

    有莫名气机生发,他的身周气流涌动,使他身上衣物猎猎作响。他抬起手掌,气机乍然狂放,如有狂风侵袭,在众人睁不开眼时,他已一掌拍向了燕离。

    掌势!

    燕离立刻判断出余牧人的修为也在六品左右,虽然人蠢了些,但看这掌势,掌上功夫着实已不弱了。

    修行者不论用什么手段对敌,最终都会诞生一种势,那是精气神的凝聚,普通修行者一生都达不到那样的高度,说明余牧人的修行资质还是不错的。

    这一掌很重,而且掌势密布,想要破招很难,但不是没法破。

    燕离习惯洞察先机,此刻被抢了先手,依然不慌不忙,身子宛如大鸟般倒纵七八尺,袖中剑正滑出,然而就在这时,却有个冷淡而又刺耳的声音突然间响

15、调戏贵人(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