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参见龙首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香君的内心凄苦无助,两行清泪从脸上滑落。她闭上眼睛,只觉万念俱灰,若是失了清白,纵是最终被燕离所救,自己该怎么面对他?不如死了算了!

    就在这时候,她的脑海里突然闪出一道灵光,她像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试图抓住那道灵光。

    可是突然,门被急促地敲响。

    “谁!”宫彦君瞪着通红的眼睛。

    “少爷,是我。”门外传来一个古板的声音。

    “胡管家?”宫彦君缓缓吐了口气,不甘地看了一眼李香君,无奈起身去开门,不耐烦道,“这么晚了什么事?”

    胡管家看起来五十多岁,面容着装一丝不苟。整个宫府的人都知道,胡管家早年跟家主出生入死,被宫老爷当成兄弟看待,所以宫彦君也不敢随意轻慢此人。

    “老爷听说您回府,想见您。”胡管家看也不看床榻上的李香君,淡淡传了话,调头就走。

    宫彦君无奈,只好重新穿上衣服,本打算叫人来看着李香君,但怕下人忍不住诱惑,对她动手动脚,便去找了根绳子,绑住李香君的双手,牵着往宫府大厅去。

    宫老爷也在五十上下,作为临安郡独一无二的一品武夫,他有一张饱经沧桑的脸,微微斑白的两鬓,坐姿笔直,看起来整个人都稳如磐石。

    看到宫彦君牵了个女子过来,他只是淡淡扫了一眼,道:“女色是修行大忌,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明白?”

    宫彦君一听,心道果然如此,定是有人看到自己带着女人回府,偷偷传报了。他恨得牙痒痒,暗暗决定要把这个人揪出来。

    “父亲,孩儿就这个嗜好了。”他面上带着微笑说。他聪明的地方在于,不会在宫老爷面前遮遮掩掩,要知道宫老爷最讨厌的就是敢做不敢当。

    宫老爷素来知他品性,只是皱了皱眉,便放过了,道:“你师兄考核怎样?”

    宫彦君讪笑道:“孩儿不知,但师兄可是五等真名,青雅集哪有人是他对手,您就放心好了。”

    宫老爷的脸一板:“就知道寻欢作乐,刀法可曾练了?”

    “从不敢一刻懈怠。”宫彦君立刻说。

    宫老爷脸色稍缓,点头道:“你是我孩子,终将继承我的一切,但你要是不能突破一品,我也不能放心交给你。所以书院要去,我再帮你找一个刀道大师做师傅。”

    “大师?”宫彦君心里一动。

    “燕十一。”宫老爷淡淡道。

    宫彦君惊呼道:“紫发黑刀燕十一?燕山盗野狐营大统领?可是他神出鬼没,父亲要怎么找他?”

    宫老爷道:“已有一些线索传回来,为父正在准备拜师的礼单,你也要给我争气一点,要是人家答应,你就给我好好修行,别给我丢脸。”

    “孩儿遵命!”宫彦君大喜道。

    紫发黑刀燕十一,燕山盗大统领之一,传闻他杀人从不超过十一招,刀法更是已经晋入化境,修罗榜排名十一位,虽是最末一位,但修罗榜原本可只有十个位置。

    “好了,回去。”宫老爷说着起身,正要回房,谁知宫府外突然传来一声暴喝。

    “燕山盗办事,闲杂人统统滚开!”

 &

7、参见龙首(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