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谁说的婊子无情?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所有人都惊呆了,纷纷在脑海里搜寻“二先生”的记忆,可是记忆当中并没有哪个能让鬼手忌惮的“二先生”,倒是西凉军机院有个“秦二爷”,那可是修罗榜上成名多年的高手,绝不可能那么年轻。

    正不解间,鬼手又开口了,这次还有些恭敬的意味:“二先生来临安,怎么也不通知一声,在下也好设宴为您接风洗尘。”

    看着七老八十的鬼手对着一个绝不会超过三十的年轻人用敬语,众人别提有多震惊了。

    李香君更是不可思议地望着燕离,因为只有她知道,这个年轻人可是对燕离言听计从的。

    鬼手说完又看向燕离,橘子皮一样的老脸勉强牵扯出一个笑容,试探道:“这位小兄弟莫非是那位大人的公子?果然是年少有为啊。”

    魁梧男子正要开口,却被燕离打断:“走。”

    他只说了两个字,然后拉着李香君的小手施施然去了。

    魁梧男子一语不发,紧随而去。

    一直到县衙外,李香君才终于放下心来,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还被燕离牵着,不由又羞又恼道:“你想牵到什么时候?”

    燕离不舍地捏了一把,唉声叹气道:“真想牵到天涯海角,把你藏起来,不然总是能招来苍蝇。”虽然这样说着,还是放开了手。

    李香君俏脸微红,低着头走下台阶,上了马车。

    马车走了几步,她突然叫停,掀开窗帘,朝步行的燕离道:“你,你还是上来”

    燕离在车夫惊诧的眼神中上了车,车厢不小,他倒也规矩,坐在李香君的对面,只是看着她笑。

    “刚才,谢谢你。”李香君垂着螓说。

    燕离笑着说:“谢我什么?”

    李香君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他:“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了,大可以不管我。”

    燕离摊了摊手,道:“你不是也邀请我坐你的香车么?香车和美人,可是人生两大目标,你一下子就帮我实现了,算起来,我还要倒欠你呢。”

    李香君忍不住“噗嗤”一笑,美人一笑,横生万千媚态。

    过了会儿,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本来是过路的人,现在嘛”燕离顿了顿,促狭一笑,“当然是坐车的人。”

    李香君白了他一眼,道:“你不说便罢了,反正我只不过是个青楼女子,不要跟我扯上太大关系比较好。”

    “你没发现么?”燕离道。

    “发现什么?”李香君道。

    燕离用手指指了指她,道:“你,身上有种普通人没有的特质。”

    “特质?”

    “就是真名。”燕离朝天指了指,“依我推测,应该是法相一类,与你品性有关。”

    修行者的真名有三个类别,法相是最为普遍的存在。真名愈是接近于顶级,在修行的过程中,给修行者带来的好处愈是难以想象。

    这在神州大地是常识,《武策》开篇就写得清清楚楚。

    李香君自然读过,她淡淡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燕离笑道:“我的眼睛比较特殊,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李香君别过脸去,她笃定燕离是为了转移话题,敷衍自己,便不想与他说话。

    沉默一直持续到青藤院,好多人看着燕离跟她进了院子,纷纷暗感诧异,因为从没有

4、谁说的婊子无情?(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