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把我的不吉,送给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砰!

    急促的巨响,身下青石板地朝前方呈扇形龟裂开来,龟裂范围内,十来个武人哼也未哼,就被撕裂成两半,鲜血和内脏漫天飞舞,场面十分血腥恐怖。

    李香君的意识刚好恢复清醒,正见这一幕,又被骤然袭来的血气一冲,竟当场晕了过去,终究只是个十八岁的女孩。

    而这一击的余势不止,老管家脸色巨变,只觉一股沛然巨力撞了上来,倒飞出去,撞在柱子上,狠狠摔下来。

    四品武者修为的老管家当场死亡。临死之前,他终于认了出来,那一抹深蓝。

    而轮到柴刚时,余势摧得他心口窒息,想要惊叫,却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柴刚,柴大老爷。”燕离不知何时走向了他,“你的一生中,看过很多人临死前的表情,但你一定没有看过自己的,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的倒影是不是也跟他们一样丑陋?”

    柴刚血脉偾张,整张脸都扭曲了,眼睛瞪得浑圆,“死给我死”

    受心绪的影响,体内元气激烈沸腾,终于冲开了束缚。可也因此,体内经脉尽断,四品实力,竟剩不到五品。

    虽然实力十步存一,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虎王即便失去爪牙,依然可以纵啸山林。

    此刻他恨死了燕离,眼中只剩了他,怒吼一声,宛如一阵龙卷风一样冲向燕离。

    滚滚如潮的气息在大厅里肆意咆哮,无数的桌椅被掀飞摔碎,大厅霎时间千疮百孔。

    而这,却仅仅是暴风的边缘。

    燕离伸出左手,拦住了想冲上来的魁梧男子,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他抬脚,踏步,挥剑。

    三个动作,一气呵成。

    但见一道寒芒掠过虚空,撕裂了暴风,大厅刹那间安静下来。

    柴刚的额上出现一道血痕,他声音嘶哑,充满了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你才六品”

    然后,他倒了下去。

    每出手,必全力。

    燕离体内空荡荡的没有一丝元气,他的脸色不知何时满是不自然的苍白,站在血泊的中央,轻声呢喃,“把我的不吉,送给你。”

    李香君一直在做梦,一会儿是小时候的贫苦岁月,一会儿是翠烟楼的冲天大火,一会儿又出现了狞笑着的柴刚,但很快又被突然出现的燕离给赶跑最后,剩下一张笑脸,如玉姐姐的花儿一般的笑脸,仿佛在道谢,又仿佛在告别。

    “姐姐”她忍不住伸出手去,轻抚那张笑脸,触感温暖,像要融化她的心。

    可是,怎么感觉有些粗糙?

    意识迅速回归,她悠悠地睁开眼睛,视线聚焦,正与一双又深又亮的眼睛对上,俏脸刷一下迅速布满红晕,如晚春的桃花一样迷人。

    眼睛的主人是燕离,而她的手正放在燕离的脸颊上。

    红晕霎时褪去,因为燕离的手,也正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更过分的是,自己才摸他一边,他却把自己整张脸都占据了。

    她触电一样,迅速抽回了手,美眸浮现羞恼,但还未开口,就被燕离给打断了。

    燕离的眼睛露出招牌式的笑容,道:“你现在一定以为我在占你便宜。”

    “难道不是?”李香君一想到自己的脸居然被一个才认识不到一天的男子给摸了,她的心就“噗通噗通”跳个不停。要是让妈妈知道,她非得跑进厨房拿菜刀,砍了这双手不可。

    “真是不识好人心啊。”燕离叹了口气,喃喃说道,“你的脸肿得和猪头似的,要不是怕你不敢出去见人,我干嘛要费那么大力气替你化瘀呀。”

    “你才是猪头!”李香君俏脸又忍不住红了起来。

    她想起来了,柴刚那两巴掌实在不轻,又仔细感受了一下,发现脸部果然有丝丝的麻痒,而燕离的手确实有淡淡的白光,不由问:“这是?”

    燕离道:“我从《医问》上琢磨出来的,元气富含生机,只要操控得当,可以化去淤血,疏通经脉。”

    李香君惊讶极了,《医问》是她少数看过的几本医书之一,由传说中的药王张若虚所著,原书名叫《药王真经》,《医问》虽然只有真经的前一百篇,但任何一个人,只要将它融会贯通,必能成为一代圣手。

    燕离笑了起来,道:“你高估我了,我也只是粗略懂得几篇而已。”

    两人都不再开口。

    沉默中,李香君发现了个细节,燕离的手在抖。

    她冰雪聪明,立时知道了缘故。想来他维持这个动作已有很久,手臂早就酸麻不堪了?

    进而又发现一个细节,她能感受到,燕离手上粗厚的老茧,时而因为颤抖而不小心碰触自己薄嫩的脸,他总会第一时间维持住既使元气不流失,又摩不到的适当距离,如同捧着十分珍贵易碎的宝物一样。

    这种感觉,像一股暖流注入她的心里。

    不知过了多久,燕离收回了

3、把我的不吉,送给你.(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