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一抹深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真,真好听。”婢女喃喃说道。

    龟公也是呆滞无言。

    鲁崔彻脸色一变再变,最终冷哼一声,什么也没说,拂袖而去。这自然是无话可说,自承不如了。

    只看众人的表现,高下立判,根本不需要李香君来评定。

    李香君眼波流转,自己却是误会燕离了,没到他的琴技造诣如此了得。她缓缓平复心境,转向矮胖青年,道:“胜负已分,还望柴大公子遵守诺言才是。”

    矮胖青年神色变幻难定,他今日来翠烟楼,原打算即便霸王硬上弓,也要拿下李香君,可是此刻,却好像失去了逗留的借口。

    他恨恨地瞪了一眼燕离,心里把鲁崔彻骂了个狗血淋头。

    突然眼珠子又是一转,道:“美人别急,忘了告诉你,我来这里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李香君颦眉,直觉告诉她,此人怕又有什么诡计。

    矮胖青年的面目突然沉下来,道:“我家逃了个奴才,没想到跑到翠烟楼来应征乐师,你说我应不应该抓回去好好教训一下?”

    说完不等李香君回应,厉声叫道:“把这个狗奴才给我带回去,胆敢反抗,当场打死!”

    两个七品武人暴吼一声,自李香君的两侧,一左一右,如同虎豹一样猛扑过去,眨眼窜到了台上,各自击出一拳。

    这一拳,他们自信连牛都可以打死,何况是人?看起来根本就是不反抗也要当场打死的架势。

    “住手!”李香君吓得花容失色。

    眼看燕离就要脑袋开花,突听“嘭嘭”两道闷响,两个壮汉以比冲势还快的速度倒飞回去,砸坏了一大片桌椅,然后不动了。

    矮胖青年呆了呆,脸色惨白,但总算反应不慢,连爬带滚地逃走了。

    李香君下意识回身一看,只见燕离身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个男子,二十五六上下,体态甚是魁梧,方脸大耳,下巴有一撮短须,穿着件单薄的灰色短打。

    她满脸惊讶,这人是谁?难道是燕离的护卫?

    那男子正要追上去,燕离却站起来按住他,道:“让他走,我还有用。”

    男子依言点了点头。

    李香君朝龟公道:“去把这里的事告诉妈妈,照实说,知道吗?”

    龟公忙不迭地去了。

    李香君这才转向燕离,盈盈一礼,微启唇齿:“燕先生真是深藏不露。”

    燕离笑道:“我跟你一样大,你这样叫我,显得我比你老似的,而且太生分了,我不是很喜欢。”

    李香君抿嘴一笑,眼眉弯弯,道:“公子如此大才,为何要来翠烟楼应征乐师?”

    燕离道:“我是来找你的。”

    李香君怔了怔,道:“既然如此,还请公子移步青藤院。”

    来到青藤院,踏入男人梦寐以求的幽阁,坐在李香君亲设的玉案前,燕离却没有半点局促不安,这让李香君愈发看不透他。

    那魁梧男子没跟进来,主动守在门口。

    上茶之后,燕离喝了一口,然后道:“我来找你,是有一个机缘要送给你。”

    “机缘?”

    燕离道:“你有个情同手足的姐妹,名叫如玉,半年前悬梁自尽,对外宣称遇人不淑,其实是柴大公子在酒中下药,趁机奸污她,她不堪受辱才走上不归路。”

    李香君心弦一颤,目光闪烁,道:“这件事只有寥寥数人知晓,公子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燕离的眼睛笑着眯起,道:“我帮你对付柴家,你给我想要的东西,怎么样?”

    “你想从我身上获得什么?”李香君贝齿微咬。任何女人,尤其是姿容绝世的女人,在这个时候都不免会多想一层。

    燕离不以为意,道:“我要书院的举荐名额。”

    书院是武帝在两百多年前创立,就在京都永陵,目前神州大地唯一对外开放的修行圣地,但每个州县名额有限,每回书院招生,青雅集只有一个举荐名额,攥在本县县令手里。

    李香君才知道自己会错意了,但“举荐名额”也是很敏感的东西,便冷淡道:“这个不归我管,你找错人了。”

    燕离道:“是不归你管,但你

2、一抹深蓝(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