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命硬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且这条路忽窄忽宽,窄的位置只能容纳一个人进出,宽的位置差不多可以让三四个人并排前行。

    走在前面的士兵开始还小心翼翼的,走了一阵没有见到尽头,当下胆子也放开了,甚至听到了前面士兵骂骂咧咧的说话声:“这是他么什么鬼路?走起来没完没了……妈勒个巴子的,姓孙的王八犊子临死前也没说清楚里面要怎么走。”

    “那犊子的脑袋都被咱们老大亲手砍下来了,还能说话那就是见鬼了……”

    “闭上你的臭嘴,什么鬼不鬼的?有鬼也是——什么东西!”

    队伍前面突然骚乱了起来,还没等我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啪!”的一声枪响从前方传了过来,随后是有人中枪之后的哀嚎之声也响了起来:“李大脑袋你打着我了……孙家沟那婊子身上有杨梅大疮,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真不是我传给她的……救命啊……”

    原本走在前面的士兵急忙散开,纷纷找掩体躲避。这些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举着手里枪支对着前方没有目地的瞄着。

    “怎么回事?谁开的枪!”这时候,姓郎的已经将手枪掏了出来,他的身体紧紧贴在石壁上。看了一眼前方的士兵们之后,继续喊道:“妈勒个巴子的,谁开抢的说句话!是走火了还是咋了……”

    “老大……有鬼!旁边的石头墙里面有鬼……”前方一名士兵大叫了一声之后,转身向着郎团长这边跑了过来。经过刚才山洞口人影事件之后,这些当兵的听到有鬼之后,也不敢待在原地,纷纷向后退了过来。就连大腿上挨了一枪的那名士兵,也连滚带爬的爬到了姓郎的身边附近。

    这一下队伍不敢继续前进了,所有人都紧张兮兮的看着郎团长。为了稳定军心,姓郎的抬手对着头顶就是一枪。随后一把揪住了见鬼那人的衣服领子,恶狠狠的说道:“孙大脑袋你胡咧什么!哪有什么鬼!那是墙上你自己的影子……”

    “老大……真是鬼,我瞅得真真的……”情急之下,这个叫做李大脑袋的士兵也不叫什么团长了,直接按以前做胡子的规矩称呼姓郎的老大。他擦了一把冷汗之后,继续说道:“一开始我也以为是影子,后来那影子越来越清楚——是孙殿臣……就是被老大打死的孙殿臣……”

    再次听到孙殿臣这个名字的时候,在场的士兵们脸上都变得难看了起来。胡团长打死这个鸡鸣岭‘托天梁’的时候,这些人都是亲眼看到的。孙殿臣死的时候邪性,现在想起来心里还直冒凉气……

    后来我才知道,孙殿臣这个人是张大帅指名要杀的人物,也特意吩咐了要全尸,让他死的体面点,脸上也不能有枪伤方便拍照登报纸。没有想到郎团长打下来鸡鸣岭活捉了孙殿臣之后,处死他的时候却犯了难。

    姓郎的当时是有备而来,他从说书先生孙大嘴那里听说古代大臣自尽的规矩,特意的准备了毒酒和白绫。结果一整壶混着砒霜的白酒喝下去,孙殿臣没咋地。除了眼神有点飘,舌头大了之外,一点要死的意思都看不到。按着药店卖砒霜的伙计说,孙殿臣喝下的毒酒足够药死二十个人。怎么孙殿臣一点事儿都没有?

    张大帅指名点姓要杀的人,还这么活蹦乱踢的可不行。姓郎的也顾不上砒霜为什么不好使了,当下让手下士兵在房梁上系上白绫,直接把孙殿臣的脑袋挂在了上面。看着他一个劲的挣扎,总算有一点要被吊死的感觉了。

    没有想到孙殿臣挣扎了将近半个小时,没有被吊死不说,反而在挣扎的过程当中压断了大梁。随后整个房屋都坍塌了下来,被人从废墟里挖出来的时候,他竟然还没死。要不是姓郎的反应快先跑了出来,孙殿臣能不能死不知道,他就要先一步被倒塌的房屋活埋了。

    最后姓郎的也不顾张大帅要孙殿臣死得体面点了,当下掏枪对着这个鸡鸣岭的‘托天梁’心口就是两抢。没曾想孙殿臣疼的在地上到处打滚,血流了不少就是不死……

第十五章 命硬(第2/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