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记忆的大门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找到回家的路!     

    “沈生,你冇発梦,醒下啦(沈先生,你是不是做噩梦了,醒醒)”一个女人的广东话将我从梦魇当中拉了回来。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见一个四十来岁的女看护站在面前。她身后的电视机在重播昨晚的新年倒计时,窗外的阳光斜着射进了房间当中,原来我是在躺椅上做了一个白日梦。只是梦到的情景和八十年前,沈连城和我说的一摸一样。过了这么年,为什么我会梦到这个……

    看到我没有什么事情之后,那个叫做桃姐的看护这才松了口气。随后一边用毛巾替我擦拭额头上的冷汗,一边用着半生不熟的国语继续说道:“沈生,刚才你一直在喊鬼、鬼的,是不是発噩梦了?”

    接过桃姐的毛巾,擦了几下额头上的汗水之后。我冲着她苦笑一下,说道:“你听错了,哪有什么鬼?梦到有人向我追债,追了快五十年……”

    “沈生又在说笑啦,你那么有钱,怎么可能欠别人的钱?”桃姐服侍我几年了,知道是在说笑话。看到我没有什么大碍之后,便开始忙活其他的事情了。

    自搬从到新加坡居住,差不多也有半个世纪了。年少时几次机缘巧合让我的身体强于常人,虽然早已经进入了耄耋之年,不过往年的身体检查时,得出的结果总是身体健康,比寻常五六十岁的‘年轻人’还要好些。只是毕竟快一百岁了,今年检查身体时,多了一个高血压的毛病,医生嘱咐我不要激动。九十七岁的老家伙什么没见过?还能激动到哪去……

    我很久没有做过有关家乡的梦了,怎么会突然间梦到叔叔讲过他做过的噩梦?难道我的大限已经到了,这就要到下面去见他老人家了吗?

    就在我有些恍惚的时候,桃姐再次进到房间,对着我说道:“沈生,门口来了几位内地客人。他们说是你朋友罗四维的后代,想要拜访一下……”

    没等桃姐说完,我已经有些兴奋地打断了她的话:“罗老四的孩子?快请他们到客厅……算了,老四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带他们来这里见我。按着东北老家的规矩,家里来客人是要直接上炕的。”

    片刻之后,桃姐带着两个三、四十岁的男人走了进来。看到房间里唯一一个人之后,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男人看我有些迟疑,当下直接说道:“沈爷爷,您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罗建国,爸爸年来新加坡那次还是您老人家招待我的。这是我兄弟罗建军……”

    我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八八年的时候好像是有个罗四维的孙子来新加坡游玩,还是我负担全程的费用。只是隔了七八年,我这个将近一百岁的老人实在是记不清楚细节了。虽然记忆恍惚,不过面前这两个人脸上还是能看到几分罗老四的相貌,嗯,他们俩是那个老东西的孙子。

    出于礼貌我还是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记得……你是罗建国,罗老四的大孙子嘛。你爷爷那个老家伙怎么样了?去年通电话的时候还开玩笑说要来新加坡看看我,你们俩不是来给他打前站的吧?”话虽然是这样说的,不过看到这哥俩;脸上的表情之后,我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一丝不安。

    听见我提到了他们爷爷,罗家兄弟俩的表情变得哀伤了起来。罗建国叹了口气之后,对着我说道:“我爷爷他老人家上个月已经去世了,他是睡觉的时候走的,也没有遭什么罪。寿终九十八岁,在我们老家已经算是喜丧了……”

    “罗老四走了……”虽然心里有了准备,不过还是接受不了。当下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我的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虽然感觉不到外界的事务,不过就在晕倒的一刹那,记忆的大门突然打开,将里面尘封已久的内容,好像放电影一样的宣泄了出来……

    我叫沈炼,光绪二十六年(一九零零年)生人。幼年的时候没有过几天好日子,生我的时候,母亲

第二章 记忆的大门(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