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氪命挂的真相!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天行热爱生活,珍惜生命,用命去氪的外挂,他才不想要。

    见那人要强人所难,楚天行也不多说废话,再次施展蛇行狸翻身法,四肢伏地,仿佛受惊的猫儿一般,以惊人的速度向着小树林外飞蹿出去。

    之前他施展身法,一轮爆发之下几乎耗尽体力。

    不过这种爆发式的消耗,体力去的快恢复的也快。

    那人方才好一阵絮絮叨叨,给了他恢复时间,现在他又有了充足的体力施展身法。

    见楚天行飞蹿之时灵敏如猫,那人不禁哈哈一笑:

    “你这身法倒也有趣。可惜你没有内力,爆发时的速度,普通人固然望尘莫及,可在我面前,却还是稍嫌缓慢!”

    说话间他迈开大步,一步就跨出十余米,只三两次迈步,就赶到楚天行身后,大手一抓,扣向楚天行肩头。

    楚天行仿佛背后生眼,头也不回就斜刺里蹦跃出去,堪堪避过了这一抓。

    “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果真有天赋的超强直感!”

    那人不但不恼,反欣然一笑,如影随形般跟在楚天行身后,又是一爪抓出。

    这一次,他蒲扇般的手掌抓出之时,掌心之中,赫然生出一股无形的吸摄之力,隔空笼罩在楚天行身上,令楚天行只觉仿佛身陷泥沼,举步维艰,身法再难如之前一般灵敏。

    “直感天赋虽强,但你武功太弱。就算你能本能预测我每招每式,我纯然以修为压制,你也无可奈何!”

    话音未落,那人手爪便已堪堪触及楚天行肩头,眼看只需五指一扣,就能将他牢牢制住。

    千均一发之际,一道白光陡然激射而来,挟锐利破空之声,向着那人手腕斩去。

    那人脸色微变,手掌倏地缩回,险险避过白光斩击。

    落空的白光斩在侧面一棵小树上,嚓地一声,将那碗口粗的小树拦腰截断。但现场并没有留下任何利器,小树的断截面上,只有一层湿漉漉的水渍。

    得此白光拦截,笼罩在楚天行身上的无形吸力也猛然消失,楚天行顿时又恢复灵敏,三蹦两蹿,就蹿出十几米外。

    但竭力爆发之下,他体力又差不多消耗一空,不得不停下身法,大口喘息着,一边抹着额头上淋漓的汗水,一边看向关键时刻出场搅局,救了他一手的新来者。

    这一看,顿时让他微微一怔。

    因为新来者,竟是一个身着白风衣,长发披肩,长相漂亮,双眼妩媚的……男人?

    胸膛平平,又有喉结,不是男人是什么?

    “这怕不是个女装大佬!”

    楚天行心里暗自嘀咕时,那在林子里都还撑着只防晒小花伞的白衣人,先冲着楚天行点头微笑一下,接着就看向那“氪命”的疯子,用略显阴柔,但并不令人反感的声线说道:

    “凤予飞,你已无路可逃,还不束手就擒。”

    名为“凤予飞”的疯子,脸色难看地盯着白衣人,眼神之中,颇有几分难以置信:“你是什么人?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那白衣人也不装腔作势,坦然道:“我叫顾冬藏,是东厂的人,接了你的案子,专门负责抓你归案。”

    东厂的人?

    网上不是说因为太监太不人道,东厂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没有真正的公公了吗?

    如今的东厂,也早就不是直属皇帝的特务机构了,而是成了负责国土安全的特殊部门。

    话又说回来,就算是在古代,东厂的话事人虽然是公公,可行动人员,大多都是正常人啊,许多人手,还是在东厂成立时,直接从锦衣卫里抽调出来的老手。

    怎么这位东厂的顾冬藏……看着这么像个公公呢?

    还是“厂花”级别的……

    楚天行心中纳闷,虽然极力克制着,却还是情不自禁地朝顾冬藏下三路瞥了一眼。

    结果这一瞥,恰好被顾冬藏捕捉到了。他嘴角微微勾起,给了楚天行一个颇微妙的笑,令楚天行好一阵恶寒。

    凤予飞则脸色铁青,死死盯着顾冬藏:

    “东厂的人?我有未来视,能看到未来,觉险而避。就算是真气境武者,都抓不到我的行踪。你虽有几分本事,可刚才那一手,还需借助实体的水,才能发挥出近似‘真气’的手段,就凭你,怎么可能找到我?”

    顾冬藏微微一笑:

    “凤予飞,你果然疯得不轻,居然直到现在,还对那什么‘未来视’深信不疑。连在世神佛一般的罡气境强者,都看不到未来,你又凭什么以为,你比罡气境强者还要特别?”

    凤予飞双眼微红,咬牙切齿:

    “你懂什么?若我看不到未来,凭什么

011,氪命挂的真相!(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