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责问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邪灵同流合污,这是纯粹的污蔑!自我成为镇灵庭队员的那一天起,我就跟邪灵势同水火,势不两立。天道誓言不是立着玩的,若我真跟邪灵是同伙,现在的我应该是死人了。

    我悲伤过,无助过,彷徨过,失去方寸过。我经历的这些您没有看到,但不代表我没有经历。如果我不能以一个理智的状态出现在这里,您又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呢?

    您是中队长,在大伙心中是我们尊敬的人。李斯队长曾跟我说过,虽然他跟您不合,可在遇到重大问题时,还是要站到您这边,听取您的意见,执行您的命令。

    我只是一名普通队员,我所经历,我所说的,都是事实,恳请您明察。”

    刘昊诚恳的态度,尤其是最后那几句恭维宫勇的话,让宫勇对他的敌意瞬间少了那么几分。不管李斯有没有对他说过那些话,这些话至少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

    “来人,将牺牲的勇士们送回营队。”宫勇将目光从刘昊身上移开。

    “大人,我可以走了吗?”刘昊心里松了一口气。

    “走?走到哪去?一分队都没了,难不成你一个人能顶一个队?你暂时跟在我身边。”宫勇轻瞥刘昊一眼,语气尽显不善。

    “看来还是信不过我啊!这家伙的心胸怎么就那么狭窄呢?不就是李斯跟他合不来吗?用得着这样吗?人死如灯灭,难道还想把气撒到我头上吗?”刘昊对宫勇的印象彻底变得糟糕了。

    “宫大人,火车线路已经没事了,您看是不是可以让火车正常运行了?”范建笑呵呵的走上前问道。

    “范家主,考虑到一分队的情况,我决定火车继续保持暂停状态。等我认为安全的时候,自然会让火车再度运行。”

    “那敢问宫队长,您什么时候觉得安全呢?”范建改变了称呼,脸上的笑容也收敛起来。

    “哼!你这是在质问我吗?”

    “不敢。宫队,既然你这里给不出确切时间,我就先回了。”范建衣袖一甩,转身离去。

    宫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一双眼睛恨恨的盯着范建的背影。

    站在宫勇身旁的刘昊把他们的言行看在眼里。只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为何范建会和宫勇闹得不愉快呢?火车能否正常运行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刘昊,线路一天不安全,你就每天都在列车来回的线路上巡察。什么时候收到我的命令,什么时候停止巡察,听明白了没有?”宫勇侧身,将剩余的火气全部撒到了刘昊身上。

    “听明白了。”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是两级。

    宫勇见刘昊识相,也就不再争对他,转而向火车上走去。不管怎么说,过场还是要走的。

    刘昊没有跟上,反正以后的日子要跟火车为伴,也不急于一时。

    “请问你是刘昊吗?”车站的工作人员走到刘昊面前问道。

    “我是,请问你是?”

    “我是车站的工作人员,这是范建家主让我递给你的纸条,请务必收好。”

    “哦!谢谢。”刘昊感到有趣,当下收起纸条,把它往腰间的符袋中一装。

第五章 责问(第2/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