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重型卡车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我聆听时,我其实度日如年。我等待转瞬即逝的机会,以便实施我渴望已久的计划。

    老威说:“有人怀疑,百年前的某种试验,造成了旧金山地区的空间扭曲,所以多出了大片全新的荒漠,我们的旅途也延长了很多。”

    我表示不解,又表示内急,需要离开片刻。

    拉米亚说:“你可真懂礼仪,这事儿又不用我们允许。”

    我向她报以微笑,起身正要走开,拉米亚说:“你口袋里的肉卷能不能还给我?”

    她识破了我精妙的计划,真不愧是我的上司。

    我问:“这肉卷怎么会到我口袋里的?”

    她说:“我看见你从你包里塞到口袋里,你的动作很快,是我看见的小偷里最快的。”

    小偷?

    我为自己辩护:“这是我们村落的习俗,拾荒者的领袖必须能察觉并制止属下的偷窃,如果确实阻止了,那她将收获拾荒者永远的尊重。”

    其实并没有这样的习俗,但我不能因为一卷肉而丧失了天堂梦。也许有人认为一卷肉算不了什么,但在悲伤的纪元,人甚至为了一点泥巴而厮杀。

    我只是饥饿罢了,像一条饥饿的鱼,它们连同伴都....

    拉米亚盯着我看,表情很难捉摸,我以莫大的定力制止自己的紧张,但我的汗背叛了我。

    我说:“现在我完全信服了,长官。”

    她说:“那也别还给我了,你自己吃了吧。”

    我感到迷茫,感到耻辱,感到失去了人生的方向,我如此地受煎熬,我把肉卷塞到嘴里,可确实前所未有的美味。

    我两口吃完,又问:“说了半天,我仍不知道你们去湾景区的目的。”

    拉米亚笑着问:“你不去小便了?”

    我认为她很过分,为何要追究这种小事。

    我告诉她我可以推迟。

    拉米亚说:“为了开拓,我们需要资源,为了资源,我们需要开拓。我可以一天跑一百公里,但我无法将矿石、水源和机器从一百公里外运回黑棺。所以,我们需要运输工具。”

    我说:“我看见过很多停车场,就在这附近也停了很多车,它们虽然被植物捆住,可也许还能用。”

    拉米亚说:“你在地下住了太久,不知道地面的情况。那些车都是用石油的,而据我所知,所有探明的石油都已被污染,只会损坏汽车引擎。而且这些车太轻太薄,无法承担运送的任务,尤其是路上满是强盗和恶魔的情况下,有些恶魔...体格像非洲象。”

    我从未见过那样的恶魔。

    老威说:“说的没错,两个月前,一支游骑兵在湾景区卡戎车库找到了一种特殊车辆,我们叫它‘尤涅’,那东西比坦克还硬,比坦克还结实,比坦克巨大十倍,一辆车可以装载320吨货物,而且是核能与太阳能混合驱动的。”

    拉米亚说:“换言之,它几乎无需添加能源,而且无法被摧毁,我们可以把它改装成战车,它将是移动的城堡;也可以改装成货车,它将是陆地的货船。它是执政官梦寐以求的东西,是人类复兴的希望。我们很幸运,它离黑棺只有不到一百公里远。”

    我说:“那当时的那支游骑兵为什么不把它开回黑棺?”

    拉米亚说:“唯有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才能开。”她指着老威,老威朝她行了个古怪的军礼。

    拉米亚又说:“也唯有乏加能破解那车库的密码,开启厚重的防护门。”我望着乏加,她依旧对任何事都无动于衷。

    我说:“所以,那支游骑兵并没真正见到尤涅?”我怀疑经过百年不见天日的时间,它能否运转如常还是未知之数。

    拉米亚回答:“其实见到了,他们通过外部的监视器看见了它,也找到了它的资料,这已足够。执政官决定我们必须去那儿看看。我们共二十人,护送乏加与老威上路,但遇上了风暴,与其他人失散了。”她难掩眼中的哀伤,我认为她或许因此丧失了重要的亲人,可她很坚强,竭力掩饰自己一瞬间的软弱。

    我多见悲伤纪元的风暴,但又不完全熟悉,悲伤纪元的风暴并非多有雨水,那种很稀少,被认为是上苍开恩,更多时候,那些风暴无可预测,有些会磁化人体,将人掩埋在铁石之下;有些夹杂着蝗虫,在顷刻间把人啃食得尸骨无存。另有些会让人迷失方向,仿佛梦游了数十公里。最后,有些恶魔会随着风暴而来,残杀遭遇的人。

    既然沦陷于风暴之中,那些失散者多半是活不成了。

    拉米亚说:“据我那些同事说,尤涅那儿应该很安全,至少曾经驻扎在尤涅之外的一些强盗杂种,都被同事清除干净了。”

    我说:“可他们根本没进入车库里,谁知道里面还有什么?”

 &

五 重型卡车(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