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黑色棺材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但他们三人仍有未知的秘密,正如这未知的悲伤纪元。

    办公楼里有秘密的武器库,但拉米亚用不上,我也不愿负重,人只有一条命,带再多枪械也不能让人多挨几枪,只需一柄趁手的就好。

    但水和食物就另当别论了。

    老威问:“你真吃得下这些东西?”

    悲伤纪元的拾荒者与强盗养成了相似的品味,我们是不介意吃蟑螂肉与老鼠肉的,尤其是如此巨大,如此多汁,如此肥嫩的肉,倒是不妨一尝。

    但转念一想,我不再是拾荒者,而是游骑兵,我是黑棺的一员,我的品味有待改善。

    我还没踏入摩天楼一步,可已经完成了目标。拉米亚信任我,我成了她的跟班。

    我会仅仅满足于此吗?不,我要继续往上爬,未来,我要住黑棺最好的屋子,吃最好的食物,玩最奢侈的游戏,享最愉悦的乐趣。我要成为黑棺的名人,黑棺的主宰者,永生永世过安逸舒适的生活。

    唯有那样,鱼才会远离,才不会找上我。鱼能嗅到贫穷,嗅到痛苦,嗅到绝望,嗅到人一切的负面情绪。当它来时,所有人都会死,包括我在内。

    我再无把握能逃脱。

    所以我必须身处天堂。

    拉米亚说:“乏加她怎么样了?”

    老威:“你最最不用担心的就是她了,我看就算有人在她脑门上开一枪,她都不会死。”

    我怀疑老威在吹牛,但我看着乏加怪异的模样,我又相信了。我难以判断乏加身上有多少比例仍是血肉,我甚至不知她还是不是人。

    拉米亚说:“你们没事就好。”

    我指出我们该早点回摩天楼了。

    拉米亚摇头说:“任务还没完成,要回去还早呢。”

    我仿佛被一盆冰水浇了个通透,问她还有什么任务比保住性命更重要?

    拉米亚说:“我的荣耀,我的信念,还有执政官的命令,这些都是值得誓死守护的。你身为游骑兵,必须有此觉悟。”

    我头一回觉得这游骑兵还是不当了吧。

    拉米亚说:“如果你退缩,那我视你为逃兵,你非但永远失去了进入黑棺的资格,我还会处决你。”

    仔细一想,答应人的事怎能随便反悔呢?如果我答应的是老弱病残,那自然可以当做没说过那些话,可拉米亚这边,如要搪塞蒙混,代价可就太大了些。

    或许这有些欺软怕硬、两面三刀,但世界已经毁灭,我们这些存活者也不得不随机应变,降低道德准则。

    拉米亚微笑道:“这就好。”老威与乏加也并无异议。

    这一代曾经是所谓的“商业街”,不知是否容得下两个强盗集团,一个已经没了,但如果有下一个,最好还是莫要中了埋伏。拉米亚无法探测人类的迹象,而她再厉害也挺不过包围圈中的乱枪扫射。

    我告知拉米亚我愿意在前头探路,毕竟我习惯一个人,也擅长保命,如果高楼大厦上有强盗的狙击手,我没准能发觉。

    我心中满是疑问,却竭力让自己保持乐观。我认为鱼在嗅着我的气息,有时,我蓦然回首,仿佛见到了它幽灵般的影子。

    有人笑着说:“为什么要抗拒?为什么?”

    我竭力睁大眼睛,我汗流浃背,我看见无数双手,无数个眼睛,无数张人的面孔。

    奥奇德活生生地出现,但他已不是他,他已不是人类,他成了另外的...事物。他说:“来吧,和我们在一起,我们一开始也与你一样,可现在我们明白了,当初为何要挣扎?我们正被救赎,我们正在上天堂。”

    成为太阳王的一部分。

    我喊:“不!不要过来!”

    鱼。

    一双温暖的小手按住了我的额头,我以为是奥奇德,想将他推开,但随后认出是拉米亚。

    拉米亚问:“奥奇德是谁?”

    我告诉她那是个无水村的老熟人。

    拉米亚说:“你看见他了?”

    我说奥奇德早已死亡。

    拉米亚又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直抒己见,认为在探路途中,最好别交谈,那样会分心。

    拉米亚问:“乏加,还有多远?”

    乏加的眼睛发光,将一张

四 黑色棺材(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