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诡异的绳子(1)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张月也心惊胆战的将自己的床检查了一番。她和文惜的床上,都没有怪异的头发。只有海安的床上了。

    文惜摸着下巴,很不解:“为什么做了同样的梦的三个人,只有海安床上有那种头发?这些头发,和语蓉的失踪,会不会有联系?”

    同样不解的还有张月,但是张月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只想回家。

    “我今天去班主任那里请假,先回去呆几天。”张月哆嗦着说:“再在这个宿舍住下去,我怕是会疯掉。”

    文惜一直都在思考着什么,听到张月的声音才回过神,点点头:“这样也好。我也请几天假,海安,你最好也请些假。咱们成绩不差,几天不上课在家里学习也可以跟上进度。”

    张月看着文惜将那些突然出现的头发密封着放好,心里非常不安:“惜惜,你拿这些头发来干嘛?”

    “我认识城里一家化验公司。这些头发出现的太诡异了,我想拿去化验试试,看这些头发究竟是不是真的头发。如果是真的,又会是谁的。”文惜推了推眼镜。

    “不要吧,我有种不详的预感。”张月紧张的说。

    但是文惜显然没有听她的,三人去了班主任那里请假。班主任说话有些阴阳怪气,对这些免费生请假的要求很意外,本来不准假的。但是耐不住张月她们的苦苦哀求,让她们写了请假条后,这才准了两天假期。

    没想到,就只是这两天,恐怖的事件,再次升级了!

    “我请了两天假后,被班主任催着去上学。”张月在餐厅里继续讲道:“家里呆着也不舒服,所以我便回去了。可是能联系上的只有文惜,海安的电话说什么也打不通。”

    “而且家里,似乎也不安全。我睡觉都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死死盯着我。就连手机,也开始变得怪怪的了。”张月想到了什么,掏出手机给夜诺看。

    夜诺低头看了一眼,没发现这部用了两年的大米手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为了安全起见,他甚至用手上的玉珠链擦了擦眼睛。

    手机仍旧还是那部手机,看不到任何别的东西。就是一部普普通通的手机罢了。

    当然,这也只是他的简单判断。

    “手机不像有问题。”他对张月说。

    张月的反应却很大:“怎么可能没问题。我回宿舍后的第一晚,就遇到了可怕的事。”

    两天后,这妮子再次回到宿舍,而整个宿舍四人只有文惜也一并回来了。海安无论如何都没法联络到。

    据文惜说,海安回到家后,就一个人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将寝室中所有电子产品都扔了出去。一天中唯一开门的时间,便是她妈给她送饭的那一小会儿。文惜昨天去海安家,海安也没开过寝室门。

    文惜隔着门问海安的情况,海安的情绪非常糟糕,说话凌乱不堪,答非所问。无奈之下,她只好走了。

    当晚,张月在这空荡荡的

第二十章 诡异的绳子(1)(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