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蝴蝶谷奇缘(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时屋内,方才那位中年男子还跪在地上,没有离去,也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怀中熟睡的女孩。

    此时苏慕才有机会细细打量一下二人。中年男子面容枯槁,双目无神,衣物也是脏污不堪。显然生活应该是比较艰难。而怀中的女孩看上去好像比自己小一些。面庞还算干净,但却有一丝异样的惨白。呼吸也十分薄弱。

    不知道为何,苏慕对这小女孩有一种说不上来由的亲切感。

    “你怎么还在?”从屋内走出的蝴蝶仙看着男子问道。“不是跟你说了没法治吗,别待在这了快滚,空气都变污浊了。”蝴蝶仙一下子恢复了最开始的样子,语气十分冷漠。

    是得了什么病呢?苏慕有些好奇。在他的认知里经脉断裂还能重塑已经足够骇人听闻了,而这样的大医仙都治不好的病会是什么?

    中年男子虚弱无力地抬起头,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医仙我求您了,救救这个孩子,您要什么报酬我都想办法。”

    “还要我说几次?治不好就是治不好。医者不伤人,你再不走别逼我破戒出手。”

    “医仙……我只剩下我的女儿了,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拜托你再想想办法吧!”

    “我要你的命有什么用?本来医者就有自己选择治不治的自由,你女儿这病我管不了。倒是你自己,现在这状态再不去找个郎中看看就自身难保了。速速离开,好自为之吧。”说罢便不再理睬中年男子,离开了客厅。

    苏慕从中年男子眼中看到了深深的痛苦,他吃力地站起身来,抱着女孩走出了屋门。在屋子最外面的草棚里坐了下来,大口地喘着气。这一小段路仿佛耗尽了他的体力。

    这也是个像自己一样不想放弃的人吧。苏慕心想。

    苏慕正想走上前去询问一下,从另一间屋内传来了蝴蝶仙的声音。

    “过来一下。”

    眼下屋内无人,应当是在叫我吧?苏慕心道,便寻着声音走进了另一间内室。

    这间内室的布局显然与刚才那间不同,刚才那间比较像是问诊的房间,而眼下这一间似乎更像是……

    闺房?苏慕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出生到现在他也没见过女子的房间。虽然和小师妹关系很好,宗门规矩,弟子之间也不可能相互串门。眼下突然来到陌生女子的房间,房内的香气和精巧的装饰都让苏慕有些不自在。

    “坐。”蝴蝶仙好像在抽屉里寻找着什么,没有看苏慕,只是简单地命令道。

    苏慕坐在了靠近门口的椅子上。这椅子十分柔软,让习惯了跪坐的苏慕也很不自在。

    “你叫什么名字?”蝴蝶仙开口问道。

    “苏慕。”

    “苏慕?不姓刘?”

    “额,是苏慕,没错,我的掌门师父取的。”

    “可我记得你师父刚刚说他姓高,为什么给你取名姓苏?你不是亲传弟子?”

    “我是高远山的亲传弟子,至于名字,师父没解释过,我也没问过。”苏慕有些疑惑,不知道蝴蝶仙为什么对自己的名字这么感兴趣。

    “苏慕……苏慕……”蝴蝶仙反复嘟囔,“那刘灵犀她是你什么人?”

    “灵犀?”苏慕有些懵了,他自诩记忆力很好,加上生来到现在本来认识的人就不多,应当不会有遗漏。“我认识的人里面并没有叫灵犀的啊。”

    “不认识?真奇怪。”蝴蝶仙也很疑惑,“既然不认识为什么要帮你?”

    苏慕想起师兄和师父曾告诉自己是去找一位刘姓女子帮忙才得以找到蝴蝶仙这样的神医,那位刘姓女子想必就是蝴蝶仙口中的刘灵犀了。

    “你不知道?你难道真以为你那什么二流宗门的掌门有资格找我来帮你医治?还是重塑经脉这么麻烦的事?要不是看在灵犀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蝴蝶仙不屑地道,挥了挥手中那支羽毛笔,正是刚刚高远山交给她的。

    “原来是这样……”苏慕心中暗道,这个灵犀是谁,为什么要帮助自己?苏慕有些想不通。

    “不过看你的年纪,不知道倒也不奇怪。”蝴蝶仙思索了下道,“等下次遇到她时再问就是。”

    说着蝴蝶仙便从其中一个抽屉里翻倒出了一个做工精巧的盒子,将里面装着的一块小巧玲珑的玉佩递给了苏慕。

    “你看看,自己是不是有个差不多的。”

    这玉通体碧绿,形状像是一条龙,正如同自己从小到大随身携带的那块护身玉。

    苏慕不敢置信地从怀里掏出了护身玉,大师兄回来以后高远山就将它还给了苏慕。这两块玉除了新旧以外

第十五章 蝴蝶谷奇缘(一)(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