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如流星坠落(二)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找到她之后呢?”李恩成接过了高远山递来的信物,这是一块通体有些发绿的护身玉,看上去似乎已经有些老旧。玉上还刻着一个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奇怪图案,似乎像是一条龙。李恩成不知道师弟的这块玉和那位刘姓女子之间有什么关联。

    “告诉她,苏慕出事了。”高远山说道。

    “若是,找不到呢?”李孟儒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是慕儿唯一的希望了。”高远山眼神有些落寞。

    “恩成明白,恩成马上收拾,即刻启程。”李恩成抱拳行礼,便起身退出了房间。

    “这孩子……委屈他了……”李孟儒看着李恩成的背影,有些不忍。

    “对不住他。”高远山也说道,“若是慕儿这次能逢凶化吉,他和恩成一定会成为寒山剑宗的希望。”

    “师兄,别怪师弟多嘴。我相信师兄心里也很清楚,尽管苏慕确实是惊才绝艳,但若论心性,德行,责任感,恩成都是更适合成为掌门的那一个。更不用说苏慕之天资过于惊世骇俗,若是没有今天之事,几乎可以肯定以后会去往更高的层次。难道你想以掌门之位将苏慕锁在寒山剑宗这间小庙吗?”

    “师弟……我心里当然清楚这一点。也没有要捆绑苏慕的意思,只是碍于宗门之机密,他有不得不成为掌门的理由!”

    “不得不成为掌门的理由?难道是机关阁试炼?”李孟儒惊讶道。

    “正是。”高远山说道。“你也知道,机关阁试炼只有历代掌门有资格进入其中挑战。里面更是藏着我寒山剑宗建立以来除老祖外无人可以破解的不传之秘。我进去过其中,试炼内容虽然不能透露,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那里的机关剑术太过深奥,即使是走的最深的第二十代师祖也没能参悟其中奥秘。恩成虽然天资聪慧,但与列祖列宗的历代掌门相比也并无突出。我也没有信心他可以做到。若是注定有人可以破解,最可能的便是慕儿了。”

    “果然是这样,可是苏慕才刚十岁,你也是昨天才彻底确认了他的天赋。今天便调换掌门会不会有些太过着急了?”

    “此事确实有些操之过急,如果可以的话,我是希望慕儿可以再长大一些,剑术真气再巩固一些,再宣布他接任掌门。可是眼下我们也确实不能等了。慕儿责任感也很强,必须以下任掌门为目标严格要求他,集中全宗资源,抓紧修炼,早些掌握机关阁的秘藏。”

    “师兄此言何意?”

    “就在前些日子,我收到了在山下历练的外宗弟子的密信。”

    “密信?上面说了什么?”

    “我们又有弟子在山下失去了联络,这已经是最近数月以来的第三例了。”

    “又出现了?难道这之间有什么联系?是针对我寒山剑宗的行为?”

    “怕是如此。寒山剑宗位置偏僻,宗门实力也就是中等,这么多年好歹也算相安无事,如今……”

    “自从那位开始在江湖大放光彩,宗门便遭人惦记了吗?”

    “谁知道呢?”高远山看着尚未回复意识的苏慕,眼神复杂。

    “难怪你对苏慕这孩子如此看重了,一个绝顶高手,当真可以护得一个宗门百年安定啊。”

    “我看重慕儿固然有天赋的因素,但是也还有其他……罢了,不提了。我接着给慕儿疗伤,老三,外面的事便交由你来处理了。原谅我这不负责的师兄吧。”高远山笑了笑道。

    “师兄放心,我去处理。”李孟儒听到这里,也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也起身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李孟儒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问高远山道,“师兄,你是知道我和恩成的性格,所以才当众以这样的方式逼我和恩成主动提出挑战,借此让我们俩和全宗都能心服口服吧?”

    高远山依旧只是笑笑,没有作答。

    “三十年过去了,你的性格还是这么差。”李孟儒也笑了笑,说罢便走出了房门。

    高远山收起了笑容,将精力全神贯注地集中在治疗苏慕身上。此时想要靠高远山自己修复苏慕的经脉已经毫无可能了,高远山能做的只是在联系上那位女子之前,尽可能地帮苏慕恢复其他的内伤。

    “哇”高远山喉头一甜,又是一口血没忍住。

    此时的自己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啊,高远山心想。

    在那之后,尽管有高远山一刻不停地动用真气舒筋活脉,苏慕还是昏迷了

第十二章 如流星坠落(二)(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