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宗祠生波澜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慕并没有忘记和掌门高远山的约定,简单洗漱用完早膳之后便第一时间来到了寒山宗祠。

    寒山宗祠是寒山最庄严肃穆的地方,一般只有每年的岁礼和祭祖的时候大家才会聚集在这里。平时都是宗门的禁地,由内阁护卫看守,一般的弟子就连靠近了看都不被允许。

    而此时苏慕显然感受到了宗祠里不一样的气氛。二师叔,三师叔,四师叔,以及几乎所有的内外宗弟子差不多都齐聚一堂,就连外宗的弟子们也都整整齐齐地站在偏殿或是殿外。黑压压的人群密密麻麻。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疑惑和不解,苏慕本就喜静,这种感觉有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看样子似乎也没人知道,掌门在这个很普通的日子里为什么要几乎全员聚集在这里。

    音羽也一早来到了人群之中,尽管昨天高远山答应要收音羽为亲传弟子,但毕竟没有正式昭告,暂时音羽还是不能进入内殿。

    苏慕和音羽隔着人群相视一笑,之后便走进了殿内。

    苏慕的到场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大部分人仅仅是看了他一眼便不再关注。苏慕除了备受高远山偏爱以外本就没什么特别的存在感。加上最近也不与师兄弟们一同在道场练习,宗内众人已经越来越忘了这个憨憨的傻小子了。

    苏慕对于这样的态度也是见怪不怪,并没有太放在心上,直接挑了个大堂最边角的位置坐下了下来,隐没在了人群之中。甚至开始自顾自地回味起昨晚与师父比试时候的种种细节。

    记忆力惊人的他完美地在脑海里复盘着对决,并思考着有没有哪里可以再做改进。很快便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

    又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大堂内窃窃私语声突然安静了下来,原来是掌门高远山和三位内阁大长老来了。

    高远山看上去步伐轻快,神态轻松,与平日里众人印象中那个有些老态的形象大不相同。而三位大长老神情严肃,看不出他们在想些什么。

    “咳”在主位站定之后,高远山清了清嗓子,示意所有人肃静倾听,然后用苏慕很少听过的中气十足又有些亢奋的声音开口说道。

    “今天,我和三位大长老商量过后,临时决定让寒山剑宗全宗上下一千五百人齐聚于此,只为了宣布两件大事。”说到这里,掌门高远山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台下站着的三师叔李孟儒,继续说道。

    “第一件事便是,我,高远山,决定收第二十三代弟子音羽为第二位亲传弟子,以后跟着我的大弟子苏慕一起姓苏。”

    “刷”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殿外人群中不起眼的音羽。这个女孩虽然长得清秀可爱,但因为只是偏门弟子,剑道天赋也不出众,一直以来也没有得到众人的关注。眼下突然被收为掌门的亲传弟子,除了不解便是嫉妒。

    音羽的脸涨得通红,这是她梦里都不敢奢求的场面,如今却真实发生了。这一切都是那个人群里正对着自己温柔笑着的哥哥带来的。

    “音羽,过来内殿吧。”高远山笑着对音羽挥了挥手。音羽在人群的注视下就这么走上了前去。她也没有选择去师父旁边最近的地方站着,享受众人的目光,而是站到了角落里的苏慕身边,笑吟吟地望着他。看的苏慕有些不好意思。

    “至于另一件事,”高远山接着说道,“大家都知道,我高远山是寒山剑宗第二十一代掌门,如今接任寒山剑宗掌门已有快五十年了。在这四十年里,我见证了寒山剑宗一代代弟子的成长,成熟。如今我也已经八十有余,一心沉醉剑道一生,也到了力不从心的年纪。如今第二十三代弟子都已经成长了起来,是时候要为寒山剑宗选出一位合格的新掌门了。”

    原来是新掌门的事,台下有些哗然,这的确是值得整个寒山剑宗齐聚一堂的大事。

    掌门高远山继续说道,“我寒山剑宗创立至今已有数百年,几经风霜虽仍然屹立不倒,却也难在图南国宗门评级中再进一步。前几年我就与三位大长老一起探讨过这件事,那时候我们一致认为,三师弟李孟儒一脉的弟子,也是第二十三代最杰出的大弟子李恩成,应当是下任掌门的最佳人选。但今时不同往日,我有了另一个我认为更合适的人选,经过我和三位长老的再次商议,最终决定,为了我寒山剑宗的复兴大业,为了能够冲击上三门的评级,有必要与在座各位讨论一下,关于我的亲传弟子苏慕,接任第二十三代掌门的事情。“

    完全没料到掌门高远山后半段的转折。台下包括三师叔李孟儒在内的所有人,几乎都愣住了,不少人的嘴都惊讶得合不上。三师叔虽然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明显皱了皱眉头。站在三师叔身边的第二十三代大师兄李恩成也有些不解。几乎所有人心中的首要问题便是:

    苏慕?哪个苏慕?

    哦,就是掌门高远山一直最偏爱的那个苏慕。

    那个十岁不到的傻憨憨?

    我听说他好像从小脑子发育不是很好,一直有点毛病。

    这掌门师父是什么意思,这样的人能接任掌门?就因为掌门最喜欢他?真

第六章 宗祠生波澜(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