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剑中有星河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什么日子?弟子不知。”苏慕有些迷惑。

    “你傻呀慕哥哥,明天是你生日啊。”音羽在一旁提醒道。

    “嗯,没错,明天你就十岁了,孩子。”高远山再次慈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寒山剑宗,十岁的孩子要做什么,你应该没忘吧?”

    “是,师父,按规矩,十岁的孩子要参加天赋测试决定内外宗的去处。”苏慕回道,这是今天他遇到高远山以后说的最完整流利的一句话。

    “正是,天赋测试。一直以来,我们寒山剑宗的天赋测试都是让孩子们挥出一套完整的基础招式,根据其流畅程度来进行测试,但其实这样测试的并不是天赋,而是对已有剑招的重复罢了。”

    掌门高远山停顿了一下,深深地看了苏慕一眼,继续说道。

    “真正的天赋,绝不是重复,而是创造。是无中生有的追寻。这才是剑道的真意。”

    “而你,正拥有着超绝的剑术天赋,不需要参加什么测试,我刚刚已经确认过了。”

    苏慕很认真地在消化高远山话语中的含义。

    苏慕虽然在师兄眼中看上去有些憨,但心中却通明得很。自己剑术天赋很高,其实早在最开始感受到身体变化的时候苏慕便已经想到了。音羽也一直这么对自己说。只是苏慕性格比较温和,缺少了跋扈和攀比欲的苏慕也没有太将其放在心上。哪怕这里是寒山剑宗,是一个终身与剑相伴的地方,一直到刚刚为止,对苏慕来说剑的最大意义也只是帮助自己消除脑海里的诡异声音罢了。与其拿剑去攀比,还是帮助音羽练习更让苏慕有满足感。

    但眼下情况显然发生了改变。一直枯燥的个人基础练习显然与孩子的天性不符。而体会过对抗和创造的乐趣之后,苏慕对练剑已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如果不是为了消除那声音和头疼,自己还愿意继续练剑吗。

    换在数个月前苏慕可能会犹豫,但现在的他觉得自己应该会给出肯定的答复。

    更不用说从高远山口中说出的肯定对小小的苏慕有着多么大的鼓舞。

    对此时还不满十岁的孩子来说,这个自己一直以来视若亲人,又尊敬又仰望的存在,亲口说自己有着绝佳的剑术天赋,没有什么比最敬佩的人的表扬更值得开心的了。

    想到这里,苏慕悄悄握紧了拳头。

    看苏慕许久没说话,高远山心里也有些不安。他有些担心自己刚刚是不是把这孩子捧得太高了。虽然自己对苏慕的评价没有一丝一毫的夸张,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客观评断。但过早地对一个孩子的吹捧,可能会帮其建立信心,也可能会助长他的自负,日后也许会影响到剑心的纯粹。古往今来剑之一道,从来不缺天资卓越之人,但却仅有极少的人能走到那至高的境界。有人迷失在了途中,有人向瓶颈屈服。几乎所有的剑道宗师都认为,修剑之人最终能达到什么境界,对剑道的悟性固然重要,但终究还是要看他是否有纯粹而执着的对剑的热情。

    高远山真的不想再重蹈覆辙一次了。不想再一次看着心爱的天赋绝佳的徒弟误入歧途。他已经很老了,这辈子也大概率停滞在现在的境界,不会再有更多的突破了。

    如果可以的话,能教导出一个剑之骄子,也不枉自己这一生都倾注给了剑道。

    “不过,虽然孩子你的天赋极好,但再好的天赋没有刻苦的练习也是不行。”念及于此,高远山赶忙补充道,“所以,千万不可恃才傲物,要脚踏实地地练习才是正途。”

    掌门高远山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非常严肃,他要让苏慕明确这件事的重要性。

    “是,多谢师父教导,弟子谨记。”苏慕也毕恭毕敬地回礼道。

    牵涉到与剑相关的事,苏慕可以说是聪明绝顶。他看过不少道藏,也当然知道勤练对于剑道的重要性。

    哪怕悟性再高也需要踏实地提升真气境界和剑术境界,才可以最大化发挥自己的天赋。毕竟剑无气则散,没有相匹配的浑厚真气。剑招便失去了根基。而剑术境界的提升速度或许取决于天赋悟性,但真气境界的提升却绝无捷径可走。只有一点一点地认真修行积累,真气才能扎实浑厚,只有基础打的牢靠,才有机会攀登到更高的境界。

    对苏慕这样温吞水性格的孩子来说,耐心和韧性从来不是他所缺少的。

    看到苏慕宠辱不惊的样子,高远山也是非常满意。他很了解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性格虽然温和骨子里却有着一股韧性,别人觉得他傻,掌门高远山只觉得他云淡风轻,内心修达。

    这样的孩子,自己真的有必要担心他会浮躁会飘吗。若真是如此,他也不会明知寒山剑诀有些粗劣也要继续练习钻研解招法了。

    高远山想了想,接着对苏慕说道,“以后每天来陪师父练练剑,好吗?”高远山神色认真,苏慕都没有发觉他说的是“自己陪师父练剑,而并非师父陪自己练剑。”

    “明白,师父!”在高远山开口的时候苏慕其实隐约已经猜到了,几乎第一时间应了下来。即使是对这个天性调皮任性的孩子来说,掌门高远山的要求也要大于自己的欲望。而且刚才在剑术比试里感受到的乐趣实在很令自己着迷。

    如果说之前练剑是为了驱赶脑海中的声音,或是达成高远山的要求。此时此刻,苏慕完全是发自内心想要练剑。

    他想达到更高的境界,再和高远山比试。

    “啊”苏慕突然想起,自己可不是一个人,现在身边还有一个小师妹音羽呢,赶忙追问道,“师父,音羽师妹一直和我一起练剑,她以后能不能……”

    “当然,”高远山早就猜到性格善良的苏慕不可能抛下青梅竹马关系最好的音羽不管,直接答应下来,“不仅音羽要和我们一起练,而且我刚刚看音羽的剑术进步很大,潜力十足,还会收她做我的第二个亲传弟子。”

    “真的吗!”苏慕和音羽几乎双双叫出了声,音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确认高远山没有在开玩笑后,她兴奋地抱住了苏慕开始欢呼。

    “谢谢师父!”直到刚刚还是无师可依地位卑微的外宗边缘弟子,此刻一跃成为掌门师父的亲传弟子,这个变化幅度未免太大了。音羽实在很难消化。

    “嗯,今日起羽儿你便随慕儿一样,姓苏了。明天我就会昭告全宗。”

    “谢谢师父!”音羽赶紧行礼跪谢。

    “太好了音羽,太好了!”苏慕说道。

    “慕哥哥,谢谢你!”音羽十分明白,若不是没有苏慕的关系,以自己的能力断然不会得到掌门师父的关注和赏识。

    苏慕同样也十分激动,本来他和音羽就情同兄妹,眼下师父收了音羽为弟子,二人就真的成为名义上的兄妹了,兴奋的苏慕定了定神,说道,“那,从今以后弟子和音羽每天去道场找您,师父。“

    “不用来道场”,掌门高远山挥了挥手,“就在这里,就在后山。以后咱们都在这里。”

    “还有。不是明天,而是后天开始。明天你们俩要去另一个地方。”高远山补充道。

    “去哪里?”

    “内宗,寒山宗祠。”高远山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催促苏慕赶紧回去休息了。

    待苏慕和音羽二人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后,高远山轻轻抚了抚方才的剑伤。双目紧闭,细细回味着与苏慕的对决。

    那孩子的剑里,有高远山不曾见过的广阔星河。

    另一方面,苏慕并没有多想高远山突然要自己去往寒山宗祠的意义。他和音羽分别后,在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就马上睡着了,今晚的对抗实在让他有点累。自己不过只有炼体境级别的真气储备,一直在跨境界和高远山做对抗,为了跟上高远山的速度和力道身体的负荷过大,到现在胳膊还有些酸痛。

    这一觉苏慕睡得很香,他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完全没听到任何古怪的剑鸣声。只有那片璀璨的星空,他仿佛置身于星海之中。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在贪婪地吸收着星光。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上的酸痛便已经消失不见了。

    回想了下昨天一天发生的事情,苏慕此刻还有些不真实感。与高远山对决,被高远山肯定,对剑重新拾起兴趣,这一切对这个今天刚满十岁的孩子来说都有些难以消化。

    是啊,我已经十岁了。苏慕想着,心里止不住的开心。

    在寒山剑宗,十岁就意味着要正式开始修行之途了。满十岁的孩子会被测试天赋和基础招式的练习情况,然后被分配到一个最适合自己的高远山名下做更细致的指导。十岁以后也有了自如出入内阁书院楼的权力,自己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地去掌门高远山的藏书库看书了,有更多的道藏典籍在等待着他。

第五章 剑中有星河(第2/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