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剑中有星河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正当高远山在思考要不要找个空当稍微降低一点真气强度来给苏慕反击的机会的时候,战况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最开始的时候高远山尚有余力一边躲闪一边思考和预判苏慕的动作,渐渐的他发现自己似乎要失去这样的余裕了。苏慕好像已经逐渐适应了高远山出剑的力道和速度,也适应了自己刺空后剑收回来的反冲,于是出剑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角度也变得越来越刁钻。

    突然之间,高远山惊讶地发现,自己面对苏慕越来越诡异的剑路,渐渐从主动攻击转为了被动躲闪,甚至都无法格挡反击。好像这看似简单的试探里处处都蕴含着杀招。

    为什么苏慕没有气短的迹象,反而越打越起劲?

    “刷”,又一次锋利的突刺,几乎就要击中高远山的面部,令高远山大惊。

    这速度,这剑锋,已经不是炼体境的级别了吧?

    难道这孩子在比斗过程里完成了突破,进入了凝意境?

    此时的苏慕眼神也开始变得迷离起来,他脑海里的思考似乎已经陷入了停滞。

    对苏慕来说这是一种玄妙的境界。他自己现在使出的这些招式别说练习,自己甚至连见都没见过。此刻几乎招招都是身体下意识的反应。靠本能在挥剑。他眼里的师父也不再仅仅是师父,他的步伐,位置,身体的结构,动作的死角,每一个和剑术有关的细节都十分自然地直接引在了苏慕的脑海里,苏慕的脑子还没有做判断,手中的剑已经刺了出去。

    恍惚间,面前的高远山的身形都逐渐黯淡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其身形上不断浮现的点点的星光。他甚至没反应过来那些星光就是他地剑一直试图触碰的位置。是移动中的高远山身上缓缓浮现出的死角。

    就好像是他最爱的夜空一样。

    苏慕突然就开心了起来。他不知道原来在挥剑的时候也能看到星空。

    苏慕几乎瞬间就忘记了自己是在和高远山比试,只想要不断地挥剑去触碰那些点点星光,挥空的感觉让他不太舒服,他想要再近一点,更近一点。

    直到触碰到为止。

    终于,高远山有点应接不暇了。他想要再提升一些真气,但再往上提升他就没把握可以很好地控制住自己剑的威势,可能会伤害到苏慕。而且此时的高远山根本连抽出身的空当都找不到,若是在打斗之中中强行提升真气输出很可能会伤到经脉。

    犹豫之际,高远山的大臂便被擦到一剑。尽管是处于被动防守躲闪,大臂不会太重要,但这次不仅仅是擦到皮毛,而是划出了一道极深的伤口,大片的血花飞溅出来,落在了土地上。这一剑自夜色里划过,剑上附带的真气残留在空气里闪闪发光。

    像是群星璀璨的银河。

    高远山吃惊地瞪着眼前的苏慕,他完全没有就此停手的意思,反而立刻追击了上来。身上的真气波动也越来越强盛,空气中飘散的群星正在熠熠生辉。

    此时高远山已经确定,苏慕就这么在比试中晋升了真气境界,到达了凝意境。

    高远山简直背脊发凉,自己好像曾经面对自己的师父的时候都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面前这个十岁的孩子的剑招未免太过恐怖,他曾经天真地以为自己已经适应了他这些剑招速度和角度,没想到比试白热化之后,剑招还能更快,角度还能更刁钻,只是躲闪已经有些应接不暇了。而且这还是自由比试,自己一把年岁竟然在自由比试里被压制了,自己挥过的剑比这孩子吃过的米都多吧。

    这诡异的角度他到底是怎么发现的,好像招招都追着自己的命门而去。

    而且看面前的孩子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刺中了的是自己的师父,他的眼神里只有狂热和更大的渴求。

    大片的汗珠自高远山的后背落下,浸湿了衣衫。

    “铛铛铛!”剑与剑的交鸣在夜空中一刻也没有停歇。按照正常情况下,同门之间的比试,一方受伤便已经算输,也就是说高远山此刻其实已经输了。但他并没有主动拉开身位退出战斗,而是默默地提升了真气输入,达到了中三品的星垂境。

    经过刚才的比试高远山已经根本不担心再继续提升真气会不会误伤到这孩子这种事了,他应该担心的是不提升真气自己会不会被重伤。

    另外,高远山也想看看这孩子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在星垂境真气的灌注之下,战局重新倾斜,高远山的压力也减少了不少,终于找到了空间仔细阅读苏慕的出剑。因为真气被压制,苏慕又有些找不到反击的机会了。他尽管仍然看得见那些星光般的死角,但是身体跟不上,只能放任它们就此消失,这让苏慕又着急又难过。

    挥出的剑也变得越发的急躁,眼神逐渐从专注的状态中变了回来。气息也开始逐渐乱了。

    一旁围观的音羽的眼睛已经完全跟不上二人的动作,只能大气也不敢出地默默为苏慕加油,等待着这场比试的结果。

    这场激烈的比试最终还是没有一直持续下去。高远山也发现苏慕有些撑不住了,他找到了一个空隙,快速地后退几步,运起全部真气集中在指尖,凝神静气,一发便直接夹住了苏慕袭来的剑,让其无法再继续挥舞。真气和剑气在寂静的夜里碰撞出金铁相鸣的巨大声响。而苏慕也被巨大的反震力震得踉跄倒地,一旁的音羽看到,急得赶紧跑了上去想要扶起苏慕。

    高远山看了看累瘫在地大口喘气的苏慕,仍然不敢相信这个孩子可以挥舞出刚刚那样凌厉的剑招。完全看不出来路和体系,自成一派。而且一直到自己提升真气境界压制他之前,都并非杂乱无章,却是随心所欲。

    高远山已经对苏慕的天赋坚信不疑。刚才那些剑招令自己都有些应接不暇,苏慕是从哪里学来的,这寒山剑宗如此偏僻又没有外人。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也是这孩子下意识的自创。

    唯有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天赋,才让一个孩子可以没经过练习只靠下意识就挥出这样的剑招。

    如果一直苦练下去的话呢?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高远山收了兴奋,他顾不上自己的几处剑伤,上前问道:“孩子,你是什么时候达到这个层次的。”

    因为过度活动身体而消耗巨大的苏慕此时身体还有些酸痛,他还沉浸在刚才那种玄妙而迷离的境界之中,他只隐约记得那点点星光在指引着自己挥剑。光影交错间他还听到了古怪的声音在耳畔喃喃的低语。

    回过神来的苏慕有些不理解地回道:“什么层次?师父,弟子不太明白师父的话。”

    高远山不顾小苏慕迷惑的眼神,走上前去,拿过了苏慕手中的剑,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流线型剑痕,接着说道,“师父很早之前就和你提过,一名修剑者修为的高低,真气境界仅仅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更重要的乃是剑道境界,你还记得吧。”

    苏慕点了点头,这是剑道的基础,他自然烂熟于心。

    “对于任何修剑者来说,真气与剑道领悟相辅相成,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实力。但是大部分的人剑道悟性从他出生来到这个世上便定了下来,很难依靠后天努力去改变。真气的气海总会随着每日积累而扩展,但剑道的悟性却是很难培养的。”

    说到这里,高远山停顿了一下,深深地看了苏慕一眼。

    “慕儿你还小,就算你不懂我的话,但你刚才的剑告诉我,你早已经懂了这剑道。或者说,这就是你与生俱来的天赋的一部分。你在不经意间轻描淡写挥出的一剑,是我们这些庸人终其一生都很难达到的境界。这就是你所在的层次。换句话说,你和我们都不一样,小小年纪的你已经拥有了极高的剑道境界和悟性,缺乏的仅仅是真气的积累而已。”

    这个评价显然是极高的。苏慕和音羽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有些震撼。

    靠近了看,苏慕才发现自己师父身上又多了一道极深的剑伤,显然,那来自于自己的剑,这里没有第三个人了。

    自己居然伤到了师父?苏慕记忆有些模糊。他转头疑惑地看了看音羽,音羽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回忆起好像方才手上是有击中的感觉,苏慕这才回过神来,瞬间脸色大变,着急地抱住了高远山的手臂,用快哭出声地语气问道:“师父你受伤了,你不要紧吧,弟子……”

    “羡慕啊。”高远山并没有直接回答苏慕,也完全没有理睬自己受的伤,他这样的语气,苏慕确定自己此前从没听过。他现在很想说些什么,或者问些什么,但他想起自己的语言能力不是很好,一时间脸涨的通红。

    高远山低头看了看他,摸了摸他的脑袋,再次回复到了那个慈祥和蔼的样子,说道,“慕儿,可以答应师父一件事吗?”

    苏慕赶紧用力地点了点头,他还不知道是什么事,但师父要他做的,哪怕再枯燥他也愿意去做。

    “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高远山问道。

  &

第五章 剑中有星河(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