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少年正当时(四)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刚才那一剑给掌门高远山带来的震撼实在有些太大了,他甚至根本没有考虑这一剑来自于一个十岁的孩子。虽然他受伤有一定因素是他大意,轻敌了,但这一剑的威胁却是实实在在的。

    这一剑来自于还不到十岁的苏慕。

    除了快,就是干净。像剑的主人的一样,不带一丝杂质的干净孩童,才能刺出这样的剑招。这一剑如果带有一丝丝犹豫或是为后续变化所做的铺垫,那就会变成失败至极的剑招。经验丰富的掌门高远山会瞬间拆解出它的变化,然后加以反击和制御。

    但是没有。在格挡住高远山第八式起手的瞬间,便反手直接反击内手肘,抓住了可以说是转瞬即逝的机会,一剑制敌,不留余地,看上去已经根本不是剑术练习中会出现的招式,反倒像是像是经历过磨砺和杀伐的剑客纯粹为了杀戮而使出的招数。如此决绝,如此凛冽。只有拥有坚韧剑魂和纯粹剑心的人才能做到,更不用说还有如此快的速度。

    来自于一个仅仅只有炼体境的孩子苏慕。

    而掌门高远山还不知道,苏慕在反击突刺过程中看到剑快要擦到掌门高远山的手肘他却还没有躲闪,情急之下强行逆转了一丝剑势,最终才让掌门高远山得以躲过,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也许就不只是擦破点皮那么简单了。

    掌门高远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留不知所措的苏慕原地尴尬。高远山看上去不知道在想什么,苏慕猜不到,但他也没想到自己能够伤到高远山,尽管只是一点轻伤,但这毕竟是自己的师父啊。苏慕本以为实力高强的高远山会一边笑着轻松躲闪,一边对自己说,再快一点,再狠一点。结果事情的展开太出乎这个孩子的意料之外了。

    思索了一小会,高远山对苏慕说,“孩子,我们再试试。”

    苏慕看到了高远山的眼神,马上了解了他的意思。

    高远山这一次没有选择基础招式,甚至直接越过了中阶招式,直接使出了寒山剑诀里绝对的高阶招式,剑龙穿心。

    以剑化龙,灌注真气增加剑势和杀伤面积,从正面直取对手胸前的刚性招式。是寒山剑诀这样以沉稳防守和见势反击的剑法之中为数不多正面破敌的招式。

    理所当然的,这次掌门高远山动用了真气,而且是直接动用了通脉境级别的真气,一下子越了两个境界,只为了让剑更快更猛。

    面对这一剑苏慕显然吃了一惊,在他目前为止已经见过的中阶招式里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招式,那这要么是高阶剑招,要么就是高远山的自创剑招了。

    而这一剑的速度也和之前慢悠悠的剑形成了不小的对比,在苏慕的印象里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快这么刚猛的剑法。

    高远山出手的瞬间便有些后悔,对手不过是个炼体境的孩子,不管再怎么天赋卓绝,自己也犯不着直接以跨境界的真气加上高阶剑招强行压制,他有些是不是过了。

    毕竟高阶剑招这个孩子连见都没见过,这几乎等同于是考验苏慕的临场反应了。

    但高远山终究还是没有收剑的意思,一方面他想测试一下这个孩子到底有着怎样逆天的剑道理解,另一方面他也有自信可以在伤到他之前收住手。

    面对这没见过的一剑时,苏慕似乎又有了全新的感受。

    高阶剑招和基础剑招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剑招看似直接,其实蕴藏了数种到数百种不等的变化,因此高手过招,脑海中的推演要远比实战中的交手要复杂得多。

    对于十岁的苏慕来说,尽管最近阅读了大量的剑术道藏典籍,但其实战的经验几乎没有,因此在遇到这种从没见过的剑招的时候,无法从经验上进行推演,只有依赖临场反应进行被动招架。

    好在,苏慕觉得这招的速度还是不够快。

    在剑势快要触及苏慕守备范围的时候,苏慕猛地后跳,然后在空中将剑横架住,护住了自己的正面范围。

    这个决策谈不上对错,只是苏慕的第一反应而已。

    因为无法在过程中二次运气加速,因此距离越长,剑龙的剑势便削弱的越厉害,同样在过程里变化的可能性也会逐步减少。感官敏锐的苏慕当然也发现了这一点,这才决定先退避。

    直到苏慕可以推断出其所有的变化方式为止。

    察觉到时机成熟,苏慕在退避中后腿蹬地,突然刹车,接住了来势已经大幅减弱的这一剑,尽管真气力量依然镇的他虎口酸痛,但终究还算从容地拨开了剑路,并赶在高远山想要将剑翻身回劈的时候,自下而上,向着高远山视野的盲区,腋下的部分挥舞了过去。

    这一剑自下而起,直接划开了后山的泥土,携着碎草一起在空中画出一道漂亮的弧形,再一次擦破了还在翻身的掌门高远山的背部。

第四章 少年正当时(四)(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