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少年正当时(二)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高远山掌门对小苏慕的偏爱是由来已久的。实际上这一个月来,苏慕成了整个宗门上下千人里唯一一个被默许可以不参加日常剑术练习和朝夕礼的存在,师兄弟当他是任性,但也不知道为何,高远山总是对于这个全宗门最小的徒弟偏爱有加,尽管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小师弟只是个捡来的孤儿的而已。

    当多年前的那个夜里,高远山把还在襁褓里的小苏慕抱回来的时候,并没有人特别在意。毕竟寒山剑宗本就有收留寒门出身孩子的习俗。实际上,每年闹饥荒的时候,都有不少父母赶着把自己的孩子送来宗门请求收留。宗门里也都习以为常了。

    一开始大家只当苏慕又是哪家父母养不下去了寄放在宗门里的孩子罢了。直到每个人都看到掌门高远山对待小师弟是多么的不同。小师弟的膳食永远是坐在掌门高远山身边吃,高远山还总是会用非常慈爱的眼神看着他吃完自己才吃。小师弟的每一件衣服几乎都是掌门高远山自己缝制,大小都是十分服帖。小师弟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练剑仅有掌门高远山一人教导的,就连练习用的佩剑都是高远山自己用过的。

    很多人对小师弟十分嫉妒,甚至有恶毒的谣言说小师弟其实就是掌门高远山在外留情的私生子。后来因为年纪实在差的太多,所以改成了私生孙子。但掌门高远山压根连丝毫回应的兴趣都没有,久了之后也就不再有人提起。

    只是大家都知道,小师弟是唯一一个可以在宗门里享受特权的存在。

    印象里掌门高远山只对苏慕发过一次火,那是在苏慕六岁时,他试图偷偷跑去内宗禁地藏书楼却被及时发现制止。高远山非常生气,因为那是全宗的明令禁止出入的地方。他面色铁青,不顾苏慕的哭闹,惩罚他腊月天在明心堂跪上一天一夜。

    可就在第二天天明高远山去明心堂查看的时候,看到了被冻的瑟瑟发抖膝盖发紫的苏慕,几乎一瞬间心就软了,抱着意识有些模糊的苏慕赶紧回了房间。

    那之后苏慕发烧了三天,高远山几乎一步都没离开苏慕的床边,直到苏慕恢复精神。

    尽管年纪足以当自己的爷爷,当在苏慕眼中高远山就是和爸爸一样的存在。

    是小小的苏慕整个人生里最重要的存在。

    除了高远山以外,另一个苏慕最要好的人便是宗内的小师妹音羽。

    音羽和苏慕是同一年进入剑宗的,两人也是第二十三代弟子里唯一年龄相仿的。音羽和苏慕一样,也是被抛弃的孩子,因为一直到七岁也没展现出什么特别过人的天赋,所以也没有亲传师父。按宗门规矩,没有亲传师父的弟子甚至没有姓,便只能以名字称呼为音羽。

    音羽和苏慕二人从小便一起长大。最开始两个性格都不是特别外向的孩子还无法很好地沟通,但毕竟一同长大,在一起的时间最长。做朝夕礼也好,宗门祭祀也好,凡是按年龄辈分来划分的活动二人都在一起。久而久之苏慕和音羽也逐渐对彼此敞开心扉,把彼此当成亲兄妹来对待。

    苏慕虽然性格不爱多言,却始终能被音羽撬开话匣子。他觉得音羽是最懂自己的人。自己有什么事无法和师父透露的事也只能和小师妹音羽说。音羽也乐于倾听和发表意见。

    在告诉音羽自己身体的变化时,音羽很是激动。她告诉苏慕这种种的变化代表苏慕很可能是个修剑的天才。然而苏慕是掌门师父的亲传弟子,现在又觉醒了剑道天赋。这让没有亲传师父又天赋一般的音羽在兴奋的同时也难免有些失落和羡慕。

    察觉到了小师妹的心情,苏慕便直接拍拍胸脯表示自己可以帮助音羽一起练剑,音羽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也可以随时为她解答,这才让小丫头重新焕发活力。

    自那之后,每天完成道场练习后,音羽便也加入到了后山特训之中。不理解的内容被苏慕点拨一下便豁然开朗,剑术修为也是突飞猛进。

    苏慕觉得音羽不是没有天赋,只是缺乏好的引导,也许一直是不受重视的外宗弟子的缘故。

    在刚开始不参加合练的时候苏慕心里还有些忐忑,担心高远山怪罪自己,后来他发现师父好像不怎么在意这件事,每天还是和以往一样和他一起用膳,然后便回到自己的居所。说话和神情和之前都没有什么不同。音羽觉得这应该是一种默许。久了以后苏慕便也就不再担心这件事。

    再加上自己也不是没在练剑,只是换了个地方练习而已。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苏慕这样自我安慰着。

    而这情况没持续多久。

    得益于自己的感官变得越来越敏锐,很快小苏慕已经可以在感受到整片后山范围内所有的异动了。有时候他在凝望夜空的时候会隐隐察觉到有人在窥探自己,这气息离得非常远也非常隐蔽,最开始他有些疑惑,但后来他发现这股气息和自己的师父很像,才知道其实师父一直在很远处观察自己。

    苏慕有些尴尬,但高远山每天都只是远远地看着他和音羽,似乎并没有上前抓住自己的意思,他也实在不好意思主动去问,只好假装没有发现,就这样保持着微妙的距离和状态。

    高远山不问,苏慕也不说。这到底算不算是一种默许苏慕也不知道。苏慕便还是坚持一边做自己的练习,一边指导音羽。

    然后终于有一天,高远山好像憋不住了。

    那是苏慕十岁生日的前一天下午,刚刚做完一套基础练习的苏慕便看到了站在身后凝视着他的高远山。在一旁看着的音羽也太吃一惊。赶紧起身行礼。

    苏慕看着师父,心里有些发毛,他不知道师父要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从何开始解释起。

    曾经看上去仙风道骨的老师父如今也有些不复当

第二章 少年正当时(二)(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