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正当时(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图南历定瑞三十二年。

    这里是地处图南国东南部的一个宗门,寒山剑宗。

    寒山剑宗是图南国四千八百个大小宗门氏族里的其中一个。虽然实力仅仅是中三门的评级,距离上三门还十分遥远,但因为宗门成立至今也不过数百年,以一个还算新的宗门的标准来看,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

    最开始的寒山剑宗其实并不是什么宗门,这是祖辈留下的记录里写明的。

    记录里记载着,最早建立寒山剑宗的一行人是为了完成某件特殊的使命才从很远的地方全族迁移至此。本来只是在这里稍作停留,并未打算长久定居。却因为此地过于偏僻,荒无人烟,加上地势较高,山路较险,日子久了便有了些许与世隔绝之意,很合当时宗主的心境。

    当时正值夏日,炎热的天气本就叫人难以忍受,加上一行人一路奔波长途跋涉,到了寒山其实早就人困马乏。突然来到一个苍松劲翠,古木环抱的幽林之中,气候温凉舒适,山谷溪水清冽甜美,与一路上的艰苦形成了鲜明对比。众人都纷纷表示不想再四处奔波了。

    人,一旦从忙碌里停歇下来,便很难再下决心回去了。

    于是一行人便就此久居了下来。

    因为寒山离大陆极东的东海也不算太远,有时温暖而潮湿的东南风把海量的水汽带进了山间,暖意挥散过后,便只留下了湿气。久而久之,山谷间积累的寒气极重。所以居住在这里的人便只能靠练功来强身健体,以免染了风寒或是关节不便。为此,当时的宗主才设立了宗门,教所有宗内人练习真气和剑术,于是便有了现在的寒山剑宗。

    尽管在不少外人眼中,寒山是个偏僻地方,但生长在寒山的孩子也不会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好。空气清新,风景秀美。读读书,练练剑,与闲云相依相伴,看野鹤独自高飞,眼睛一睁一闭,悄然间便是一生过去。

    没有纷扰,也少有争端。没见过外面的世界,却也没有庸人自扰的理由。

    这本身是一个非常适合修行的地方,平心,静气,顺意,养神。而在寒山剑宗长大的苏慕自然也不例外,从有记忆开始,生活便是日复一日的剑术练习和道藏通读。

    对寒山剑宗的孩子来说,日子不算枯燥,却也谈不上丰富多彩。

    虽然寒山长大的孩子都注定一辈子过这样苦行僧般的生活,终其一生也没有多少下山看看的机会。但事实上,从很久很久以前,寒山剑宗的血脉便已经断了。现在这里大多数的孩子都是宗门收养而来,对他们来说,有吃有穿,健康长大,便已经没有再多可奢求的了。

    能够心无旁骛地钻研剑道,这样的人生没有什么遗憾,孩子们都被灌输了这样的观念。

    少年苏慕便也是其中一员,尽管他曾一度有些抗拒练习。

    那阵子的苏慕不太喜欢练剑的理由,倒不是因为孩童本性好玩,也不只因为这修行太过枯燥。只是对那时候的苏慕来说,他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异变,这导致他眼中的世界似乎和其他人眼中的世界有些不同。

    年岁尚幼的他还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同,他想问掌门师父,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用师兄师叔们的话来说,这个孩子的语言能力似乎从小就没发育的好。

    苏慕直到三岁多才会开口,到五岁时说话还会磕磕绊绊。作为寒山剑宗掌门高远山名下唯一的亲传弟子,与其他孩子相比他还没有显露出什么长处。

    因此,虽然知道苏慕是掌门高远山最疼爱的孩子,但师兄们还是多少有些不爱和这个小师弟玩,觉得他有些傻憨憨的,苏慕心里大约也清楚这件事。

    而变化发生在苏慕七岁多的时候,他突然开始觉得看周围一切事物的运动都慢了下来。那可能不是二师叔说话慢条斯理的那种慢,也不是四师叔做事一丝不苟的那种慢,语言能力有些匮乏的他很难去形容。

    苏慕只知道樱花从枝丫上飘落的速度很慢,山谷间的清泉溪水流动的速度很慢,寒山的群鸦划过天边的速度很慢,就连师兄们日日夜夜刻苦练习的剑术招式也很慢。

    慢到好像稍微一闪身就能轻松避开似的。

    师兄们在凛冽的寒风中练习得十分辛苦认真,剑在空中舞舞生风,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练功服也被汗水浸透,每个人的脸上都一丝不苟,而在一旁看着的苏慕只觉得他们慢动作一样的姿势有些好笑。

    这种感觉对苏慕来说非常的玄妙,苏慕能感觉到自己似乎并不完全是靠眼睛捕捉发觉它们很慢的,就好像那些运动轨迹如今都非常清晰而自然地直接引入了脑海。显然从眼睛到脑海之间传输的过程被极大地省略了。

    正因为慢,所以看的清晰,可能也是因为看的清晰,让苏慕可以准确把握到师兄们剑招里的各种漏洞。

    才刚七岁的苏慕开始觉得,师兄们练习的剑招也实在太过拙劣了,几乎每一招里都会暴露相当多的空档。

    例如,应付寒山剑诀第三式的时候明明可以从容格挡反击毫无防备下路,为什么要强行以剑追身呢,又或者是第七式里虽然看似是瞄准肩胛的死角一击,其实自己的整个命门几乎都暴露了出去。

    看着看着,苏慕甚至没忍住摇了摇头。

    在发现这件事之后没多久,苏慕便决定不再参与与师兄们的合练了。小小的苏慕倒是没有什么恶意,一是他实在觉得师兄们的练习动作很慢看上去很滑稽,他没法忍住不笑,却又怕打扰了师兄们,所以只好自己避开,二是他也认为这些剑术剑招稍微有些粗劣,他不觉得有继续练习下去的必要,却又不敢跟师父开口说明。上次有个师兄因为质疑了寒山剑决的品质,直接被性格暴躁的三师叔赶出了宗门。

    而几乎是在

第一章 少年正当时(一)(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