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祸福相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有机会,你把那个项康公子领来,让本官看看旧楚名将项燕的后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模样,和常人有什么区别。”

    周县令不过是好奇之下的随口一句吩咐,能不能见到项康并无其所谓,过后会不会把这事忘得干干净净,恐怕连他自己都没办法肯定。但是没办法,他这句话是对着刚保住亭长宝座的冯仲说的,冯仲不但牢记在了心里,还当成了圣旨执行。

    冯仲其实是个小有心计的人——不然也不会在组织人手去抓项伯时,直到最后时刻才被项家兄弟无意中发现;也不会选择在快吃晚饭时去周县令家里拜访,让周县令空着肚子尝到本就非常美味的叫花鸡了。

    也正因为小有心计,冯仲才更加重视周县令的随口吩咐,因为冯仲太清楚项康能说会道的本事了,又从种种事情上看出项康其实是个讲义气识进退的人,知道一旦让项康和周县令见了面,以项康的头脑和口才想讨得周县令欢心简直就是易如反掌。而只要周县令欣赏自己引见的项康,那么自己的官位等于就是多了一重保障,将来即便再出什么差错,也可以请项康出面游说,怎么都比自己辗转求人的强。

    所以,十月初二在县城里耽搁了一天,依次给县丞和两个县尉拜了年后,十月初三这天冯仲刚回到家,马上就置办了一份礼物,又叫门客带了两坛酒,屁颠屁颠的就跑来项家拜年,顺带着恳求项康和自己进城去拜见周县令。

    冯仲的运气不错,成天东游西逛的项家子弟这天恰好没有出村游玩,冯仲才到了村口,就看到项家子弟和一帮正处农闲期的同村男女正在村中的空地上玩六博和投壶,自己的首要目标项康也敲着二郎腿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看热闹。冯仲大喜,慌忙快步直接来到了项康的面前,满面笑容的拱手说道:“项公子,正旦安好。”

    “冯大兄,事办妥了?亭长的位置,没问题了?”

    项康的话让冯仲有些诧异,赶紧反问项康如何知道时,项康笑道:“还用怎么知道?看你笑得那么开心,不是那事是什么?”

    冯仲恍然大悟,慌忙又向项康拱手,笑嘻嘻的低声说道:“多谢兄弟,按你的指点,两只芈月鸡一做,县尊他马上就答应不追究我去年的过失,让我继续干下去。”

    “恭喜恭喜。”项康拱手道喜,瞟见冯仲家门客带的礼物和酒坛,又随口问道:“怎么?还要给谁拜贺新年?”

    “当然是给兄弟你了。”冯仲也还算会说话,笑嘻嘻的说道:“兄弟你这次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愚兄我不来给你拜贺新年,给谁拜贺新年?”

    又看了一眼冯仲,见他脸上的亲切笑容不似作伪,项康忙推辞道:“大兄不必客气,举手之劳,不必挂齿。再说了,你也知道我的情况,你来给我拜贺新年,我连款待你的东西都没有,所以就不必了。”

    “兄弟你才不用客气。”冯仲从门客手里抢过礼物,往项康怀里一塞,然后又指着那两坛酒说道:“用不着兄弟你款待,看到没有?酒我带来了,咱哥俩今天好好一杯,兄弟,大兄我来给你拜贺新年,你怎么都得请我去你家坐一坐吧?”

    见冯仲的动作和语气都相当真诚,项康也不好继续推辞,只能是向已经围上来看热闹的项家兄弟说道:“各位兄长兄弟,冯大兄来请我喝酒,一起到我那里喝一杯吧。”

    喜欢混吃混喝的项家兄弟轰然叫好,赶紧和冯仲一起簇拥了项康往村里走,留下在一旁看热闹的同村男女在原地面面相觑,纷纷惊讶说道:“我没听错看错吧?亭长带着礼物来给项康拜贺新年?项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连亭长都这么尊敬他?”

    不止是同村的青年男女傻眼,项庄和项睢等项家兄弟其实也相当震惊,因为他们不但看到冯仲主动来给项康拜年,到了项康的破烂小屋里后,又亲眼看到冯仲争着抢着的拿碗倒酒,双手把酒捧了请项康享用,恭敬得简直把项康当成了他的上司长辈。彻底颠倒的场面古怪让项冠都忍不住悄悄用胳膊肘顶了一下项庄,低声问道:“怎么回事?冯仲怎么把项康恭敬成这样?是不是你们又去帮项康吓唬这个冯仲了?”

    只有项康知道冯仲绝对不会无事献殷勤,喝了两碗米酒就主动对冯仲说道:“冯大兄,是不是有什么事?有事就直接说吧,用不着这么客气,我只要能帮忙,一定尽量帮。”

    “还是兄弟讲义气。”冯仲谄媚的挑起大拇指,然后说道:“兄弟,那我就不客气了,两件事,第一,想问问你还会不会做什么楚宫美食,能不能教我那个婆娘再做几道?”

    “这个我得回忆一下,不过应该没多大问题。”项康一口答应,又问道:“第二件事是什么?”

    “想请兄弟你陪我进城走一趟,去见见我们下相县的县尊。”冯仲说了目的,然后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给了项康,说明了周县令对项康身份感兴趣的原因,又说道:“兄弟放心,我觉得这事一件好事,就算你和县尊谈不成什么,能认识本县县尊也是一件好事,以后说不定那天就能用上这层关系。”

    项康这次没有马上答应冯仲,原因有两个,一是那天晚上项伯是被项康用计救走,项康得防着走漏了风声,官府设套诱捕自己。二是项康必须得掂量一下结交周县令的后果,担心会不会引起自家兄弟的反感——项家兄弟对秦朝官府的切齿痛恨可不只是在嘴上说说,同时项康还得担心自己这个项燕后人如果过于招摇,会不会被有心人盯上,引来难以意料的后果。

    再仔细往下思量后,项康很快就发现自己在第一点上有些杞人忧天——如果官府真想抓自己去问罪,直接派人来抓就是了,还肯定是连项庄、项冠等同案犯一起抓,犯不着这么处心积虑的设计诱捕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还给项庄和项冠等人乘机跑路的机会。

    第二点也问题不大,因为盘算时,项康突然想起了一个历史细节——历史上,项梁和项羽是利用到会稽郡守府做客的机会,突然动手干掉了郡守举兵造反,这点足以证明项家兄弟并不抵触与秦朝官吏结交来往。同时项梁、项伯和项家兄弟在下相县也从来没有故意遮掩过自家是项家后人的身份,就连邻近的虞家都知道自家是楚国贵族之后,如果有人想用这一点做文章肯定早就动手了,用不着等到今天,自己犯不着过于担忧。

    弊端排除,再仔细一想利益,项康又发现自己和县令结交绝对是好处多多,不但在有事的时候可以找得到直接烧香的庙门,还可以从县城里弄到一些普通人无法接触到的机密消息——比方说陈胜吴广起兵造反的要命大事,做到提前防范万一,怎么都

第十八章 祸福相依(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