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芈月鸡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结果这么一来,不但本来就有些好吃的周县令兴趣更增,县丞和两个县尉也好奇心大生,都说道:“冯仲,你带来的楚宫美食就这么好吃?担心我们不够吃?”

    “这个……。”冯仲有些为难,迟疑着说道:“不敢欺瞒各位上吏,小吏真的觉得我带来的楚国美食美味无比,至少小人以前就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而且小人这几天在家里试做的时候,也怎么都觉得一份不够吃,怎么都吃不够。”

    “有这样好吃?”周县令更是感兴趣,吩咐道:“那快拿出来,让本官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美食。”

    冯仲答应,赶紧解下老婆背上的包裹,取出了已经初步加工成形的叫花鸡,然而很可惜,看到冯仲拿出来只是两只已经去毛的整鸡后,周县令马上就大失所望,县丞和两个县尉更是直接呵斥出声,道:“这不就是鸡么?有什么可稀奇的?还以为是什么龙肝凤髓。”

    “回禀各位大人,这鸡确实是很普通的鸡,可它的烹制之法,来历可不简单。”冯仲赶紧说道:“这道美食和我们秦国的宣太后有关,是我们秦国的宣太后在嫁到秦国前,在楚国的宫廷里亲手做了,用来报答母国的养育之恩,楚王尝了觉得美味非凡,就亲自给这道菜取名叫芈月鸡,让楚国的御厨仿做,专供楚国的王宫大臣所用。”

    硬把一道菜和名人拉在一起的手段在现代社会屡见不鲜,然而在秦朝时却是项康的独门首创,所以听了冯仲的话后,周县令和县丞等人难免兴趣又起,都问道:“有这样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是小人治下的一个楚国旧民告诉小人的。”冯仲也不隐瞒,说道:“他是楚国的名门之后,小时候曾经尝到过这道美味佳肴,还知道如何烹制,传给了小人夫妻,小人夫妻尝了以后觉得美味无比,就带来献给县尊了。”

    言罢,还算有点急智的冯仲又赶紧向县丞和两个县尉拱手,说道:“当然,小人还准备明后天带去献给县丞大人和两位县尉大人,只是没想到今天就恰好在这里遇到你们。”

    听了冯仲的话觉得心里舒服,县丞便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就叫你的妻子当面做给我们看看,看看是不是象你形容的一样,美味无比,两只鸡都不够我们四个人吃。”

    冯仲答应,又求得周县令答应,让人拿来砧板、菜刀和木盆等物,让自己已经吓得手都在发抖的老婆当众加工叫花鸡。结果也很别说,因为工艺并不复杂的缘故,冯仲的老婆再是慌乱也做得丝毫无差,甚至就连调黄泥用的水都没忘了用项康当初随手用的米酒。而从没见过这种烹调手法的周县令和县丞等人也是兴致勃勃,不但从头看到了尾,还叫人搬来了一个大火盆,让冯仲的老婆在堂前当众烤制叫花鸡,好奇得连已经放在了面前的酒肉都没怎么下筷。

    严格来说,封泥烤制的叫花鸡在烹调手法其实并不见得有多先进和高明,然而这个时代却又偏偏处在青铜时代的尾巴上,烹调技术仍然是以最为原始的白水煮和炭火烤为主,连油煎、气蒸和铁锅炒制等烹调手法都还没有发明。所以当保存了原汁原味并且香气四溢的叫花鸡放到了面前后,即便是还没有来得及品尝,光是那非同寻常的诱人香味,就已经让早就吃腻了煮肉和烤肉的周县令和县丞等人口水横流,失声惊呼,“好香啊!”

    光是闻香就已如此,撕肉蘸酱而食之后,周县令、县丞和两个县尉当然更是动手如飞,手忙脚乱的只顾着往嘴里塞鸡肉飞快咀嚼,狼吞虎咽得如同四个饿死鬼投胎。然后也正如冯仲所料,两只鸡也果然不够四个人分,啃着鸡骨的残肉,两个县尉指着冯仲抢先开口,喝道:“冯仲,你不是说还准备做给我们吃吗?什么时候去我家做?多带几只,让我家里人也尝一尝!”

    县丞比较儒雅,用丝巾擦着嘴说道:“冯亭长,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叫你的妻子把这芈月鸡的烹饪之法,教给我的妻子?”

    “县丞大人放心,两位县尉大人放心,小人一定尽快到你们的家里拜访。”冯仲笑得脸上都在放光,点头哈腰的说道:“到时候小人一定多带一些,也会叫小人的妻子把烹饪之法一并呈献。”

    点头哈腰的说着,冯仲的眼角余光当然没忘了观察对自己来说最为重要的周县令,结果让冯仲松了口气的是,慢条斯理的用丝巾擦完了嘴之后,周县令果然冲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赞道:“果然美味非凡,冯亭长,让你费心了。”

    “多谢县尊。”冯仲赶紧道谢,又小心翼翼的说道:“县尊,小人还得向你请罪,去年小人无能,办砸了两件公事,请县尊大人开恩,饶过小人这次。”

    “去年你在公事上,确实有些欠缺。”吃人嘴软,周县令也临时改了打算,顺口说道:“不过总体来说,你办差还是算得上勤勉,也用不着过于追究。以后在亭长任上多操点心,别再让本官失望了。”

    冯仲大喜,赶紧拉着老婆向周县令千恩万谢,周县令却是意犹未尽,又问道:“冯仲,教给你芈月鸡那个人,还知道什么样的楚宫美食?”

    “这个……。”冯仲犹豫,说道:“回禀县尊,这得等小人回去问一问,小人糊涂,只向他学了这道芈月鸡,剩下的就没多问。”

    周县令有些失望,然而转念一想后,周县令又好奇问道:“对了,还忘了问你,教你芈月鸡的这个人,姓甚名谁?是那一个楚国的名门之后?”

    冯仲毫不犹豫的把项康卖了,不但卖了项康的名字来历,还卖了项康的祖上,结果知道项燕名字的周县令听了十分惊奇,说道:“旧楚国武信君项燕的后人?本官的治下,竟然还藏着这样的名门之后?”

    “县尊,下官也听说过这户人家。”县丞说道:“听说他家在楚国世代为将,因为受封项县而改姓为项,旧楚国被我大秦王师攻破之后,举家迁移到了下相定居。另外下官还记得,项家的两个叔父都因为结仇杀人被官府通缉,目前都还在逃。”

    快意恩仇的游侠风气盛行,两个杀人犯叔叔并没有影响到项康在周县令脑海中的形象,相反的,还让周县令对项康更加感到好奇,又向冯仲问道:“冯仲,那个项康公子的才华武艺如何?”

    “回禀县尊,那个项康公子好象是以学文为主,武艺似乎不怎么样。”冯仲努力回忆着项康平时的表现,说道:“不过学问很好,年纪轻轻就满腹才华,能说会道,举止也绝对算得上儒雅有礼。”

    “那改天如果有机会,你把他领来,让本官和他见上一见。”周县令随口吩咐道:“本官倒想亲眼看一看,旧楚名将项燕的后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模样,与寻常的黔首百姓,究竟有多大的区别。”

第十七章 芈月鸡(第2/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