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虞家姑娘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项康和项它怎么进去了那么久还没动静?项康不是说了,他只要能进去,虞家就一定会派人来请我们进去赴宴,怎么半天了还不见人出来?”

    “是啊?怎么还不出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要不咱们过去看看?”

    其实项康和项它并没有被虞间父子请进去多少时间,躲在远处观望的项家子弟就已经纷纷沉不住气了,一个个把脖子伸得比天鹅还长,探头探脑的只是往虞家大门口张望,心里更是象百爪挠心,只恨不得能够理直气壮的直接冲进虞家,当面去看项康和虞家如何交涉,既替同族的项康和项它担心,也多少有些担心项康能否兑现承诺,让自己去虞家去胡吃海喝一顿。

    还好,就在项家子弟低声商量是否应该打着寻找亲人兄弟的旗号到虞家门前探听动静时,虞家大门那边突然有了些动静,项家子弟中辈分最小的项它昂着脑袋,趾高气昂的从虞家大门里大步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仆役服色的虞家下人,几个项家子弟见了大喜,迫不及待就要从藏身的房后走出,去和自己的族侄项它打招呼。

    “别出去,让项它过来找我们,不然虞家的人会知道我们其实一直在这里等着。”

    还好,爱面子的项猷和项睢及时回过神来,拦住那些差点露馅的同族兄弟,还灵机一动,在藏身处的地上飞快画了一个简陋棋盘,各拿几枚棋子摆开了六博(秦代棋盘游戏),装出下棋解闷的模样,其他的项家兄弟醒悟,赶紧把下棋的项猷和项睢包围得水泄不通,装出了看他们下棋解闷的模样。

    虽然十来个人围着看两个人下棋也有点古怪,但起码解释了项家兄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项它也很有眼力劲,转过房角看到情况就明白了意思,一边暗暗佩服着小叔叔们的定力,一边上前行礼说道:“各位季叔,项康季叔正在虞公家里做客,虞公要设宴款待他,他叫小侄也来请你们同去。”

    “做客?做什么客?”项庄翻了翻眼,说道:“我们正在玩六博,不去!”

    “没空,不去!”项冠也说道:“去告诉项康,叫他玩够了就快回来,我们该回侍岭了。”

    “你们如果真不去,我可就先走了。”项它的心里话没敢说出口,老老实实的继续拱手说道:“各位季叔,项康季叔他已经答应了在虞公家做客,还答应请你们也去虞公那里做客,你们如果不去,项康季叔那里……,恐怕就要失信于虞公了。”

    “各位项公子,请千万给我家主人一点面子。”项它领来的两个虞家下人也很会说完,点头哈腰的说道:“我家主人已经吩咐了庖厨杀猪宰羊,准备上好美酒,只等各位公子大驾光临。我家主人还吩咐说,各位公子赏光登门的时候一定要马上禀报,他要亲自出来迎接你们。”

    “这个项康,连我们的主都敢做……。算了,既然这是虞公的一片盛情,各位兄长兄弟,要不咱们就过去一趟?”

    “去一趟吧,虞公这么有诚意,咱们如果不去一趟,太拂他的面子。项它,还有你们,前面带路。”

    “各位项公子快这边请,快快,快去禀报主人,就说他请的各位项公子马上就到了。”

    就这样,在万般不情愿的情况下,十几个项家子弟还是给了颜集亭著名富户虞家一点面子,应邀来到了虞家门前拜访,现在的虞家家主虞间也兑现诺言,亲自来到了门前恭迎项家子弟大驾光临,毕恭毕敬的把十几个项家子弟请进了自家大门,以接待贵宾的礼节款待。项康则假意向众位兄长请罪,巧妙说明了自己和虞家交涉的具体内容,项家子弟听了大喜,全都一口答应今后与虞家时常往来走动,用项家的家族势力保护虞家老小,虞间感激不尽,连连催促厨下尽快上酒上肉,对项家子弟极尽讨好不提。

    …………

    也顺便来一看虞家内宅里的情况,虽说虞间是在前院大厅里接待的项家子弟,动用的只是厨房和前院的家丁仆人,然而杀猪宰羊的动静毕竟不小,始终还是惊动了一些虞家内宅的家人,甚至就连虞间的两个宝贝女儿虞妙戈和虞姀,也因为听到了偏院的人声鼎沸和猪叫羊哼而放下针线。

    “阿姐,你听到了没有?怎么偏院好象是在杀猪?距离过年还有二十多天,我们家怎么就杀猪了?”

    发出疑问的是性格活泼好动的虞间次女虞姀,性格温和的虞间长女虞妙戈则是先仔细听了一会,然后才说道:“好象是在杀猪,不过这肯定是父亲的安排,我们用不着管。”

    “怎么用不着管?别又是县里来人,象上次一样在我们家白吃白喝吧?不行,我得去前面看看是什么情况。”虞姀不肯放心,又正好腻味了日复一日的针线活,索性扔下针线就跑出了房间,一溜烟的跑来前院查看情况,后面虞妙戈叫她不住,也只好任她去胡闹了。

    也是凑巧,虞姀快步冲到前院时,在院门前迎面正好撞见了自己的长兄虞知,虞姀赶紧向兄长打听消息,虞知如实说了是项家子弟到访,父亲吩咐杀猪宰羊款待。结果虞姀一听就不乐意了,怒道:“父亲昏头了?杀猪杀羊的款待下相项家的人?颜集亭这边谁不知道他们下相项家的人就是一帮破落子弟,成天东游西逛好吃懒做,这样的人来我们家,用得着这么款待?再说了,父亲忘了下相项家当初是怎么对待我们大父的?”

    “这些事一会你自己问父亲。”虞知无奈的说道:“刚才我也想悄悄提醒父亲说不值得,父亲却瞪了我,不让我说话。”

    虞姀听了更是不高兴,撒腿就直接冲向大厅,虞知手慢了点没能拉住她,又怕她出什么事只能是赶紧跟上,兄妹俩也就一前一后,冲进了已经坐满项家子弟的大厅……

    …………

    “……虞公太客气了,晚辈等学文习武,不过是时刻不敢忘记家规祖训,不敢给祖上蒙羞而已,那能称得上什么胸怀大志,文武全才?反倒是虞公你,不靠祖上恩荫,治家理财光大门庭,这样才值得让人钦佩。晚辈敢断言,如果不是生不逢时,缺乏机遇,以虞公你的才干学识,未必就赶不上春秋先贤陶朱公范蠡,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项公子言过,言之太过了,虞间一介平民,如何敢与陶朱公相比?公子金枝玉叶,千万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折杀在下……。”

第六章 虞家姑娘(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