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说话得小心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德国破拖拉机队啊!你们坑爹啊!输给墨西哥就算了,竟然连棒子都能输,还输了个二比零!丢你们德国人的脸啊!”

    “那个跳楼的死胖子也坑爹,自己烂赌把房子都输了不算,死的时候还把我也拉下了天台!就算我救你是想立功表现,争取升官发财的机会,可我也是好心好意的救你!你真想死,当时就不要抓着我的手不放啊!现在好了,你断气了,我的前途耽误了,还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个鬼时代变成了其他人,你这个缺大德的烂赌鬼死胖子啊!”

    躺在矮榻上,项康不知道第几次在心里诅咒那个坑死自己的烂赌鬼死胖子的时候,有说有笑的声音突然传来,房门也很快被人推开,十来个项家子弟带着刀剑和深秋的寒风,一起冲进了项康休息的房间,几乎是在瞬间就把低矮狭窄的房间塞满,年龄最长的项庄、项悍和项声争着抢着开口,问道:“项康,怎么样了?好些没有?”

    “听说你早上已经可以自己起来了,好得差不多了吧?”

    “项康,看我带什么来了?陈媪(陈大娘)酒肆的好酒!快起来喝两口暖暖身子,几天就好。”

    嚷嚷着,大块头的族兄项声也不管病人能不能喝酒,硬把已经卧床一天多时间的项康给拉了起来,拿出一个葫芦拔开塞子,二话不说就把葫芦嘴塞进了项康嘴里,硬往项康嘴里灌酒。虽然这个时代的米酒酒精度数和啤酒差不多,在二十一世纪时已然‘久经’考验的项康喝这玩意和喝水没多少区别,可项康毕竟有伤在身,一时半会又无法适应这个时代酒类的古怪味道,当场就被呛了一口,难受得大声咳嗽,项声和几个项家兄弟见了大笑,似乎很是欣赏项康被捉弄的模样。

    “行了,项声,别欺负项康了,他才刚好些,喝不了就别逼着他喝。”

    同样长着大块头的项冠把酒葫芦抢了过来,先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然后才向项康问道:“项康,好些没有?感觉怎么样了?”

    “没事,好过多了。”项康抹着嘴边的残酒回答,眼睛却不自觉的看向了另一个族兄项庄,还忍不住好奇问道:“兄长,你真的是叫项庄?”

    房间里的嬉笑声戛然而止,项家子弟个个莫名其妙,当事人项庄更是稀里糊涂,忙一边伸手来摸项康的额头,一边满脸诧异的说道:“项康,你怎么还在说胡话?我叫什么名字,你怎么还要问?”

    “那……,项伯是谁?”项康又问道。

    “项伯是我们的叔父啊?”项庄更是诧异,说道:“怎么?你连叔父是谁都忘了?要不要我们再找医工(医生)来给你看看?”

    项康苦笑了,也终于确定面前这个族兄项庄就是那个在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那个项庄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而苦笑过后,多少知道点秦汉历史的项康忍不住又问道:“那项籍(项羽)呢?他是我的什么人?他现在在那里?”

    “项籍他当然也是你的兄长。”项庄说道:“他和我们的另一个叔父项梁去了会稽郡,这你应该知道的啊?怎么还问?”

    项康更是苦笑,半晌才说道:“我头还有些晕,很多事根本想不起来,想再休息一会。”

    项庄答应,忙和项声一起搀了项康重新躺下,还十分细心的替项康盖上塞了芦花的寝衣(被子),然后才和其他的项家子弟席地而坐,颇有些担心的讨论起了项康的病势情况。项康则痴痴的看着房顶发呆,脸上苦笑,心中暗道:“果然是秦朝末年,果然是项羽刘邦,这下子我的乐子大了。”

    项康的历史并不好,可历史再不好,项康也知道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事——先是陈胜吴广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然后满身蛮力的项羽和刘邦老流氓跟着举兵造反,推翻秦朝干掉子婴,再接着就是楚汉争霸,项羽被老流氓刘邦活生生坑死,死后还被分尸……

    历史确实不好,项康并不知道项羽死后项家人是什么下场,不过从后世的电影电视剧来看,好象项羽死了以后,项家人似乎就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道是被刘邦全部干掉,杀得断子绝孙,还是被迫改名换姓,永远的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

    “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这条命是拣回来的,多活一天就是赚一天。实在过不下去,大不了老子就象项伯一样当项家叛徒二五仔,帮着刘邦干项羽,反正我也不是太喜欢那个肌肉发达头脑简单还开历史倒车搞分封制的西楚霸王。”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平和心,又努力融合了上一个项康留下的记忆后,项康很快就熟悉了自己的新身份——楚国名将项燕的侄孙,项梁和项伯的堂侄,历史大名人项羽和项庄的同族兄弟,楚国灭亡后随家族从项县迁居到下相,幼时丧母少年丧父,全靠同族长辈好心拉扯长大,现年十八岁风华正茂,长相还过得去但是并没有婚配,也没有沉鱼落雁家财万贯的未婚妻子。——这点也最让项康遗憾。

    新的身份倒是很快就适应了,然而这个时代的生活却让项康说什么都难以适应,饮食粗糙难咽,没有板凳没有内裤坐下来都得小心翼翼,麻质的所谓深衣套绔看不上去还马马乎乎,穿在身上却让项康怎么穿怎么都不舒服,没茶没咖啡最多只能喝点白开水,没电灯没钟表只能是点会散发臭味的动物油灯照明,看日头或者毫无精度可言的漏壶估摸大概时间。

    甚至连纸都没有,写字只能写在竹简上,上厕所的话……。还好,项康很懂得变通,找了些大树叶代替。

    还有凄惨的事,老项家的经济情况也十分糟糕,贵族之后自命不凡,族里人谁也不愿去耕田种地,买卖经商,一个个成天只想着游手好闲,四处晃荡,吃穿用度全靠祖上留下来的家产,虽说老项家在楚国世代为将,家产丰厚绝非寻常的六国贵族可比,可也架不住一大家子人十几年来的胡吃海塞,再加上先后当家的两个叔父项梁和项伯都是擅长败家的主,手头宽裕的时候花钱就象流水,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细水长流,早就已经把家底基本败光,如果不是两个叔母把住最后那点钱财,老项家这会恐怕连饭都吃不上了。

    家族尚且如此,旁支庶出的项康当然更惨,除了有一个长辈分配的破烂小院外,项康房里也就两套麻衣和一口祖上传下来的铁剑还值两个小钱,其他再找不什么象样的东西。

第二章 说话得小心(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