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大汉欢歌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铛铛铛铛铛!”

    “咻——!咻——!咻——!咻——!”

    匈奴军队的退兵金钲匆匆敲响的时候,汉军的圆阵内部也几乎同时响起了一连串怪异的呼啸声音,同时还有二三十个火点接连飞上天空。

    怪异的呼啸声被彻底淹没在巨大的喊杀声中,激战之中,也没有多少人注意到那些突然窜上半空的火点,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惊呆了包括冒顿在内的所有匈奴人,还有绝大部分汉军将士——那些火点在夜空之中竟然又突然炸开,发出更大声响的同时,还绽放出了一朵朵美丽而又巨大的火焰花朵!

    “那是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蛮子在搞什么鬼?”

    两军纷纷将士纷纷惊叫的时候,项康的直属卫队、还有左右两翼汉军统兵将领的亲兵们一起动手了,纷纷拿出了在这场大战中一直没有使用的原始手雷点燃,然后冲到正前方向着汉军圆阵外密集的匈奴人群奋力投掷,还一口气投出了成百上千枚之多,巨大的爆炸轰鸣声也迅速在匈奴士卒的密集人群中响起!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尽管已经在与汉军李左车所部交战时见过原始手雷,也尽管大大小小的匈奴将领已经一再告诉他们麾下的士卒,说是汉军的原始手雷只是声音吓人,实际上威力小得十分可怜,几乎没有多少伤人效果。可是这么多原始手雷突然连续炸响后,被巨声所迫,匈奴士卒还是顿时一片大乱,无数人下意识的拔足就跑。

    再紧接着,汉军将士继续接连投掷原始手雷的时候,汉军旗阵里的总攻战鼓也随之敲响,数百面大鼓疯狂敲打得有如天崩地裂,习惯了闻鼓而进的汉军将士也下意识的呐喊冲锋向前,杀向已经一片大乱的匈奴士卒人群。

    奇迹也随之出现,总兵力是汉军三倍还多的匈奴兵先是听到自军的鸣金声音,又被汉军突然集体投掷的原始手雷炸乱了心神,最后再加上汉军迅速而又突然的发起总攻,左右两翼和中军阵地上的匈奴士卒竟然一起大败而逃,被兵力远逊于己的汉军撵着屁股穷砍猛杀,一个劲的只想逃命,全无任何回头迎战的念头。

    冒顿还策马逃到了最前面,冒顿很清楚自己的运气不好,让卫士发出鸣金信号时恰好赶上了汉军几乎在同时发起强力反击,所以才导致了他军队战线全面崩溃,可是冒顿却并不慌张,因为冒顿更清楚自军与汉军之间的战术机动力差距,知道自军下马作战的士卒只要迅速重新骑上战马,要不了几分钟就能把汉军彻底甩开,然后就可以在他的白毛大旗引领下迅速逃窜到远处重新整队,即便肯定会蒙受一些损失,也绝对不会太多。

    至于十几万的随军部民,冒顿当然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而且冒顿还可以肯定,就算是坚决反对放弃这些部民的左贤王,此时此刻也绝对不会去考虑他麾下部民的下场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比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

    情况也正如冒顿所料,抱头鼠窜逃离了战场后,此前被迫下马步战的匈奴士卒果然是下意识的冲向了此前由弓箭队暂时保护的马群,许多脚步飞快的匈奴士卒还已经各自抢到了一匹战马,飞快上马撒腿北逃,后面也有更多的匈奴士卒冲来。可是这些匈奴却并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的后方远处,数以百计的汉军小车也在项康卫士的推动下,向着他们的马群飞快冲来!

    “点火!”

    一支支火把凑到了小车的背后,将涂有硝粉的导火索点燃,导火索燃烧着飞快窜进小车背后的木箱中,一支支火箭也呼啸着飞快冲出,以远比匈奴士卒脚步为快的速度,射向了被匈奴弓箭手暂时保护的匈奴马群,尖锐的箭头射伤匈奴人马的同时,前端的药筒还突然炸开,在匈奴马群中发出巨响,还有绽放出此前在天空一度炸开的美丽火焰花朵!

    和原始手雷一样,提前一千六百年左右出现的一窝蜂火箭的直接攻击力也并不强,箭头的射击力度了不起就是和普通弓箭差不多,密集发射也没有射死射伤多少匈奴人马,可是突然炸开的火箭却一下子就炸乱了匈奴骑兵的马群,没有足够的人手制约,无数的战马在还没有来不及找到主人的情况下就扬蹄狂奔,眨眼之间就逃得四面八方都是,许多即将摸到马缰的匈奴骑兵也因此抓了空,只能是冲着受惊逃窜的战马惨叫怒吼,“回来!给我回来!”

    咻咻咻咻咻咻!更多的一窝蜂火箭飞来,射击目标依然还是已经一片大乱的匈奴马群,数以千计的战马受惊狂奔,在黑夜中奔逃得四面八方都是,更多的匈奴士兵也绝望的喊叫了起来,“回来!你们这些畜生!都给我回来!”

    不止是中军阵地正面的匈奴马群遭到突击,还有许多的汉军小车飞快冲向了两翼,向着正在迎接主人的匈奴马群倾斜可以发出巨响的火箭,无数战马因此受惊奔逃,无数的匈奴士兵也因此彻底急红了眼睛,或是紧紧拽住了正在奔逃的战马马缰,破口大骂着被战马拖着到处乱跑,或是为了抢先上马而你拉我扯,互相争夺,期间还不乏几个匈奴士兵为了一匹战马而大打出手,拔刀相向,场面混乱得不可开交。

    汉军将士如果还抓不住这样的机会,当然就太对不起好吃好喝把他们供养在关中好几年时间的项康和汉廷了,乘着匈奴惊慌逃窜和一片大乱的机会,手里全部拿着铁制武器的汉军将士忘了饥渴和疲惫,一个个快步如飞,对着匈奴败兵的背后猛砍猛捅,把这些草原强盗砍翻捅倒,剁成碎片,直杀得是血流成河,尸积如山。

    在这个期间,还有许多的汉军将士骑上了拉运盔甲武器而来的战马,夹马冲向正在争夺马匹的匈奴人群,疯狂挥刀连劈带砍,一个个草原强盗也随之发出一声声绝望的野兽吼叫声音,或是不甘的躺倒在血泊中,或是下意识的四散逃命,而那些侥幸抢到战马的匈奴骑兵却全无回身死战的念头,刚刚上马就立即夹马奔逃,生怕逃得慢了就再没有机会回到草原。

    更多的汉军骑兵在灌婴和杨喜二将的统领下冲到战场,也来不及和项康打招呼,只是匆匆确认了项康的旗帜还被汉军重甲兵严密保护,马上就拍马加入了追击,挥舞着沾血的马刀疯狂劈砍,更快更有效的收割匈奴败兵的性命,匈奴败兵则人心慌乱,只有极少数人举刀反抗,更多的匈奴败兵则拼命的拍马北逃,逃向漆黑的北面远处。

第五百四十七章 大汉欢歌(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