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治隆唐宋,远迈汉唐 (大结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迁亦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摇了摇头道:“老夫现在也只能侍弄侍弄茶树了。哪里像四明,叱咤朝堂,为君分忧。”

    “木斋公可别这么说,晚生现在已经快累死了。”

    谢慎苦笑道:“有木斋公和西涯公在时还不觉得什么,现在千钧重担压在晚生肩头才发觉这差事不是那么好当的。任何一个决定都得深思熟虑,不然便是对天下人的不负责。”

    “四明啊,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谦虚了。”

    谢迁指着茶杯中浮浮沉沉的茶叶道:“你看这茶叶像什么?”

    谢慎端详了一会,沉声道:“像人。”

    “不错,茶如人呐。老夫宦海沉浮一辈子,不就像这茶叶吗?被沸水冲泡几经浮沉,最终还是会沉到杯底。”

    谢迁轻叩着茶杯,沉吟道:“老夫这些时日一直在想人这一辈子是为了什么,直到昨夜才在梦中恍然大悟。你看到老夫在屏风上写的字了吗?”

    谢慎点了点头道:“大道至简,知易行难。”

    这八个字倒是不难理解。大道至简是道家哲学,意思是真正的大道理并不复杂,而很简单,简单到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而这后半句知易行难,则是出自《尚书·说命中》,“说拜稽首曰:‘非知之艰,行之惟艰。’”孔传:“言知之易,行之难。”意思是认知一件事情很简单,但真正把它做好却很难。

    “四明觉得这句话有没有道理?在老夫看来,这简直就是治国的不二准绳啊。”

    谢迁侃侃而谈道:“都说治大国如烹小鲜,可是要把一道简单的菜做出味道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老夫和西涯公忙碌了大半辈子也只是做到缝缝补补,却不能做出哪怕一件对朝廷和国家有革新意义的事情。真是惭愧啊。”

    稍顿了顿,谢迁继续说道:“不过四明没有让老夫失望。老夫这些年来虽然处江湖之远,却也关注着朝事政事,四明你做的每件事都是切中要害。”

    谢慎就说了一句话,谢迁就说了这么一大段。

    怪不得后人要给他‘谢公尤侃侃’的评价。他老人家是真的能侃啊。

    “木斋公谬赞了,晚生也只是尽力而为。”

    “四明啊,你说这朝政积弊,满朝官员真的看不清楚吗?”

    谢迁幽幽说道:“他们都看得清楚,但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想要去改变,因为知易行难啊。看的明白是一回事,有能力去解决却是另一回事。他们都没有四明的能力啊。”

    谢慎被夸得面色一红道:“木斋公再这么说,晚生就羞愧的无地自容了。”

    谢迁又呷了一口茶水,用茶盖刮了刮茶末道:“四明不必谦虚,你是老夫这辈子见过的后进晚辈中最出色的。老夫当年见你第一眼时便断定你必成大器,现在看来老夫果然没有看错。”

    谢迁走到窗边,遥指着青山道:“老夫和西涯公都老了,便是有心也是无力。能够有四明顶上,也就放心了。唯希望能够‘政得其民,礼法合治’。”

    “晚生谨遵老大人教诲。”

    “哈哈,三两胡妄之语,几多癫狂之言,如果能对四明辅佐陛下有所裨益那便值得了。”

    笑着笑着谢迁的眼眶中盈满了泪水,攥紧拳头道:“有四明在,大明一定可以治隆唐宋,远迈汉唐!”

    ......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治隆唐宋,远迈汉唐 (大结局)(第2/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