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小郎谢丕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能得到阳明先生的夸奖,谢慎自然是十分欣喜的。

    谢慎虽然不算11王阳明的脑残粉,但也可算是忠实拥泵了。

    如今被阳明先生亲口赞扬,虽然只是年方二十的阳明先生,谢慎还是感到很欣慰。

    一桌子珍馐菜肴吃完,谢慎不好意思的擦了擦嘴角的油渍笑道:“某有几个问题想要向守仁兄请教。”

    王守仁早就把谢慎看做是一妙人,自然淡淡道:“贤弟请讲,至于请教一事休要再提,学问本就是切磋之用何必非得分个高下。”

    “不怕守仁兄笑话,某虽然偶能作出些诗词、对子、时文,但经学的底子并不扎实。来年便要县试,小子担心会因此误了前程。”

    谢慎的率直让谢慎微微一愣。他旋即大笑道:“这有何难,你诗词,时文作的好证明你的天赋异禀,经义这种东西,不过是基础,你还有一年的时间,悉心准备县试不会有问题。这样吧,我便把我平日里对儒学经义的注解借给你抄誊一份,你对着它温书,有什么不懂的再来问我。贤弟看可好?”

    谢慎闻言心中大喜,王阳明那是何许人也,他对于儒家典籍的注解肯定是一阵见血的。

    得到了这份超级读书笔记,谢慎再读起四书五经便要轻松不少。这种久旱逢甘露的感觉真的是好爽啊!

    一旁的王守文一脸羡慕的盯着谢慎,谢慎被看的发毛,直是一个激灵。他心道看来这王守仁的读书笔记没有轻易示人过,估计连王守文这个亲弟弟都没有资格目览。

    “如此便多谢守仁兄了。”

    “这算什么,休要再提谢字。随我来吧。”

    三人各自净了净手,便起身返回王守仁的跨院。

    王守仁来到书房之中,取出一方雕花精美的匣子,递给了谢慎。

    “谢贤弟,愚兄所作注解都在这个匣子里。”

    谢慎接过匣子,再次向王守仁拱手致谢。

    “守仁兄之恩,谢某定不会忘。谢某这便和守文兄返回书院,将这注解抄誊一份。”

    王守仁点了点头,目送着二人离开。

    在他眼中,谢慎虽然只有十二三岁,却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日后必成大器。

    他赠予谢慎儒家经义注解也只是顺水推舟而已。如此的读书坯子要是不能高中进士,实在是大明朝廷的损失,是当今陛下的损失。

    ......

    ......

    与王守文返回书院,谢慎便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独自抄誊起王守仁的笔记来。

    大师不愧是大师,就连一手小楷都那么工整清秀。这样俊秀的字会在考官阅卷时增加很多好感,谢慎感慨之际也觉得自己该好好练练字了。

    王阳明的读书笔记很多,足有厚厚一本。

    谢慎抄誊了没多久便觉得手腕酸乏。

    一旁的王守文凑过身来,笑吟吟的说道:“谢贤弟,你是不是抄誊的累了?要不我帮你誊写吧?”

    谢慎知道他是想借机览阅王守仁的笔记,但也不说破摊开双手道:“那便有

第十七章 小郎谢丕(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