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一诗既出,谁与争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慎的心情很好,非常好!

    购置了一大套文房用具,谢慎便向自11家竹楼走去。

    反正这些文房用具不用他花钱,能多买一些就要多买一些。

    王守文怎么也算是个世家子,自然不会差这些银子,他听闻谢慎颇有才名,得了县尊的赞许,自然也有意结交。

    可以说这是一件对双方都有益的事情,谢慎拿着这些文房用具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

    不过话也说回来了,来而不往非礼也,请王守文吃一顿便饭还是应该的。

    王守文今年虚岁十三,比谢慎还要大上一岁,听闻要作客谢家他倒也是大方的应下了。

    二人结伴回到竹楼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谢慎的大嫂谢陈氏正在一层的灶房中做饭,见谢慎回来了,她忙放下手中的活,笑道:“小郎回来了?咦,旁边的那位公子是?”

    “嫂嫂,这是我的同窗王守文,今日晚饭便跟我们一起吃吧。”

    谢陈氏莞尔一笑道:“也好,那奴家便多准备一些饭菜。”

    “多谢了。”

    王守文显然是那种拘束的性子,见到谢陈氏冲他笑一时涨红了脸。谢慎看出了他的尴尬,便拉着王守文往二层走去。

    二层的阁楼是谢慎的内室兼书房,虽然有些陈旧但东西都很齐全。

    不过这些在王守文这个世家出身的公子哥眼中就有些寒酸了。

    谢慎大大咧咧的坐在一处方凳上,招呼着王守文坐下。

    王守文却是皱了皱眉道:“想不到谢贤弟家世如此清贫。某家世虽然比之谢贤弟好了不少,可学问却是差了许多,实在是惭愧。”

    谢慎爽朗一笑道:“学问这种东西哪有什么定论。我不过是得了县尊几句夸奖,也不见得学问就比你高。再说了,这种东西争个高下有甚意思,倒不如一起饮几杯酒来的畅快!”

    “谢贤弟倒是爽快人。”

    王守文面上的凝重终于散去,朗声道:“以后谢贤弟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某提,某一定竭力相助。”

    谢慎心中自然大喜。这个王守文虽然是个标准的世家公子哥,但看的出来他并不骄横跋扈,品性还是很端正的。跟这样的人结交做朋友,绝对是有益无害。何况他还有个宗师级的长兄,通过此关系和王阳明称兄道弟,对谢慎的科举之路绝对是大有裨益。

    谢慎不是一个处心积虑设计谋划的人,但当机会摆在他的面前时,他也绝对不会放过。

    二人坐在阁楼没多久,谢陈氏便来喊他们吃饭了。

    谢慎和王守文下了阁楼,与谢陈氏围坐一桌用起了粗茶淡饭。

    虽然谢陈氏特地加了菜,但那棕黑色的咸菜疙瘩实在不是王守文这种公子哥吃的惯得。王守文礼貌性的吃了几片咸菜,便不再进食。

    谢慎心中慨叹,有些东西并不是想要改变就能改变的。

    用过晚饭,谢慎将王守文送出家,便返回了阁楼。

    明日便要正式在三味书院进学了,今晚可要好好休息。

    ......

    ......

    一夜无话,晨光熹微之

第十四章 一诗既出,谁与争锋!(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