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拜师教谕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味书院确实就在南城,离谢家新租住的竹楼不远。

    由着公差把11自己带到书院前,谢慎拱了拱手道:“多谢公差了。”

    若是在戏文或者影视剧里现在谢慎应该掏出一颗银豆子,最不济也得拿出一两银子两张宝钞打点。可谢家实在太穷,谢慎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只得在精神上对衙役赞颂一番。

    好在那衙役似乎并不怎么生气,只淡淡道:“小相公莫要多礼了,这是大老爷的吩咐,某可不敢受小相公如此大礼。”

    谢慎心中感叹有人撑腰就是好啊。自己不过是个未考县试的小童生,但自从吴县令用了贤生的称呼,连带着这些公差都对自己尊敬了起来,一口一个小相公喊着,连一向以厚脸皮著称的谢慎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相公可是秀才的尊称,并不是什么人都能享受的。不过既然这公差已经叫了,谢慎也不好拒绝。

    孔老教谕名为孔德道,虽然尊为县学教谕,不过却也私人开办了三味书院赚些银钱。

    这倒不是说孔老先生见钱眼开,实在是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县学那点俸禄实在是不够看。

    能够在县学任教谕的学问都不会差。孔德道可是进士出身,比秀才出身的刘老夫子高出两个档次。

    当然即便在县学,孔德道也很少亲自授课,更多的是由底下的教习先生传道解惑。

    这也是为何为何孔德道有时间开办私人书院,他就是一尊大佛什么都不要做,主要接受生员的敬仰。

    公差将谢慎送到大门便告辞离开,少年被门房引着进入府中。与刘老夫子不同,孔老教谕的三味书院并没有开在自己府上而是选在了城南的一处单独小院。

    ......

    ......

    虽然这样看起来学堂的规模小了一些,不过环境却十分清幽。

    “小相公请等候片刻,小的前去通报一声。”

    门房的态度十分恭敬,这让谢慎好感顿生。

    “有劳小哥了。”

    谢慎环视了一周院落,发现这三味书院小是小了点但布置的极为精妙。小桥流水,假山亭榭一个不缺。整个园子的空间错落感很强,端是将移步换景做到了极致。

    素闻明时江南豪族名绅家家户户皆园林,今日一见谢慎才是叹服。

    过了没多久那门房便退了出来恭敬道:“小相公请进吧。”

    谢慎整理了一番衣衫,深吸了一口气进入了书院主屋。

    屋子并不大,比起刘老夫子的白鹿书院小了一多半。

    谢慎粗略扫了一眼,屋里摆放的桌椅最多不过二十套。

    他并没有看到孔教谕,却又不敢坐下,便束手而立静静等候着。

    看来今日不是开课的日子啊,怎么一个进学的学生都没有?

    正在谢慎怅惘间,听得轻咳一声,连忙转身。

    “你便是谢慎?”

    说话的是一个年约六十的老者,须发皆已花白,精神却很攫取。

   &

第十一章 拜师教谕(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