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拿你来做垫脚石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吴有甫听谢慎自称学生,心道应该是个生员。可县学中的学生他都有?11??象,可从没有见过这个谢慎啊。

    其实也不怪吴有甫,谢慎不过是个连县试都没参加的童生,是个彻头彻尾的半吊子书生。他之所以用学生自称是为了拉近与吴有甫的关系。

    要知道吴有甫在余姚县便是天,跟他拉近关系很多事情就好办了。大明官场的各级官吏很多都是师徒关系,当然这个师徒关系指的并不是授业解惑那种师徒,而是广义上的师徒。

    便拿县试、府试来说,考官就是县令、知府本人,凡是考中的考生都可以称呼县令、知府为老师。当然那些还没参加县试、府试的童生,就像谢慎只要脸皮够厚也是可以喊出老师二字的。

    果不其然,吴有甫听谢慎自称学生,心态稍稍好了一些。

    从谢慎的着装吴有甫也看得出来他并非是出自余姚豪族四门谢氏,而应该是个寒门子弟。

    不过余姚百姓淳朴好学,农户出身考中进士的也不在少数。既然都是余姚学生,吴有甫便尽量做到一视同仁。

    他抬了抬手道:“贤生在何处进学?”

    谢慎听及此知道自己刚刚的计谋起了作用,心中直是大喜。

    “学生在白鹿书院进学,师从刘老夫子。”

    谢慎拱了拱手,沉声说道。

    吴有甫称谢慎为贤生,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事实上,只有成为了秀才有了功名的人才能被县令称为贤生。不过这种东西没有个定式,县尊心情好要称呼一个童生为贤生,那些衙役也不能拦着不是。

    吴有甫听闻谢慎师从刘老夫子只是轻轻哦了一声,谢慎心中暗叫晦气,看来这个刘老夫子没有什么才名,不然县尊为何表现的如此平静?

    “既然是学子,便站着回话吧。”

    “学生多谢县尊。”

    谢慎冲吴有甫拱手致谢,也不忘瞥了一眼双膝跪地的孙贵。

    “贤生说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谢慎略作思忖便把事情的起因经过向吴县令说了一遍,当然把拳打孙贵的部分删去了。

    事情经由谢慎这么一说,便似乎变了味道,孙贵一行成了彻头彻脑的恶奴。

    吴有甫皱着眉头道:“贤生是说,他们仗势欺人,逼你们搬出宅子来?”

    尽管谢慎有添油加醋的成分,但不得不说孙贵他们确实做得有些过火。加之谢慎一上来便以读书人自居,让吴县令潜意识的把谢慎划为自己人。

    一旦有了心理暗示,吴县令断起案子来自然便有了倾向。

    这其实是谢慎早就计划好的,作为自学过心理学的四好青年,谢慎对于设套收套比谁都清楚。可吴县令又没学过心理学,故而落入谢慎设下的圈套就不难理解了。

    “正是!学生家中不过租了他们的宅子,又不是他们孙府的仆人,他们凭什么对学生呼来喝去。学生倒无所谓,可是若是侮了圣人之名,可该如何是好。”

   &

第八章 拿你来做垫脚石(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