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四门谢氏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慎虽然对《孟子》乃至四书十分熟悉,可对于这《四书集注》却了解?11??不多。

    这是谢慎的致命软肋,要想在科举上有所建树,这个漏洞是迟早要补上的。

    他匆忙翻开四书集注,找到这一段的注解,仔细研读了起来。

    其实这段话总结成一句就是中国历代帝王都是将“爱民如子”作为评判是否为明君的标准。爱民如子的君主必定流芳百世......

    可是该怎么破题呢?谢慎正自发愁间,忽然想到后世看的一篇八股例文,这篇文章似乎就是针对文王视民一节所作。

    谢慎别的本事没有,这过目不忘的本领却是独一份。

    他深吸了一口气,暗暗啧叹,天生我材必有用啊!

    ......

    ......

    将文章写好,谢慎便闭上双目,等待刘老夫子宣布时间到收卷。

    像这样的小考,白鹿书院每一个月都会进行两到三次,为的便是帮助学生掌握实战的感觉。若是都只讲破题而不练习时文,到了县试这些学生多半都会懵了。

    刘老夫子是过来人,既然是为了应试书院便要将细节做到极致,他也不屑于图慕什么清流圣贤的虚名。

    这一批的学生都是要参加明年县试的,故而底子都极好,即便写大题时文也没有什么问题。不过谢慎写的可是状元名家的时文,为求稳妥,他特地将几处精彩的转折删去,留下瑕疵。

    人啊,该出风头的时候要出风头,但适可而止,若是不懂得忍,那是要出大事的。

    不知过了多久,刘老夫子点了点头道:“收卷吧。”

    自有小厮将学生写就的考卷交到刘老夫子书案前,至于那些胸无点墨,半晌憋不出一个屁的,自然白上一眼,不再理会。那小厮从谢慎身边经过时刻意停留了片刻,这一细节自然被谢慎注意到了。若说什么人最势利,莫过这些书院中的小厮。跟着刘老夫子的时间久了,什么人是出自名门望族,什么人虽然是寒门子弟却有才学他们看得比谁都清楚。对这些人他们表现的比谁都亲近,而对旁的人,他们的态度则是冷若寒冰。

    刘老夫子一一翻阅考卷,有的文章只匆匆扫过一眼便皱起眉来,有的则是看了足足盏茶的工夫。

    谢慎眼皮都有些打架,心中暗暗腹诽,这老夫子也太矫情了吧,一篇文章需要看那么久吗?他这篇文章早有腹稿,加之脱胎于状元文稿,自然是信心满满。

    这次他不得头名谁能得头名?那刘老夫子便再是庸碌之才也不会傻到不识好货吧?

    “哪个是谢慎?”

    啊!刘老夫子在叫自己?

    谢慎一个激灵,望着不远处的刘老夫子连忙道:“学生便是。”

    “心存乎民与道,见周王无已之学焉。”

    刘老夫子捏着考卷走到谢慎身侧沉声问道:“这篇时文可是你作的?”

第四章 四门谢氏(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