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两个世界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说那个啊,哪天心情好了,就进阶吧,我无所谓的。”唐凌脚指头弹了一下,溅起几朵水花。

    “这可不像你,以前你可是...”

    “那是以前,不是现在。”唐凌很轻松,他是真的轻松,吐了一口烟。

    “可我们总要出去的,不是吗?”彼岸抬头,看着唐凌。

    “你想出去吗?我觉得这样也很好。”唐凌是认真的。

    彼岸沉默着,不再说话,而是再一次懒洋洋的靠着唐凌,过了许久才说道:“要出去的吧,在外面还有那么多牵挂你的人,那一天韩星啊,洛离啊,胖子啊,你忘记他们难过的样子了吗?”

    “叮铃,叮咚会不会哭呢?黄老板又怎么想呢?”

    彼岸的话像是呓语,可唐凌却皱起了眉头,他握紧了彼岸的手。

    “对自己出去这件事,有些不安吗?”彼岸问到。

    “不是,我没有放下修炼。反而是因为起起落落几次,能量一再累积,又一再被耗空,身体,身体也像被重新锤炼了一番...变得比任何时候都扎实。”唐凌没有说谎,破而后立,的确为他带来了好处。

    充足的能量供应,又让唐凌没有任何后顾之忧,每天只管突飞猛进。

    不仅如此,这里安静悠闲的生活,让唐凌有了大量的时间来研究一些别的。

    从梦之域换出来的那些书,在这个时候就成了最大的消磨。

    战技,修炼心德,世界格局...等等,唐凌现在所累积的,比任何时候都丰富,他现在的战斗力更是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强大!梦之域出品的东西,会差吗?全部都是精品。

    最重要的是,唐凌在梦之域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换取了一卷竹简,那竹简平平无奇,名字就叫《锻.眼》,却没有想到这本锻眼,竟是全世界,不,应该全宇宙最适合他的书。

    它是什么?它其实讲解的,就是唐凌从出生起就伴随着的能力——精准本能!

    通过它,唐凌才了解到——精准本能真正的名字,根本就不叫精准本能,而叫‘灵眼’!

    字面意思就是灵魂的双眼。

    这双眼睛是真实之眼,洞悉之眼,透彻之眼,锤炼这灵眼到了高深处,它就会变得真正真实起来,开始洞悉一切,继而看透一切。

    就包括——任何的法则!

    看到这些讲解的时候,就算处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唐凌也是心跳震惊的,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个能力岂不是无解?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任何的天赋能力在他面前都是无用的,因为他的双眼可以破解其本质。

    如果自身能力够强,他完全可以复制任何能力,因为——看透了本质,而所有的本质不都是能量吗?

    ‘能量可以幻化万千,能量守其恒。’

    ‘所有法则,都是能量的演变。’

    ‘灵眼看透能量的伪装。’

    这几句话,就是对唐凌想法的印证!锻眼上清楚的记载。

    唐凌迫不及待的看下去,然后他震惊的发现,锻眼上所讲的修炼方式,竟然和黄老板教给他的雷同。

    不同的只是,在锻眼上,锤炼灵眼的方式更加的完整,而黄老板教给他的只是其中的部分。

    这一点发现,让唐凌陷入了沉思。

    从遇见苏啸叔以后,其实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吧?苏啸叔让他找零,阴差阳错却是黄老板在教导他,而且是往着正确的方向教导...

    这一切的安排,纯粹是巧合?唐凌是绝对不相信的。

    那安排的人,还能有谁?是...父,不,唐风吗?

    唐凌没有想太多,毕竟已经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紫月时代的一切都似乎与自己没有关系了。

    唐凌缺乏斗志,是因为他很满足就这样和彼岸在这个地方相守...

    他还没有开始锻眼的修炼,这修炼难度非常大,在这时空碎片中很难实现。

    但唐凌也知道,如果他想的话,在这里也并不是没有办法,结合荒岛岛主对这块时空碎片的猜测...其实,这里是最适合修炼的地方啊!

    “在想什么?”唐凌的沉默,让彼岸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没想什么,只是有些饿了,我们回去吃饭吧?今天晚上,说好要看一部电影的。”唐凌抛开了脑中纷纷扰扰的想法,回头对彼岸轻松的笑。

    “好吧。那走之前,你不看看你的蛋?”彼岸问了唐凌一句。

    “我..的蛋?”唐凌忽然觉得这句话,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彼岸是女孩子,不太能够理解唐凌为什么又害羞了。

    唐凌肯定不可能多说,他怕被打。

    一跃入水,唐凌潜入湖中,真的去看那个...蛋了,彼岸看着唐凌的背影,眼神忽而变得复杂了起来。

    有点点哀伤,有点点不舍,还有一些失落。

    实际上,这里的日子真的很好呢。

    **

    电影结束。

    一部据说在前文明也是非常受人欢迎的经典《约翰的救赎》,很好看。

    彼岸拉着唐凌兴奋的讨论了好久的剧情,这才在沙发上,沉沉的睡去了。

    唐凌靠着自己的手臂,看了很久彼岸的睡颜,这才放心了下来,将彼岸抱去了她的卧室,为她盖好了被子。

    不知道为什么,是留下的后遗症吧?唐凌总是有些害怕彼岸沉睡,他必须看着彼岸睡得安稳,呼吸平稳才能完全的放心。

    他甚至养成了一个习惯,每一天醒来,首先要冲进彼岸的卧室,确定彼岸安好。

    他怕一醒来,彼岸就不见了,一切都只是梦。

    彼岸后来似乎知道了唐凌的这点心思,每一次都会提前起床,披着衣服在床上看书,等到唐凌冲进来,给他一个安心的笑容。

    夜,变得安静了下来。

    唐凌没有离开彼岸的房间,而是从随身的袋子里,掏出了工具和材料,开始继续的完成那朵四色绒英。

    既然彼岸已经没事了,既然他又庆幸的获得了悠长的岁月,那么这一朵四色绒英一定要是精品。

    现在的唐凌贮备丰富,身上既有超合金,还有超阶凶兽的骨头,另外还有相关的书籍,在梦之域他可是兑换了阵法一类的书籍。

    他要为彼岸做一朵独一无二的四色绒英,要能保护彼岸,要能让彼岸随时戴在身上,都能增加她的美丽...

    他要倾尽毕生所学。

    唐凌无比认真的雕琢着,时不时的会转头看一眼彼岸,彼岸睡得很安心,四肢都舒展开来,挂在脖子上的那颗珠子也滚落到了一旁。

    看着那颗珠子,唐凌心里顿时充满了感激之意,那就是彼岸能够死里逃生的关键。

    这颗珠子来自于乌鳢珠,唐凌惊人的记忆力不会出错,在那一天混乱的海战中,彩舞珠捞起了还未死去的乌鳢珠,就是将这颗珠子塞入了他的口中,然后乌鳢珠才恢复了过来。

    之前,唐凌没有在意这颗珠子。

    第一是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唐凌也没有注意到那么多细节,珠子究竟是回到了彩舞珠那里,还是被乌鳢珠收起来了,唐凌不清楚。

    第二是因为人鱼族的东西,对人类是否有效?再来,这颗珠子究竟是刺激的作用,还是恢复的作用,唐凌也不能确定。

    最后则是因为,唐凌觉得海神之泪就是最好的恢复物品,那颗珠子能和海神之泪相比?

    唐凌毕竟不是神,他只是一个聪明的近乎于妖的少年罢了。

    “看来,一个善念...”唐凌没有说下去了,他始终还是没有办法去相信一些不能确定的虚幻的东西。

    即便,这一次的死里逃生,的确和他临时起意的善念有着莫大的关系。

    他想要乌鳢珠死后能得到一个安息之地,结果乌鳢珠却‘回报’了他这颗生命之珠。

    似是感谢唐凌的善良,又似是抱歉,被爱情蒙蔽了双眼的他,将唐凌和彼岸逼到了这般地步。

    有些事情,真的解释不清。

    唐凌起身,将滚落到一旁的珠子又重新放进彼岸的睡衣里,他不能放心这颗珠子远离彼岸一点点,哪怕只是一点点。

    他永远都记得,在那一刻昏暗的夜里,他转身发现彼岸开始好转时的惊喜。

    他开始疯狂的寻找原因,最终在乌鳢珠掉落的那一堆杂物中,确定了是这颗珠子时的心情。

    这让唐凌对一切,又有了一些注定的感觉!因为那颗珠子刚好滚落在彼岸的床边,是所有杂物离彼岸最近的一个。

    如果远一些,还有没有效果?唐凌记得,彩舞珠那个时候可是把珠子塞入了乌鳢珠的口中...

    唐凌也想试这样,但好转的彼岸,似乎可以表达一点点自己微末的意志,她有些抗拒。

    于是,唐凌就做了一条项链,将珠子挂在了彼岸的胸口。

    这是有效的!非常有效!唐凌理智的判断,让他抓住了这唯一的机会。

    自从珠子挂上去以后,彼岸就一天好似一天,慢慢的,能够吃一下带能量的食物了,慢慢的,会睁开眼睛,会动一动四肢,虽然意识还没有清醒...

    唐凌很怕彼岸昏迷了太久,大脑机能受到损害,没有想到这颗神奇的珠子,又或者是营养一直在补充着的原因,而且是来自紫月时代的纯净能量,彼岸恢复的非常好,身体甚至比昏迷之前还要好...

    唐凌感激这一切,而不管如何,他对于善...这个在紫月时代很陌生的字眼,也有了新的认识。

    珠子被放了回去,唐凌却愣了好久。

    彼岸睡衣胸口前的雪白,放珠子进去时,那种心跳...没有办法,到底也是一个正常而热血的少年。

    只是...有的事情,唐凌有自己的坚持,不应该是现在吧。或许,彼岸...

    彼岸会想这样的事情吗?唐凌吞了一口唾沫,干脆的收拾好一切,走出了屋子。

    院外,星光灿烂。

    这个时候的安静,让唐凌终于可以沉下心来想一些事情了,就比如说关于进阶,关于这一块时空碎片。

    幸存者的日记,他和彼岸一起看完了。

    实际上,这个幸存者坚持了一年半的时间,终于还是崩溃了。

    他选择了用一个他发现的秘密,最终让自己结束。

    在最后一篇日记里,他写到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不过,从现在这里的一切来看,他成功了,他所发现的那个秘密是真的。

    ‘叮’的一声,唐凌点燃了手中的打火机,这是幸存者留下的一个很有趣的打火机,开盖时‘叮’的一声,让唐凌觉得很好听。

    如果真的能出去,就带上它吧。

    唐凌望着打火机的火焰发呆,过了好几秒,才点燃了手中的香烟。

    这个秘密是什么呢?说出来也是远远超出了人类认知的,不管是前文明的人,还是紫月时代的人。

    那就是这个地方,在每年的最后一天,会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将一切还原。

    这是唐凌能想出来的,最简短直接的解释了。

    如果要让它变得容易理解一些,那把这块时空碎片就像是一个效果很强的冰箱,‘冻’住了这里的一切。

    也就是说,这里的一切只能在一年的时光中循环,一年以后,一切又会恢复原样。

    这很难理解,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唯一能够避开那一股力量的,就是在那个山头,所以那个山头的时间和山头以外的时间是错开的。

    山头那一小片空间,是正常的时间规则,或者说是以前这个地方原本的正常时间。

    山头以外,则是以‘一年’为单位的时间,一年过后,一切归零。

    这个归零也是常人无法理解的归零,举一个简单例子,就像唐凌曾经在超市里拿走了五包香烟,在那股力量过后,那五包香烟就会整整齐齐的再次出现在那里!

    这是违背最基础的物理理论的,时空法则的错乱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唐凌也无法解释。

    永动机?取之不竭?绝对不是这样解释的!

    按照荒岛岛主的说法,这只是时光回溯的力量,人在这片空间和在梦之域有些类似,却又不完全相同,并非真实确实的存在。

    这话很难理解,至少唐凌是理解不了。

    在他的理解之中,只知道在这片时光碎片中,唯一适用于他和彼岸的‘真实’之地,只有那一小片山头,出于的希望也在那里。

    这里并不是可以长久的呆下去的,没有什么东西会成为永恒。

    时光回溯的力量也是有限的,当它耗尽的那一天,便是这块时空碎片崩塌的时候。

    虽然就连荒岛岛主也判断不出究竟何时崩塌?毕竟它是在一股巨大的时空能量之河当中...

    大有可能,唐凌耗尽一生,这里也不会崩塌。

    唐凌沉思着,几只萤火虫在唐凌不远处的草丛中飞舞,然后飞到了唐凌的面前。

    在这里,唯一能存在的生命是昆虫。

    不要说唐凌,就连荒岛岛主也没有猜测出原因...不过,在这样寂寞的地方,唐凌很珍惜这些虫子,生命的气息是宝贵的。

    看了一会儿萤火虫,唐凌又开始回想彼岸的话。

    没有触动?完全不牵挂?那是假的。

    如果这些不足以成为唐凌想要出去的动力,那么来自于内心深处的一种,唐凌也说不出的急迫感,却越来越清晰。

    它似乎要呐喊出声了,但是究竟是会喊什么呢?

    唐凌摊开四肢,仰头看着闪烁的星空,那些事多少亿年前的星星呢?被投影在了这片时空碎片中。

    而他和彼岸,究竟是在这里安静的老死,消逝?还是成为能够在漫长时空中,有自己光芒的星星?

    彼岸怎么想?她有着不输给自己的强大天赋!她绝对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她或许也想要光芒?

    唐凌觉得下午彼岸的话,或许是一个答案。

    他掐灭了香烟,决定了,明天就进阶成为紫月战士。

    彼岸也是,她的累积也足够了。

    按照荒岛岛主的说法,在这时空碎片中,有一个外面的世界绝对没有的巨大优势——就是时空法则。

    选择在那个山头进阶,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

    是这样的吗?唐凌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不知道为什么,在决定了要出去了以后,内心深处那个隐秘的小火苗‘忽’的一声就燃烧了起来。

    他由衷的感觉到快乐,然后他忍不住就笑了。

    彼岸其实没有睡着,在唐凌离开以后,她就睁开了眼睛,透过她所在卧室的巨大窗户,她刚好能够看见唐凌坐在院子里的侧影。

    她看着唐凌点烟,看着唐凌沉默,看着唐凌皱眉思考,然后看着唐凌伸了一个懒腰,侧颜的微笑。

    最重要的,即便隔着距离,即便只是一个侧颜,她也能看见唐凌的眼中有光。

    她其实...明白,就算没有任何原因,唐凌也不是那种能被束缚的人,把他困在这里,实在太可怜。

    唐凌是那种要升上天空,潜入深海的,华夏传说中的龙,他要自由的翱翔,他注定在这个时代会留下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

    没有谁,就算是自己能成为阻止他的理由。

    就算能够阻止,绑住他在这里,自私的让他陪着自己过完一生,却也是扼杀了他内心最深处的渴望,拿走了他最闪光的一半生命。

    彼岸不会这样做,她都明白的,唐凌看似被动,在内心深处有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主动,也可以称之为野心。

    “其实...我什么都想起来了,哥哥...”彼岸微微伸出手,手的影子轻轻的放在唐凌侧影的背后,似在支撑着唐凌。

    怪不得一见就悲伤,一思就依恋,儿时的相依为命,耳鬓厮磨就算是记忆被扼杀,在灵魂深处的情感又怎么可能被扼杀?

    爱上唐凌不是理所应当吗?自小他就是自己的英雄,最崇拜的身影,最有安全感的怀抱都是他给的。

    哥哥什么的...彼岸从未在意,反正没有血缘关系,哪里会有负担?这一点,彼岸和唐凌倒像是真的兄妹,别人的目光与自己何干?不损害别人,却也绝对不会为难自己,这就是态度。

    倒是庆幸,从小可以和他一起这样长大,感觉他的生命自己没有错过多少时光呢...

    彼岸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她忽然想起了儿时的一件往事,以后也绝对会拿出来问一问唐凌,那个时候的他是认真的吗?

    彼岸的眼神有些模糊了。

    她仿佛看见了儿时的聚居地,看见了那矮小的荆棘丛,风吹过的草丛,还有那小丘坡那浓重却又迷人的一片紫。

    已经忘了是为什么而哭泣了?只记得唐凌蹲在自己身旁,用一块肉食,和几朵小野花哄自己的笨拙。

    抽噎着趴在他的怀里,终于还是被他哄好,笑得很开心,奖励一般的说:“哥哥,我长大了,要和你结婚。”

    “哥哥和妹妹是不能结婚的。”唐凌揉她的头发,将她抱起,准备回家。

    彼岸撇嘴,又开始哭泣:“我就要和哥哥结婚,我就要...”

    唐凌有些手足无措,怎么安慰都不行,最后只能拍着彼岸的背:“好,结婚吧,反正...反正我都是叔叔婶婶收养的,我们也不是有血缘关系。”

    彼岸在床上,用被子捂着嘴,笑得很。

    这个傻子,为什么在那个时候就那么认真?如果没有记错,自己那个时候就只有四岁?他和自己说没有血缘关系?他是认真的?

    彼岸的眼中有光。

    手指摆动,开始不自觉的抚摸着唐凌侧影的脸颊。

    “我可是记得你最后的话哦,傻子...”彼岸忍不住自言自语。

    那最后的对话是什么呢?

    “哥哥,什么是没有血缘关系?”

    “就是说,我们不是一个爸爸妈妈生的,但我还是你的哥哥。”

    “哦,那这样就可以嫁给你吗?”

    “应该?没有问题?”

    “那哥哥,你说话要算话,不许骗我。”

    “嗯,不骗你。”

    “我们拉钩。”

    “拉钩...”彼岸勾动着自己的手指,似乎还能记得那一天拉钩时,唐凌大拇指盖上来的温度。

    抬头,唐凌却不见了,倒是门外响起了唐凌的脚步声。

    彼岸赶紧拉过被子,躺好,装睡。

    唐凌走进屋中,诧异的觉得彼岸的呼吸有些急促,毕竟一切都逃不过精准本能。

    彼岸又有什么问题了吗?唐凌几乎不加思考的冲了过去,趴在了彼岸上方,摸摸她的心跳,仔细的感受彼岸的生命力是不是又在流逝...

    生命力没有流逝!可是,心跳怎么那么快?

    唐凌在上方久久的凝视着彼岸,彼岸的脸开始快速的泛红,唐凌全身发烫,几乎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静默的十几秒后,唐凌的心跳也快到临界点了,他低吼了一声,才从彼岸的床上离开。

    “彼岸,我决定了。我明天就进阶,你也要,你也是,知道吗?”唐凌故作淡然。

    彼岸忽然觉得无比的气恼,坐起来:“你进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吗?”

    “不然呢?”唐凌想不出来自己还应该说什么?难道彼岸装睡,是为了有什么话对自己说吗?

    “没有,我困了,想要睡觉。”彼岸躺了下来,但实在很生气,干脆抓起了枕头,直接砸向了唐凌。

    唐凌肯定可以躲过去,但他没有想过要躲,被砸的莫名其妙,但又不太敢惹彼岸,只能嘀嘀咕咕的走了。

    关门,在门边唐凌露出了一丝微笑,不管未来如何,在什么地方,总是有彼岸在,不是吗?

    “傻的。”与此同时,彼岸也轻轻的笑了。

    **

    岁月的静好,在唐凌经过了巨大的折磨,成长以后,终于像被老天爷怜惜了一般,赐予了唐凌。

    唐凌在那块时空碎片中,到现在为止,已经呆了217天。

    可是那里的时空法则是混乱的,在紫月时代的正常时空中,距离唐凌失踪已经过去了两年还多一些。

    这从本质意义上来说,对唐凌是不公的。

    就像同为一个起跑点的天才,别人无端比他多了一半还多的时间。

    而偏偏这一批天才,是紫月时代以后,人类出现的最强一批,且数量也超过以往任何的时候。

    他们注定耀眼。

    唐凌这个名字,如同划过的流星,即便划过天空的时候再灿烂,不能停留,就终将被遗忘。

    现在,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记得唐凌的人还有多少呢?

    风雪中,韩星抓起了一把地上的雪,顾不得有没有污染,就塞入了口中。

    钢铁血城之外,也被称之为塞外。

    在这里任何的存在都充满了未知性,任何的生物都不容小觑,而任何一点点细节,都可能成为致命的存在。

    可为了活下去,为了完成一个军人该要完成的任务,有时又不能不在极限的环境下,做出种种危险的选择,就像现在吞下的这口雪,如果不吞,就会被渴死。

    一口冰凉的雪化为了水,被吞咽了下去,韩星感觉干渴的身体似乎好了一些,连带着感知精神都再次能够集中起来。

    他带着小队在这里埋伏了三天,只为了等待地下城的一支小队,传闻中这支小队身上有着对人类至关重要的情报。

    消灭这支小队,俘虏小队的重要人物,截取情报,这功劳必须拿下。

    韩星静静的趴在雪中,悄悄的捏紧了拳头,他这次行动其实是秘密行动,既没有上方的指令,还违背了原本的任务。

    但是必须这样选择,在钢铁血城的日子,不,应该是在两年多的时光中,韩星的内心一直都憋着一股巨大的无名火。

    而并非单单他一人,就是他这支小队,所有的十二名队员,心中也充斥着无名火。

    世界改变很大,如今的世界格局已经远不是当初的那个世界格局。

    十大安全城势力没落了。

    因为传言十大安全城的城主其实都已经失踪了,很大可能是他们集体去寻找一处秘地,然后已经身死了。

    十大势力当然极力否认这个传闻,甚至十大势力中的翰皇还连同另外三大势力的人现身了一次。

    可这个传闻依旧没有办法打破,在紫月时代想要伪装一个人,也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

    唯一能辨伪存真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强势的出手。

    这十大城主,无论是谁出手,都不是他人可以模仿的,他们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一个不可能被模仿的程度,都带着强烈的个人特色。

    再则,能模仿他们的人又是什么地位?可能出来模仿吗?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星辰议会在这个时候不可能安静,开始挑动着一些新兴势力出手,不停的试探十大安全城的底线。

    在紫月时代,从来不怕德不配位,怕得只有实力不配位,既然十大安全城的顶梁柱都不在,他们所拥有的自然要分出来一部分。

    战乱,又开始了,尽管只是小规模的局部战乱。

    这是一场势力的新旧交替,是历史不可违抗的规律,这就是星辰议会放出来的原话。

    想到这里,韩星低声的‘呸’了一声,他对星辰议会从来就没有什么好印象,这种挑动战乱,还堂而皇之的用历史来掩饰的话还是骗骗傻子吧。

    两年多,已经经历了太多事情的韩星,甚至开始怀疑是大城主失踪这件事情,怕也是星辰议会放出来的消息?

    但客气的是,面对挑衅,一向强势的十大安全城,甚至是正京城都采取了忍耐的态度。

    真的让那些被挑动的新兴势力占到了不少的便宜。

    这也就让猜测的人更加坐实了自己的怀疑,于是一步步得寸进尺,更加的咄咄逼人。

    但十大安全城虽然在城主这件事情上,态度让人猜测不透,但其地位也注定了,他们不是什么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就算最坏的可能是真的,城主已经消失,可多年的累积,培养的这些人才天才呢?

    所以,到了一定的地步,十大安全城就准备开始反击。

    得到好处的新兴势力已经停不下来了,被拱到了台前,撕破了脸,就注定回不到过去。

    双方开始交战,战争的程度从一开始的小规模纷争,到区域战争,到最后竟然有全面开战的趋势!

    如果是这样,钢铁血城之后也不再安全,这绝对是一场最大的战争,规模大过了当初龙军和星辰议会的战斗。

    在这个时候,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钢铁血城出手了。

第七百一十四章 两个世界(第2/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