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两个世界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浓重的秋意笼罩了唐凌的内心二十七天。

    从山上下来,转瞬,既入冬。

    其实冬季很好,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代表着一个轮回的结束,唐凌有些累了,内心充满了完结感。

    这并非他不坚强,只是他还没有坚强到在如此孤独的世界,每天都看着心爱的人一点一点衰弱下去,再坦然的迎接她的死亡。

    这种痛苦,甚至大过失去婆婆和妹妹的那一晚,唐凌无法再承受第二次。

    眼神空洞,脚步也有些飘忽,唐凌直接回到了屋中。

    他做不了别的事情,在这个时候只能守在彼岸的身旁,最后的时间软弱一些,也不算有错。

    唐凌的手指停在了某张歌碟上,他抽出了这张被称之为CD的东西,放入了搬到彼岸房间的音响当中。

    略微有些哀伤的前奏响起,很好,至少掩盖住了彼岸一声弱于一声,间隔一次长于一次的呼吸声。

    唐凌坐在了彼岸床边,摊开日记本。

    【第二十八天,雨】

    我带着她来了,然后她沉睡在了这一天,我被绝望所吞没。一切结束。

    接着,唐凌扔下了手中的笔,合上了日记本。

    这句话就是他和彼岸最后的痕迹,前提是如果有后来者的话。

    窗帘不知疲惫的,依旧飘动着。

    窗外是蒙蒙的细雨,从唐凌下山后,就一直飘到现在,带来了一阵让人猝不及防的寒意,也让唐凌的头发和衣衫都带着潮意。

    可谁还会在乎这些?

    岸边的树茂盛,似夏,远处湖面漂浮的些许黄叶,似秋。拉过彼岸的手,唐凌低头沉静的模样,似冬。

    这就是最后了吧。

    歌声在这个时候,来回的在房间中回荡:

    “如果伤感比快乐更深,

    但愿我一样伴你行。

    当抬头迎面总有密云,

    只要认得你再没有遗憾。”

    唐凌点上一支烟,似乎回到了黑暗之港初识的那个夜晚,在那一刻,他掀开了她的面纱....

    “如果苦笑比眼泪更真,

    但愿笑声像一滴滴吻。

    如明日好景忽远忽近,

    仍愿抱着这份情没疑问。”

    烟雾升腾中,唐凌眯起了眼睛,他此时好像又站在了黑暗之港沿海那条美丽的路上,彼岸和他擦肩而过,发丝划过他的脸...

    但下一瞬,她又出现了,出现在他和唐龙的生死擂台,当他睁开双眼时,嘴角是彼岸的唇上的温度...

    “任面前时代再低气温,

    多么的庆幸长夜无需一个人。

    任未来存在哪个可能,

    和你亦是最后那对变更。

    唯愿在剩余光线面前,

    留下两眼为见你一面。

    仍然能相拥才不怕骤变,

    但怕思念。

    唯愿会及时拥抱入眠,

    留住这世上最暖一面。

    茫茫人海取暖度过,

    最冷一天。”

    ‘嘭’,唐凌叼着烟,头轻轻的靠在了墙边,一直以为回忆不多,只是情深。

    原来回忆也不少,纷纷扰扰在心中,不是悲伤,只是恍惚。恍惚到所有的回忆竟然开始交错。

    一会儿仿佛是回到了年少时,和姗姗相依为命的时光,她在自己的背上,在自己的怀中,蹭着自己的耳鬓,喊着‘哥哥’,一会儿又是彼岸看着自己的眼眸,眼中尽是爱慕依恋,温柔而浅淡的笑着...

    在这个时候,唐凌的思维有些混乱,只是觉得一生不长,其实一直都在和彼岸交错,从儿时,到此时,青梅竹马,乱世相依,生死与共。

    “任面前时代再低气温,多么的庆幸长夜无需一个人。”唐凌的眼眶有些胀痛,但是没有眼泪,他终于低和着歌声,终于还是趴在了彼岸的身边,就像来这里的第一夜,将头埋在了彼岸的发颈间。

    只是那一夜,彼岸的身体还那么温暖,到了这个时候,冰凉到让人绝望。

    唐凌闭上眼,泪水安静的流,压抑已久的悲伤让他忽然就喘不过气,只能握紧彼岸的手,等待着最后的一刻...

    尽管歌声在不停的回荡,一切却有一种沉到最底的死寂感。

    唐凌昏昏沉沉,恍恍惚惚,似乎又看见了梦中的画面。

    “不,哥哥,你骗我。”姗姗转头,苍白的小脸,一步一步的后退,手中是那一朵虚假的四色绒英。

    “它们,飞不了多远。它们太弱小了,就像我...”姗姗凄凉的笑了:“只能永远的留在聚居地吧?”

    狂风袭来,一下子卷起了姗姗小小的身体。

    “不!”无论梦到过一百次,上千次,唐凌永远不能接受这样的画面,他伸出了手,想要抓住姗姗。

    在风中,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他,他抬头,看见了彼岸,她身上穿着姗姗的衣服,就像姗姗被风吹了回来,瞬间长大。

    她的目光温暖,带着对自己深深的依恋和爱慕。

    “唐凌...”她笑着喊着唐凌的名字,然后落地,轻轻拥抱唐凌,蹭着唐凌的耳鬓:“哥哥...”

    唐凌微微愣住,然后猛地用力抱紧。

    “哥哥,你要送我一朵真的四色绒英吗?这样的四色绒英,会飞得很远吗?”彼岸靠在了唐凌的肩头。

    “我...”唐凌想起来了,他的确一直在雕琢一朵四色绒英,只是到现在都没有完成。

    他永远都有做不完的事情,一场又一场的战斗。

    他忽然就想起了曾经幸存者日记里的那一句话‘我才发现我原来都没有和你一起淋过雨,而如果没有这场绝望,在我有生之年又会不会想起来和你做这样一件事情呢?’

    而自己不是一样,为什么到最后也没有送出那一件礼物?!

    唐凌松开彼岸,他开始有些慌乱的寻找,想要找到那一朵未完成的四色绒英。

    可是怎么找,就是找不到。

    唐凌心中充斥着后悔,悲伤,难过...然后他猛地惊醒了。

    房间中歌声还在回荡,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停了,夕阳的暖色光芒淡淡的洒落在房间之中。

    竟然,睡着了?

    唐凌摇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但下一刻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刚才在梦中....是不是彼岸在和自己道别?

    此时的唐凌无比敏感,他坐了起来,手有些颤抖的放在了彼岸的鼻端。

    非常非常微弱的呼吸,可彼岸还活着!

    ‘呼’,唐凌大喘息了几下,心情微微放松,却瞬间又沉重了起来,那一刻始终会来,即便不是现在...

    可是!

    唐凌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拿出了星隐定维刃,他要找那一朵四色绒英,这件东西一直很重要,唐凌都是随身带着的,它就在空间之中。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唐凌打开了自己的空间,但是下一刻,唐凌却愣住了。

    他的空间被塞的满满当当,在之前因为接了很多来自荒岛的杂物,土啊,树啊什么的,而在边缘处,还有乌鳢珠的尸体。

    **

    安葬他吧。

    唐凌无法对他提起恨意,若将他对那个星辰议会的女人的爱,类比成自己对彼岸的爱意,是的确无法提起恨意。

    倒是因为自己和彼岸也要面对死亡了,复杂的心情让唐凌决定完成安葬乌鳢珠这件事情。

    将乌鳢珠的尸体从空间中拿了出来,而在这一刻发生了一件小小的诡异事情。

    在乌鳢珠尸体从空间出来的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爆裂开来,各种杂物散落了一地。

    唐凌此时的心情已经很难有什么别的情绪,但聪明如他,就算不刻意去思考,也很快明白了原因。

    乌鳢珠身上应该是有一件同星隐定维刃同样的存储类物品,但应该不如星隐定维刃那么高级,直接开辟了一片异空间。

    乌鳢珠已经死了,那件物品不管是没有了乌鳢珠的能量支撑也好,精神力支持也罢,反正终于失去了效果,爆裂开来,所以里面的一切物品也散落了开来。

    彼岸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埋葬乌鳢珠已经是一件耽误时间的事情,唐凌也顾不上收拾这些零散的物品。

    湖边。

    不到一分钟,唐凌已经挖好了一个坑洞,一根被掏空的树勉强算作是棺材,唐凌将乌鳢珠放了进去。

    然后站在一旁点上了一支烟。

    反正这里的风景是很好的,安静的留在时空乱流中的一块时空碎片里,湖风树影下长眠,想必乌鳢珠也不会反对。

    事实上,唐凌也选好了自己和彼岸最后要安眠的地方,就是那个山头。

    如果要问为什么?答案其实也简单,湖光山色虽然很美,但唐凌敏感的察觉到那个和周围格格不入的,像是已经入冬的山头,才保留着最真实的时间规则?

    唐凌想要和彼岸一起,接近真实一点。

    叼着烟,唐凌开始用土掩埋乌鳢珠,速度很快,因为彼岸还在等着他。

    这放在前文明如同超人一般的力量,干这些琐事倒也挺快,算不算是一件好消息?

    很快,一个显得有些寂寞的小小土包就垒起在了湖岸边,唐凌静默的在这里站了五秒钟...

    就算是最后的送别吧。

    接下来的时间,唐凌手中握着一个整理好的小袋子,他想要守在彼岸身边将这种四色绒英完成。

    如果在完成之前,彼岸就彻底沉睡过去了,那也要完成,这朵四色绒英应该和自己一起陪着彼岸。

    在唐凌身后不远处,那个能量罩摇晃的频率很快,就算是看一眼都能感受到其焦躁的情绪....或许,是知道了唐凌也将赴死?

    唐凌带着抱歉的微笑看了一眼那能量罩,抱歉的笑,是因为承诺可能无法继续了啊。

    **

    回到屋中,夕阳已经快要散去。

    属于夜的墨蓝开始在天际晕染开来,没有关掉的歌声还在继续,唐凌站在房间的门口,却忽然失去了推开门进去的勇气。

    或者,自己不该安葬乌鳢珠?应该一直守在彼岸的身旁?在这样的时候,怎么能让这种事情打扰自己和彼岸?

    可是...偏偏就是这样的时候,人会变得脆弱,且开始充满了幻想。

    就像唐凌会幻想,前文明所描述的死后世界,按照前文明的说法,生前只有足够善良,在死后才能相对幸福。

    他想要做一件善良的事情,用来祝福自己和彼岸,在死后能够有一些幸福。

    手轻轻的放在了门把手上,唐凌几乎用了生平最大的勇气推开了彼岸所在卧室的门。

    会不会已经听不见彼岸的呼吸?

    会不会彼岸就在自己离开的这一会儿,就...

    唐凌就像一个小男孩儿,一想到就忍不住想要哭泣,他无助的站在已经显得有些漆黑的房间中,垂着头,就像在等待着审判...

    ‘嘶’,轻轻的吸气声响起,似乎比之前还有力一些...

    ‘呼’,接着呼气的声音又传来,间隔的节奏似乎比之前要短一些,不像之前每一次呼气,都像在散掉自己的生命力...

    唐凌猛地抬头,眼中闪动着难以置信的光芒。

    他不敢动,他怕自己已经难过到出现幻觉,一走动这呼吸声就会消失,这美好的幻觉就会破灭。

    于是,唐凌就这样站在幽暗之中,夕阳最后的光芒撒落在他的侧影,形成了一个满是畏惧害怕,又充满了小心的剪影。

    呼吸声依旧还在唐凌的耳畔响着,一声比一声有力,一声比一声接近正常的节奏,唐凌情不自禁的开始笑,这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首最美妙的天籁。

    这不是幻觉吧?这应该...不是幻觉吧?!

    唐凌不敢看床上躺着的彼岸,而是猛地冲到了音响面前,关掉了音乐!

    没有了音乐的声音,呼吸声更加明显了,这不是...真的不是幻觉!

    是发生了什么?让彼岸好像好转了?还是最后的‘回光返照’?唐凌不太清楚是否真的有回光返照存在,只是最近都在看前文明的书,描述过这样的现象...

    唐凌不敢转身,乍喜又悲,患得患失的心情,让他背对着彼岸,手放在音响的两旁,眼中不停的滴落着泪水。

    他很害怕,就是害怕!就算面对着生死,也从未怕过的唐凌,在这一次面对着生死,怕的到现在都没有转身的勇气。

    彼岸的呼吸声还在继续。

    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回光返照会进行多久?唐凌心中没有什么概念。

    可这呼吸已经开始有力,已经接近正常,唐凌却是听得出来的。

    唐凌屡屡创造着奇迹,却并不是一个相信奇迹的人,因为他知道在奇迹的背后,是有着诸多的算计,布局,不顾生死的战斗,还要加上...一些运气。

    彼岸不可能无端的好转,可事实为什么会如此?抛开回光返照这种不能确定的事情,到底会是因为什么?

    经过了大概七八分钟的心态调整,唐凌终于能稍许正常的开始思考一些问题了。

    他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深呼吸了好几次,然后走到门口,一下子摁亮了房间中的灯,然后捏紧了拳头,咬紧了牙齿,再一次鼓足了所有的勇气望向了彼岸。

    昏黄的灯光下,彼岸睡得很安稳,那有力的呼吸的确就是她的呼吸声,而她之前苍白到近乎透明的脸色也已经好转了一些,尽管依旧是苍白的,但唇上莫名的多了一些血色。

    唐凌的视力一向是出色的,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难以置信,他竟然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生怕是错觉。

    他又小心翼翼的走近彼岸,靠了过去,鼻尖距离彼岸不到五厘米的近距离观察着...

    呼吸声,没有错。

    脸色变得好了一些,没有错。

    手轻轻的触碰着彼岸的脸颊,微微恢复了一些温度,没有错。

    重要的是,唐凌现在的精神力已经恢复到了一定的水平,他察觉到了,彼岸的生命力没有再流逝了...

    没有!再流逝了!

    唐凌沉默的看着,看着...忽然支撑着身体的手臂一软,一下子从床上滚落了下来。

    唐凌抬起手臂,捂着眼睛,想要笑,却忍不住一个人躺在地板上,开始大声的哭起来。

    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那么放肆的哭过吧?但没有关系!真的没有关系...因为彼岸她没死,彼岸要活过来了!

    没有人知道这孤寂的二十几天,是要靠着多大的坚强才能走到这最后的时刻。

    唐凌觉得自己的内心已经在二十几天磨砺的,再不似当初。

    唐凌认为自己在这二十几天,走过了最漫长的成长,这一刻他才成熟了。

    他的身上多了一些不一样的光芒,对生命或许更加柔软温暖了一些,对生死看得更加通透沧桑了一些,而对在他人生的色彩之中,则多了大片的灰色,再没有那么黑白分明。

    灰色,也很好。

    实际上,灰色是温暖的颜色,不是吗?

    唐凌在这些日子里想念人群,于是他开始隐约的触摸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想要的方向。

    唐凌在这些日子受着爱人生死的折磨,他开始敬畏生命。

    唐凌在这块时空碎片中,接受了一次最大的磨砺,最有意义的磨砺。

    **

    “给。”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唐凌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从藤上摘了一颗西红柿,扔给了彼岸。

    红彤彤的西红柿在阳光下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彼岸笑着接过,在布裙上随便擦了擦,便咬了一口。

    很甜,还有些许的果酸味,这美好的滋味让彼岸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又咬了一口。

    “好吃吗?”唐凌嘴上也叼着一颗西红柿,蹲在了彼岸的身旁。

    “嗯。”彼岸点头,伸手摸了摸唐凌的头发,就像在抚摸一只大狗。

    “我种出来的,一定不会差。”唐凌大口的吃着西红柿,不忘顺手给彼岸擦一擦嘴角流下的汁液。

    不过唐凌那狼吞虎咽的吃相,手上早就都是西红柿的汁水,越擦把彼岸的脸就弄得越脏。

    “你故意的?”彼岸挑眉。

    唐凌一口吞咽下了口中的西红柿,转头很无辜的问道:“故意什么?”

    看着彼岸的花脸,眼中却是隐忍不住的笑意。

    “哦,没什么。”彼岸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好像相信了唐凌,但是下一秒却把手中剩下的西红柿都抹在了唐凌的脸上。

    “你这是浪费食物!”唐凌义正辞严的指责彼岸。

    彼岸却突然靠近了唐凌,伸出舌头在唐凌的脸颊舔了一下,然后在唐凌的耳边小声问道:“这样,还浪费吗?”

    彼岸的呼吸就这样炙热的环绕在唐凌的耳畔,唐凌脸红的要命,低头,又是那样羞涩的模样。

    却又忽然猛地抬头,捧住彼岸的脸,吻在了她的嘴角。

    这一次是彼岸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唐凌骨子里又闷又羞涩,这样的大胆倒是第一次呢。

    还没等彼岸回过头,唐凌已经跑开了,装模作样的在地里又收起了西红柿。

    “喂...”彼岸觉得又有些好笑,又有些可气。

    阳光下,唐凌转头对彼岸微笑:“是西红柿味儿的。”

    彼岸不说话了,单手托腮看着阳光下唐凌的笑容,这个少年很帅气呢,好喜欢他。

    唐凌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却又忍不住一再回头,一再的偷看彼岸,一再低头笑。

    **

    夏,黄昏。

    在清澈的湖水中,将手和脸洗干净,唐凌无奈的看着耍赖的彼岸,却又仔细的帮彼岸也擦干净了脸和手,然后牵着彼岸的手,踩在岸边清浅的湖水中,散步。

    风,轻轻的吹着唐凌额前的头发,也吹着彼岸的发端,两人走在阳光中,就像一副画。

    大半年了。

    来到这块时空碎片中,眨眼就过去了大半年。

    时光流淌的很快,却又让人浑然不觉,偶尔翻书时,彼岸脑中总会出现一句诗‘春眠不觉晓’,这样的时光是不是就充斥着这样的味道呢?

    在这个地方,彼岸很安然。

    她永远也忘不了,她睁开双眼时,转头就看见唐凌温暖的笑容,在他身后是一扇巨大的窗户。

    窗外,春意盎然,湖光山色。

    是梦?或是已经进入了死亡的世界?

    彼岸有些不清楚,这种安静和幸福不会出现的吧?可是,唐凌却把她从床上一把抱了起来。

    “你的身体,现在没有问题了,相信我。”唐凌的语气坚定。

    “你早就该出来看一看了,我一个人寂寞了好久,等了你好久。”唐凌的语气开始有些委屈。

    彼岸完全弄不清状况,就被唐凌带到了屋前的院子,被小心的放在了一张柔软的单人椅中。

    而唐凌呢,整个人已经蹦到了院子里。

    “你看,这是我种的西红柿,知道吗?西红柿,前文明一种很好吃的,嗯,水果?这个不重要!”

    “你看,这是小白菜,这段日子,我常在院子里扯上两把,给你煮汤。”

    说到这里,唐凌望着彼岸:“要补充维生素的,知道吗?”

    “这是果树,我在别人家院子里偷来的,目测是苹果?”

    “这是...”

    唐凌不停的给彼岸介绍着,语气里带着炫耀,样子非常的兴奋,像是要把许久都没有说完的话,全部都说给彼岸听。

    彼岸一开始的神情是迷茫的,然后略微有些吃惊,最后就变成了甜美温柔的笑容,静静的看着唐凌。

    而唐凌在这个时候,又蹦了回来,看着彼岸:“我没有荒废时间,我厉害吗?”

    “厉害,原来当农夫也那么厉害呢。”彼岸笑。

    “你就是那么喜欢夸我。”唐凌有些不好意思的抓着后脑勺。

    彼岸在这个时候却一下子抱紧了唐凌:“我们在哪里?我是在做梦吗?还是...”

    唐凌脸上的笑容和羞涩一下子消失了,也反手抱紧了彼岸,声音变得平静了下来:“我们,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可能,回不去了。”

    “那很好。”彼岸闭上了眼睛。

    “嗯,很好。只是才来的时候,你一直昏迷着,差点就...”唐凌的双手力度加重,想起来那种感觉,如今的心还会抽痛。

    他抱得彼岸都有些疼痛,可是彼岸没有说话,她现在已经很清楚自己的情况,一切的情况。

    “我很害怕。”唐凌抬头,看着彼岸,眼眶忽然有些泛红。

    这样的唐凌,有些陌生呢?彼岸伸手,指间轻轻的触碰着唐凌的脸。

    唐凌笑:“不过,现在一切都好了。”

    “是的,一切都好了,我不死了。”彼岸忽然冲着唐凌,略带调皮的笑。

    “是啊,你不死了!”唐凌欢呼,再次一把抱起彼岸,忍不住转圈。

    很幸福,真的很幸福,像是从地狱来到了天堂。

    “我饿了。”

    “我给你做饭。”

    “唐凌这样的人,还会做饭啊?不是只会战斗吗?”

    “战斗也很厉害,我每天都有修炼,我比以前还厉害呢。”

    **

    ‘噗嗤’一声,彼岸忽然笑出了声,已经苏醒了三个多月,想起才醒来那一幕,却还历历在目。

    时光终究还是不觉啊,和唐凌在一起的日子...

    “你笑什么?”唐凌转头,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没笑什么啊,累了,我要休息。”阳光已经不是那么刺目,接近傍晚,已经变得柔和了起来。

    “你壮的就和一头母凶兽一样,这就累了?”唐凌扬眉,他说的是实话,彼岸恢复了生机以后,已经能够慢慢的吸收一些充满了能量的东西了。

    唐凌对彼岸不会吝啬,荒岛岛主留下的资源,加上他之前储备在空间内的资源,非常的充足。

    所以,彼岸每一天都过着比外面的那些顶级贵族还奢侈的日子,的确很强壮啊...

    不可能走那么一会儿就累了!

    彼岸简直无语,在唐凌脑中,估计男的,女的都是一样,都是哈士野猪,吃了就壮!

    至于撒娇什么的?那是什么外星语言,不理解。

    但彼岸是谁?是女王啊!她懒得和唐凌废话,干脆走到了唐凌的前面,强行的拉着唐凌,在一处斜斜的,伸到水面的树干上坐下了。

    唐凌反抗无效!

    湖水很清凉,湖风很舒缓,彼岸用脚拨弄着湖水,略微有些遗憾,在这湖里除了一个蛋,就没有别的生物了。

    那蛋是什么?是唐凌这个‘当妈’的,喂出来的蛋,说是一头超阶凶兽重生了,变成了一个蛋。

    好吧,唐凌既然这样说,那就这样吧。

    彼岸是相信的,反正不管世界和时代如何荒谬,只要唐凌是真的,就好了。

    看着彼岸拨弄湖水很好玩的样子,唐凌也开始拨弄,可惜他不懂掌握力道,一拨弄,立刻水花四溅。

    “停下。”彼岸转头,斜了一眼唐凌。

    “哦。”唐凌很听话。

    彼岸靠在了唐凌的肩头,唐凌则摸出了一支香烟点上,看着布满了夕阳的天空,他等待着星空的出现。

    在这里,能看见星星,总觉得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准备好了吗?”彼岸倚在唐凌的肩头,有些懒洋洋的问到。

    “什么准备好了吗?”唐凌根本就没在意的样子。

    “我是说,正式进阶为紫月战士。”彼岸看着远方,轻声的说道。

&

第七百一十四章 两个世界(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