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一处人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婉儿姐,好像男女要分开排队?”李月儿拉着一边的李婉儿,两个女人相互扶持着。她们本来就是近邻,逃难也算是全村都出来了。

    赵果看了一眼前面的人说道:“月儿你和婉儿姐去那边排队,我和马飞兄弟去这边。我们都是手艺人,按照榜单上的意思,我们月钱有五、六百文呢。”赵果是李月儿的男人,是一个实打实的铁匠。至于马飞则是同村的一个汉子,祖辈是木匠出身。为人虽然木讷了一点,但是手艺还是继承了父业。

    李月儿点头说道:“夫君你们那边人少要快一点……”虽然距离不远,可是她们是流民,本能的还是依靠男人。随着队伍的前进,李月儿也看到了前面的大人物。那是一个少年,身边还站着一个挺吓人的壮汉。

    李婉儿在前面,轮到她的时候女人有点紧张:“我……我叫李婉儿,我会织布很快的,我也认字……”她的男人被抓壮丁了,估摸着已经死了。现在逃到这里,女人急需一个稳定的局面。

    那文士点头记录了:“很好下一个……”

    李婉儿还想说什么,后面的人就已经过来了。这让她叹了一口气,可是这边立刻就有士兵喊道:“你们俩有手艺的这边来,登记好了就过来,是要粮食还是要钱。要粮食的话就去前面的马车那里会有人给你们称,要是要钱的话就去另一侧的马车。”

    两个女人根本就不想,直接就朝着粮食而去。这可是乱世要钱有什么用,黄橙橙的粟米才是真的。一个人两石多的粟米,这一石可是二十公斤左右。两石多就是将近五十公斤,可是两个女人生生的拖到了一边。原本麻木的脸色,此刻再辛苦也充满了笑颜。作为一个后世人,刘和根本不理解饿死是怎么一个感觉。是胃部火烧火燎,整个人看到吃的就眼红的样子,还是已经只剩下填饱肚子的感觉?

    两个女人死死的守在粮食旁边,只要有人靠近就会表现得有点紧张,远处的男人们却是一个人带着钱财一个人带着粮食过来了。两个男人明显分了一下,为的自然是接下来去代郡能置办一点东西。突然得到了这么多粮食,他们一伙人显得有点茫然不知所措。

    “夫君接下来我们要去代郡,这么多粮食咋办啊?”李月儿有点头疼了,刚才兴奋劲过后,她们才发现整个人都是懵圈的。百多公斤的粮食,这要是抗到代郡岂不是累死了?

    马飞指着原处的告示说道:“上面不是说了,三日后第一批前去代郡的人,自然有官府来进行安排。这些粮食到时候可以有官府帮着带去,一路上还有士兵保护,等去了还会安置住处和活计。”在榜单处就有一个士人,在那不停的念叨着。

    “这三天要去城外的校场,粮食可以寄存在官府哪里,官府会发进行登记。”站在哪里的文士简直要累死了,他已经说了很多遍也读了很多遍。可是更多的人还在过来询问。好在是旁边

第八章一处人家(第2/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