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镇里的长辈不是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云收回手臂,剧痛让他的右臂麻木,额头青筋乱窜,霎时间布满豆大的汗珠,疼得几乎昏死过去。

    “赢了?”他左手托着右臂,有些茫然。

    刚才那个危急关头,他按照仙剑斩杀神鳄的那一剑挥动手臂,没想到竟然真的将杨胜这个可怕的敌人斩杀。

    那仙剑是他双目失明的元凶,是他修炼鳄龙吟时的梦魇,没想到他久思成疾的情况下,竟然也不知不觉间模仿了这一剑的形态。

    他也没想到这一剑的威力这么强。

    “小云哥……”

    苏云听到声音,心中一喜:“不平,你还活着?”

    他正想走过去,双腿一软,险些跌倒。

    另一边,花狐拖着一条断腿向这边爬来,狸小凡靠在树下,抱着自己被打断的尾巴哽咽落泪。

    苏云又听到青丘月的咳嗽声,他终于露出笑容,无力的坐了下来。

    次日清晨,苏云、花狐、狸不凡等人出现在天门镇的药铺。

    天门镇还是一如既往的是阴天,不见太阳,但是在天门镇外却是艳阳高照,古怪得很。

    罗大娘经营镇子里唯一的药铺,她用布条把苏云的右臂悬吊在胸前,又用木板帮花狐固定了断腿,给了他一根拐棍拄着。

    “不会打架,还学人打架!”

    罗大娘捋直了狸小凡的断尾,用一根木棍固定住,把断尾绑好,冷笑道:“怎么没打死你们?”

    花狐、狸不凡等狐妖一脸惊恐的看着这尊鬼神,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苏云笑道:“大娘别吓唬他们,我们真的就差点被打死了。”

    罗大娘哼了一声,继续帮狐不平包扎,突然重重一勒:“不学好!”

    狐不平眼泪长流,正要痛呼出声,却被满脸惊恐的狐狸们捂住了嘴巴,只得呜呜几声表示抗议。

    终于,他们的伤被罗大娘处理了一遍,苏云松了口气,把罗大娘拉到角落里,悄声道:“大娘,我觉得曲伯不是人。”

    罗大娘吓了一跳,不动声色道:“小云,你瞎说什么?”

    苏云迟疑一下,没有说出自己在天门后的世界的见闻,道:“我只是有这个怀疑,曲伯可能已经死了。现在的曲伯,可能只是他的性灵而已。”

    罗大娘噗嗤笑出声来:“臭小子又胡思乱想。老曲能吃能喝,能蹦能跳,他怎么可能是鬼?别胡思乱想。这几天不要四处乱跑,免得又被人打残了。”

    苏云应了一声。

    花狐拄着拐棍,狸小凡屁股朝天竖着尾巴,狐不平和青丘月躺在担架上,在苏云的宅院里晒着太阳。

    整个天门镇都不见天日,但惟独苏云的院子里有阳光可以照下来。

    这是裘水镜的功劳。

    自从这位水镜先生来后,大笑一声,天门镇的天空中的阴霾便破了一块,只要是白天,但凡有太阳,便会有日光照下来,恰恰是照在苏云的宅院上。

    苏云坐在那里,思索道:“花二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们天门镇有古怪。”

 &

第十八章 镇里的长辈不是人(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