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野性张扬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海苍茫,渺渺无尽。白云苍狗,变化莫测。

    云海之中,一座座仙山高台漂浮在其中,空山寂寂,高台无声,不知仙人所踪。

    苏云目光四下搜寻,很是仔细。

    他的手却伸了出来,尝试着把这幅画摘下来,不料画轴好画卷仿佛烙印在空中,纹丝不动。

    他移动脚步,试图绕过去,不过这幅画却恰恰挡住了他的路,让他无法绕到曲伯的身边。

    这幅画,像是一堵墙横在那里。

    苏云皱眉,就在这时,他目光的余光看到了云层中有什么东西飞过,隐约间仿佛是一线流光。

    他的双眼又开始隐隐作疼。

    “没错,是那口剑!”

    苏云心神有些慌乱,是那口让他失明的剑。

    他没有看清光芒的形态,但是双眼传来的刺痛让他绝不会认错!

    当年飞出天门,飞向天门镇的那口剑,又出现了!

    苏云的额头冒出冷汗,不再迟疑,立刻转身向天门奔去,与此同时,那种奇异的剑啸又在他耳畔响起!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

    苏云心中默诵洪炉嬗变养气篇,脚步迈出,他的步履越来越沉,跨幅越来越大。

    狂奔的途中,他催动洪炉嬗变功法,心脏如同强大的洪炉,阴阳之气化作炭火,将洪炉点燃!

    他血液如同被烧熔的铜汁,在体内哗哗奔流,发出水流激荡的澎湃声!

    洪炉嬗变,造化为工,让他的力量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力量爆发的同时,他的胸腔中澎湃的元气开始激昂,在胸腔中如浪涛千回百转的扑击,终于化作第一声嘹亮又沉闷的雷音!

    鳄龙吟!

    他的气力像是一条鳄龙,从尾骨升起,爬到脊梁上,贯穿三十三块脊梁骨,奔跑时脊梁摆动,如同鳄龙在脊,游行于曲沼之间!

    他的双脚仿佛长出了鳄龙的利爪,脚步落下时利爪扣住桥面,纵身便是丈余距离。

    剑啸越来越近,而苏云距离断桥和天门也越来越近!

    唰——

    明亮无比的光芒传来,仙剑飞出云层,剑光照耀世界,那剑光虽然明亮,但是苏云的视野中却是一片漆黑。

    这等剑光的照耀下,他看不到任何东西。

    与六年前一样,他就是一个瞎子。

    苏云面色如常,依旧在发足狂奔,在他头顶,黄钟不疾不徐的旋转,没有任何混乱。

    黄钟旋转的同时,他的大脑也在计算自己的速度和方位,以此来确定自己走到了哪里,距离石桥断处还有多远。

    每一秒,甚至每一忽的时间里,他的计算都准确无比!

    “六年了,六年的时间里,我已经习惯了黑暗!”

    苏云最后一步跨出,恰恰是踏在断桥的边缘,纵身一跃,如同鳄龙从深潭大渊中扑出,冲向猎物!

    他的气势凶狠无比,充斥着蛮荒、张扬、原始的野性!

    裘水镜看人极准,他没有说错,苏云的身上的确藏着一股子可怕的野性,难以驯化的野性!

    这野性平日里隐藏在少年柔弱的外表下,但生死攸关的关头,便彻底爆发出来!

    “哤咕——”

    苏云人在半空,胸腔剧烈起伏,口中吐纳雷音,身躯却仿佛鳄龙出水,蜕变,化作蛟龙,腾龙在天,沐浴雷劫!

    他的身法变化,双手相扣向前探出,重重一扣,仿佛鳄龙张开大口吞噬猎物,同时身形呼啸翻滚,在自己的力量几乎耗尽之时,再进一步,冲入天门!

    鳄龙出渊,鳄龙翻滚,这两招一气呵成!

    而在他身后,仙剑沿着桥面呼啸而来,在他的身影隐没到天门中时,唰的一声向门中的苏云刺去。

    同一时间,天门消失!

    仙剑刺空。

    苏云穿过天门,强烈的坠落和失重感传来,忽然眼前一黑,性灵回归身体。

    他依旧坐在原地修炼洪炉嬗变,从

第十章 野性张扬(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