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洪炉嬗变,造化为工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们每一个人经过我身边时说的话,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苏云的语气也无比平静:“我眼睛瞎了之后,便只能靠声音来认人。如果再次听到他们的声音,我一定会认出他们。”

    这时,远处的山林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几只头脸血迹斑斑的狐狸在树下探头探脑。

    “小、小云……”一只狐狸远远呼唤,有些畏惧的看了看裘水镜。

    经过了昨晚的屠杀事件,这些不怕人的小狐狸变得有些怕人了。

    苏云露出喜色,站起身来:“花二哥?你还活着?”

    那是一只毛发黑黄相间的狐狸,从树下钻出来,身后带着几个小狐狸,小狐狸们牵着前面的伙伴的尾巴,带着恐惧走了过来。

    为首的花狐又带着畏惧看了看裘水镜,确认不是残杀胡丘村的人,这才大着胆子带着仅存的三只小狐走近。

    苏云站在那里,让花狐和三只小狐心里顿觉安定,这个少年像是他们的主心骨,给他们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

    这种感觉并非是没来由的,而是六七年的相处,苏云那种从容不迫的气质气度带来的影响。

    “……早上来了些城里人,说是在鬼市里没有讨到好,便来降妖除魔。先生和他们理论,人家不理,只说我们会害人……”

    苏云静静听着,问道:“二哥还记得他们的面容吗?”

    花狐摇头,羞愧道:“我带着弟弟妹妹逃跑,没有来得及看清他们的脸。我只记得其中一个人很是清秀,年纪不大,一身红火衣裳,身后突然就真的冒出火来,火里面有神鸟飞出来……”

    苏云记下这个特征,转过身来拜道:“水镜先生的话,还作数吗?”

    裘水镜看着匍匐在地的少年,过了片刻,方才道:“我说话自然作数。不过,你有钱吗?”

    苏云站起身来,摊开手掌,手心里是几枚染血的五铢钱,应该是他刚才收尸时,在废墟里寻到的。

    裘水镜从他手心里捏起一枚五铢钱,却在此时,苏云把其他五铢钱都塞给了他。

    裘水镜怔了怔,疑惑的看着他。

    苏云仰头:“野狐先生教我六年,不以我是人而驱逐我。恳请先生不因他们是狐而驱逐他们。”

    裘水镜思索,道:“野狐先生教你,收你的钱了吗?”

    苏云摇头。

    裘水镜将那几枚染血的五铢钱还给他,道:“他教人不收钱,我教几个狐妖倘若要收钱,那就是不如他了。这枚五铢钱是你的学费,他们不用。”

    苏云收下那几枚五铢钱。

    裘水镜看着他和花狐一起安葬野狐先生,安葬胡丘村的狐妖们。

    这里面有不少是他们的同学,花狐和那几只小狐狸免不了又大哭一番。

    他们回到庠序里,裘水镜瞥了苏云和四只狐狸一眼,道:“野狐先生教你们的,是夫子养气篇吧?你们学了几年了?”

    苏云点头:“我学了六年。”

    花狐道:“我学了七年。”

    其他三只小狐狸也各自学了两三年。

  &

第七章 洪炉嬗变,造化为工(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