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舔干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过当他无意之中见到这里还有一封信,信上写的什么他没看,但是却看到信下面的落款,写的名字是飞燕两个字。不由间,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胡大夫,随后又迅速的把眼神挪移开。殊不知此时的那个胡大夫眼皮也是一个劲儿的在抖动。

    这信封他太熟悉了,这不正是自己给自己闺女装钱的那个信封吗。结果这信封怎么突然就跑到云不悔这里来了,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儿,他怎能不知道。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被他咽了回去。

    就在云不悔刚刚帮母亲把衣服穿好之际,徐二愣子和铁柱两个人也回来了。铁柱从毛驴车上跳下来之后,急呵呵就跑到了屋子里。徐二愣子把这车上的草全都卸了下来后,也迅速的赶到屋子里面。

    云不悔看到徐二愣子进来之后,不由连忙说道:“二哥,用你的驴车给我送到车站,我得带我妈去一趟医院。”

    “那还等什么?赶紧的呀!快走!”说这话的功夫,他就直接拿了一套被子放在那驴车上面,云杰先坐在车上,再把薛如茵也放在车上,脑袋枕在他的腿上。紧接着徐二愣子,赶着毛驴车朝着远方就疾驰而去。

    看着远去的这个毛驴车,云不悔忍不住高声大喊:“二哥等等我,我还没上车呢。”

    若不是在雨季,这里的路还是很好走的,翻过山岗掠过黄家铺子,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就已经站在这公路的边缘上,开始在这里等车了。去县城的车还是很多的,几乎不到半个小时就一趟。尤其是车上的人,见到云不悔父子背着一个病人上车之后,全都给主动让座。

    云不悔先是向让座的这些人不断地道谢,再让父亲坐在这里,然后他自己抱着母亲。司机也是一个热心肠,把车停到县医院的门口之后,这才看着云不悔他们下去,并且还嘱咐他们千万别着急。

    来到县医院,门诊根本就没收,直接让他们去住院部。到住院部这里后,他们恰巧遇到了住院部的副院长,这人姓何叫何刚。

    “病人情况很严重,需要马上住院治疗。你们先把住院手续办了,从这里左走,上三楼。”父亲听到这话后就一瘸一拐的朝着三楼走去,云不悔是准备跟去的,但是现在他还背着母亲,必须得先把母亲放到病房才行。

    何刚副院长并没有等到住院单子下来,就率先帮云不悔他们找到了房间:“我是这住院部的副院长,也是你们的主治医生。现在需要给病人做化验,我需要掌握病人所有的资料。我给你开几张单子,你按照这几个单子去给你母亲做检查。两个小时之后我会回到这病房来进行查看。”

    “谢谢,太谢谢您了。”云不悔觉得今天自己是出门就遇贵人。原本还以为到这医院会遭遇万般刁难,谁想到,这医院的医生却是如此的负责任。人说医者德也。在这一刻,他是体会得相当深刻。

    病房里面有一张推床,将母亲放到这张推床上,便直接按照这何刚大夫给自己开的这些单子前去化验。住院部的化验远远要比在门诊那里方便许多,因为这里至少不需要排号。大概六、七种项目全都检测完毕之后,再次将母亲推回房间。

第十章:舔干净(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