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实习警员-敖翔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们一行四人找到了一家洗浴中心,进来之后发现有二十多人躲在这里,其中还有四个警察,之后发生了一点摩擦,很快就解决了,一名年轻的警员带我们到一层去洗澡。

    我和小七出来后,刘小凡走进去洗澡。往走廊里一站,身边两个都跟木头似的。

    “你好,我叫石磊,20了。”我和年轻警员打招呼道。

    他下意识的一整身体,用非常标准的普通话说道:“见习刑侦警员,敖翔,24岁……”

    “哥们哥们,”我赶紧拦一下,“不用那么正式,认识、认识一下就行。”我就说这小子那么冷静,现在看来八成是一直把神经绷得紧紧的。没想到还是个刑警,怪不得身上有枪。

    “放松点,傲翔……是骄傲的傲吗?”我问道。

    他叹了口气,肩膀稍微松了松,说道:“没有单人旁。”

    “哦,敖翔,不错。”我顺手指了指身边的家伙,“这位是小七,刚才进去那个男孩是刘小凡,女孩是胡欣雨。”

    敖翔点头示意。我又问道:“是山风市人吗?”

    敖翔道:“玉天市的。”

    “哦?那你怎么跑山风来了?”

    敖翔整个人都没刚才那么紧绷绷得了,平静的说道:“原本是在玉天的,后来给我派到这里了,没想到刚来就碰上这种事。”说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难道警方没有什么应急措施吗?你们怎么都躲到这里来了。”

    “根本来不及,我刚刚调到这里时,一切都还好,可当天中午,突然一些警员就发疯了,胡乱抓咬同事,警局很快就沦陷了。后来我们在赵警官的带领下跑了出来,发现街道上的人们也完全乱了套。我们就赶紧开车撤离了。”

    “赵警官?”我问道。

    “哦,就是楼上那位女士,赵艳红警官。”

    我印象中的警长都是那些大肚便便的老爷们,没想到还有这么个熟女。“后来呢?”

    “后来我们本打算去花园区,但在路上遇到了大批的丧尸,又出了车祸,之后就躲到了这里,还收留了一些逃跑的人。”

    “那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赵警官的意思是在这休息两天,毕竟那些人里有老有少,还有伤者,不方便行动。然后明天我和陈羽然会外出去找几辆车,那时再离开这里……陈羽然就是和你动手的那个年轻一点的警察。”

    “等等,”我说道:“你刚才说上面有伤者?”

    “嗯”

    “什么伤?怎么弄的?”

    “抓伤!被丧尸抓的!”

    我听了一愣,上面居然有人被抓伤了,急问道:“你们不知道被丧尸抓伤会变异的吗?!”

    敖翔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知道,要不我刚看见你们的时候也不会问你们有没有伤了。但是那些伤者都有家属,我们一提这事就跟我们急,所以暂时不能动他们。”

    “胡闹!”我一拳打在墙上,说道:“急怎么了?!你们有枪啊!变异了伤着人就不是小事了!”

    “但是赵警官没有说……”

    “好了”我打断道:“一会上去我得跟你们的赵警官说说!”

    敖翔看了我一眼,没再说话。

    “小石哥,”胡欣雨红着小脸走了出来,“小凡呢?”

    “他在洗澡,马上出来了。”我说道:“小雨,一会你一定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们,一会跟小凡说一声。”

    “怎么了?”

    我摆摆手。没一会小凡也出来了,我嘱咐他一句,就迈步上楼了。

    来到刚才那个房间,我推开门进去,结果里面那个女警正拿枪对着门口,看到是我们才放下了手。

    “赵警官是吧?”我对那个女的说道:“有事跟你说,请你出来一下。”说着话我还仔细打量了一下房间中的人,果然看到几个躺在地上的伤者,身边都有人在照顾。

    “你干什么?!”那个叫陈羽然的先说话了,“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哪那么多事!”

    “你们三位最好都出来。”我说道。

    “有什么事情吗?”赵艳红问道。

    陈羽然没等我说话,又插嘴:“都出去?你开玩笑嘛?”他边说边用手指向墙角的一个大汉,道:“你知不知道这人是谁?他杀过我们6个同事,你让我们都出去,他闹出事来怎么办?!”

    闻言,被指责的那个大汉冷笑一声,没有言语。

    “小陈,你歇会行吗?累不累。”中年警官说道。

    “可是他……”

    “好了!”赵艳红喝止了他。

    我说道:“不要浪费时间,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赶紧出来。”说完我就转身走了出来,然后打开旁边的一间房门,里面是一个休息室,有两张单人床,没有危险。我叫他们过来也是有原因的,处理伤者这种事情如果让家属听见非得发疯不可,所以快点出来商量一个解决方法才是真的。

    小七等人跟着我进来了,然后分站在我身后,敖翔也站在一旁没吭声。没一会,赵艳红就带着那两个警官走了进来,令我没料到的是,后面还跟着那个杀警员的大汉。

    “怎么称呼”赵艳红问道。

    “石磊。”

    “你好,我是赵艳红,这两位是我的同事,陈羽然、洛斌,那边那位是吴炳昊。”

    原来那位身手了得的中年警官叫洛斌,不过此时我可不在乎他叫什么。我直言不讳的说道:“赵警官,我刚刚看到房间里有几个伤者,听敖翔说是被丧尸弄伤的,不知道你想怎么处理?!”

    赵艳红看了敖翔一眼,然后对我说道:“我们没有医生和药物,无法治疗,只能靠他们的亲人照顾。”.

    我道:“被丧尸抓伤或咬伤就会被感染了,是要变异的,他们用不了多久也会成为外面的那些东西,你就这样把他们放在活人堆里?!”

    赵艳红沉默了一下,方说道:“我知道这也没有办法,他们的亲人态度十分强硬,而且有的人根本没见过感染者的变异,所以他们根本不听我们的劝告,坚持留在亲人身边。”

    “我没有功夫跟你辩论,也不想听你说的,我只知道再这么下去这里很多人会死,甚至都会死不瞑目!”对方默然,我继续道:“你们手里有枪,你们是强势一方,就必须带好这个队伍,就要为大多数人负责,他们不愿意抛弃亲人,那就把他们全部隔离出来,你们要严密监视,一旦发生变异立刻击毙死者,但最好用刀,巨大的枪声可能会引来更多的丧尸……”

    “你他吗的闭嘴!”陈羽然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就跟我们这指手画脚的?啊!赵姐让你们留着武器就算够好的了,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我没搭理他,紧紧盯着赵艳红,等待他的回应。这时那个叫洛斌的中年警官拿出烟叼起一根,然后递给我一根,我不客气的接过来。洛斌又给了我火机,然后说道:“小石啊,你说的这些我们都懂,可是你也要考虑到他们的感受啊,谁的亲人遇上这种事都没法接受。”

    “我知道!我一路也是这么过来的!我也失去了很多!但我知道现在保住活人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一旦发生变异,那将无法控制,你们……”

    “够了你个傻比!”陈羽然大骂道:“别在这唧唧歪歪的了,你他吗试过失去亲人的感受吗?!良心让狗吃了吧你?小屁孩跟这大放厥词!”

    我看了他一眼,然后对赵艳红说道:“我就说这么多,我希望你能尽快作出决定,人命关天!”

    赵艳红一直没吭声,直到我说完,她才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起身离开,临走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陈羽然骂了一句‘畜生’,然后也跟了出去,洛斌也默然离开。那个杀人犯倒是冲着我诡异的笑了笑,随后也走了。

    房间里剩下我们五个,这时小凡问道:“石哥,你这样,会不会……”

    “无情?没良心?没人性?畜生?你是想说这些么?”我问了一句,但没等他回答,又说道:“我只知道那几个伤者已经威胁到他们的家人,威胁到了别人的安全,必须做出一定的措施。”

    “可这样,实在太残忍了……”胡欣雨皱眉说道:“小石哥,这要换做是你,你怎么做……”

    “小雨!”刘小凡赶紧示意他闭嘴。

    我微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将心比心,我可以理解他们的感受。我之前跟你们提过,我这次去省会城市就是找我的父母,如果被我幸运找到了,但他们却被丧尸弄伤,那我会带着二老离开你们,无论如何,我不会舍弃我的父母,但我也不会因此连累你们!那将是我得命运,与其他人无关!”

    “石哥……”房间里陷入短暂的沉默。

    这时敖翔突然说道:“省会?你们要去玉天市?”

    我一愣,随即想起来玉天市就是省会的名字,“对了,你家不就是玉天市的吗?”

    敖翔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

    “我?这……可是赵警官他们……”

    我走过去拍了拍敖翔的肩膀,说道:“我就知道你得有这些顾虑,但和我们一起走你也可以回去找你的亲人,不要着急,考虑一下吧。”

    刘小凡又道:“石哥,我们不能和那些人一起上路吗?”

    我严肃的摇了摇头,想了一会才说道:“看情况吧,人多了能增加队伍生存的机率,但有时候也不是好事。”我对那个姓吴的杀人犯很介意,不是因为杀人,而是因为他临出门时看我的那眼神,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

    突然,隔壁响起一阵骚乱,我暗叫不好,出事了!提起刀子冲了出去。等我们跑进那个房间,只见所有人都退到墙边,中间空出了一大块地方。场中,两个人正缠在一起,互相较劲。我定睛一看,其中一个人口冒鲜血,皮肤惨白,大张着血口,露出阴森森的牙齿。而与他扭打在一起的那个,则是一脸惊慌失措,不停大喊着:“二叔!二叔你怎么了!你清醒一点啊!”

    坏了,看来是伤者已经变异了。旁边的陈羽然作势就要掏枪,我一把按住了他,说道:“你想把丧尸引过来吗!”

    “那怎么办?!”

    “还怎么办?上啊!把他俩分开,至于对付丧尸,你知道怎么做吧!”我声音着急,不过却没想上去帮忙。这种事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杀掉感染者,不过也是个遭人恨的差事,我有过一次经历,就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陈羽然畏畏缩缩,不敢上前,那姓赵的女警按捺不住了。只见她箭步冲上前去,洛斌也大步跟上,两人一左一右拉住感染者可,然后用力掰开他的手,将他拉开,并直接推到了墙角。“洛大哥,这、这怎么办?!”赵艳红急声问道。

    感染者的那个亲人还在后面不停叫唤,却也不敢上前了。洛斌没有答话,随手从腿上拔出一把匕首,接着猛地刺向感染者头部。扑哧!只一击,感染者就没了动静。见状,洛斌和赵艳红纷纷总开了手。那小子一看他二叔被干掉了,赶紧冲了过来,声泪俱下的开始叫魂!

    我暗想这人到底是他二叔还是亲爹,这场面有点不对味似的。

    那人没哭一会,一下就站起来,然后指着洛斌的鼻子,瞪着大眼骂道:“你杀了他!你他吗居然杀了他!你还是警察吗?!!你杀我二叔,我要你赔命!!”话音没落他就冲了过去,照着洛斌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我目测那小

第十六章 实习警员-敖翔(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