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女神的模样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月6日,我们遇到了军人莫文浩、罪犯刘森、广利和等人。中午我们在一间教室吃饭,后来相继昏睡过去。醒来时,我、胖子、王东、莫文浩都被绳子捆在椅子上,动弹不得,所有的武器行李全不见了,就连刘淼也不在这里。

    正在我们挣扎的时候,房门碰的一声被人踢开了,我们纷纷注目望去。只见刘森德带着他的两个跟班走了进来,看起来红光满面的。

    “喂!刘淼在哪?!”我怒声问道。

    刘森德没搭理我,慢慢走到莫文浩的前面,笑眯眯的说道:“浩哥,没想到吧,你也会落得这么个下场。”

    莫文浩嘴上有胶带,说不出话,只能乱哼哼。刘森德笑了笑,接着说道:“前段时间一直是你在带着队伍,可是你看看,你一直没能给哥几个找点乐子,这种日子过了今天没明天的,你真以为我们还想跟着你回什么军队里吗?你是没蹲过苦窑,但我们已经不想再回去了!”

    这不是对话,这只是刘森德的倾诉,莫文浩在那呜呜哼哼的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刘森德接着说道:“你以为你拿着枪就行了吗?啊?”此话一出,他身后那人递给他一把手枪,我认得出来,那是从郭雅家拿的,一直放在胖子身上,也被他们拿走了。

    “我草你个老不要脸的!”胖子大骂道:“敢偷爷爷的东西,你是活腻歪了吧!?”

    这时一人走过来直接给了胖子一巴掌,胖子还不了手,就接着骂,那人就接着打。

    “好了!”刘森德说道:“不用打了,小胖子你也别着急,待会就到你了。”然后他用手枪抵住莫文浩的脑门,平静的说道:“你个混蛋,如果不是你有枪,谁会怕你?他吗的你让老子吃了这么多的苦,受了这么多罪,玩个女人还不行了?这回我看你怎么管!”

    我对这种情景抱有一点希望,就是一般在电影里这种坏人都会花半天时间吐苦水,到最后再想动手的时候就不一定成功了,可能主角出现或者配角出现之类的。我倒没想到还有人会来,只是尽量的拖延时间的话我也多一会想办法解开绳子。

    “莫文浩!你去死吧!”

    砰!

    枪声震得我神经一麻,我草,这孙子就说这么两句就开枪了?这尼玛的不合套路啊!只见莫文浩的额头多了一个黑洞,人直挺挺的仰了过去,断气了。

    “呸!”刘森德抬起一脚把莫文浩的尸体踹翻,然后不再去看。

    虽然觉得莫文浩是个不错的好人,但我已经不会乱发善心了,我厉声问道:“你把刘淼弄哪去了?!”

    “哈哈哈!对了对了,我都忘了,”刘森德大笑着说道:“你可是她的情哥哥呢,怎么也得让你看看她的样子,你绝对会喜欢到发狂的!哈哈哈!”

    我咬紧了牙关,痛苦之感逐渐上升,刘淼很可能遭到了非人的虐待,甚至已经丧命。不过还要眼见为实。

    刘森德说道:“去,把她带进来。”

    “是”一个跟班匆匆跑了出去。

    刘森德又对我说道:“你小子可真是有福气啊!这小妮子太棒了,那一阵阵的哭喊和叫声真是让我好好爽了一把啊!”

    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又要炸开了,之前学会的种种忍耐已经不管用了,伴随着刘森德无耻的陈述,我的身体感到了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胖子在一旁大骂着,王东也快听不下去了,而我已经明显的感到有东西升到了喉咙,一阵咳嗽,一口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

    刘森德看到我吐血了,还在继续他的污言秽语,这时又进来两个人,抬着一个人进来了,随后直接扔到了地上。我低头看去,正是刘淼,她现在已经衣不遮体,头发也是散开着,因为是趴在地上,没能看到脸,但从身后已经看到她身上的种种污渍斑斑。

    “我草你吗!!!”我冲着刘森德大骂道,同时拼命地挣扎起来:“你个混蛋!你个畜生!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你麻痹的!!”

    刘森德也不回骂,只是哈哈大笑,还不时摸了摸自己的以示满足。

    这时地上的刘淼动了,她动的很艰难,我听到了低微的哭泣声,我无法体会刘淼此时的心情,就好像当初无法体会郭雅一般。我看着刘淼慢慢的抬起头,她的脸上和头发上还留着白色的。

    我流出了眼泪,不知道怎么才能形容当时的心情。

    我轻声的叫着:“小淼……小淼……”

    刘淼就那么看着我,眼神深邃而无助,脸上是早已干涸的泪痕,她慢慢的向我爬过来,嘴里还断断续续的哼着:“磊……咳咳……磊……不、不要……不要丢下我……”

    我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不知道是怎么看下这一幕的。虽然和刘淼并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情,但怎么说这也是我小时候的初恋对象,而且就在几天前我们还确立了关系,刘淼正式成为了我的女人。即便只有短短几天,我也开始对她付出感情,现在看到这一幕,我想任何男人也接受不了的。就算是看到陌生女性遭到这种对待也无法忍受,何况是自己的女人。

    胖子在一边也不再叫骂,和王东两人纷纷别过头去不再看,这一幕也深深的刺激了他们的心理。我坐在椅子上,感到此刻世界上只剩下我和刘淼两个人,她是那么的凄凉无助,那么的需要我的关怀,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我……

    噗~~~又是一口鲜血从我的嘴里喷涌而出,洒到了地上。

    “小淼,我……”

    这时,令我不解的事情发生了,刘淼突然没有了刚才那凄凉的眼神和悲伤的脸色,她伸手摸了一把我刚吐到地上的血,然后用鼻子闻了闻,接着快速的站起身。

    刘淼向后退了两步,然后突然笑了笑,说道:“哎呀呀,看来效果还真是不错啊!”

    这一句话把我们三个说愣了,我、胖子、王东,一起呆愣愣的看着刘淼,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刘森德说道:“哈哈!小刘,你的演技太棒了,看把这几个小子给哭的,哈哈哈!还他吗吐血了!真没起子!哈哈哈哈哈”

    “小淼,这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刘淼捋了捋头发,然后说道:“嘿,怎么回事?就像你看到的这样了!”

    “什么?你!”

    刘淼突然玉面一冷,说道:“哼!现在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们,我就是要杀了你们!石磊,陈晓,我今天就是要杀了你们!”

    “为什么?!”我和胖子齐声问道。

    还没等刘淼说话,这时王**然说道:“哎哎!杀他俩?那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吧?能不能放了我?!”

    胖子回头大骂:“你个混蛋!”

    王东镇定的说道:“我怎么混蛋了,你们要死了,难道我还陪着?”

    “我们救过你的命!”胖子说道。

    王东呵呵一笑,说道:“得了,只不过是你们恰巧路过,再说了,我之前也跟这位石兄弟说过你们这三里有人有问题,他自己知道,却不想面对,这下美了吧!?”

    听到这,胖子转头看向我,我看了看他,没有说话。确实,在台球厅那晚王东告诉过我,这支小队伍里的气氛不对,而且我自己之前也有感觉,但那时胖子和刘淼我都不愿怀疑,所以就不去多想。

    王东又道:“呐,怎么样,可以放过我吗?”

    “傻比!”这话是刘淼骂的,她回身走去,从刘森德那拿过手枪,然后走到王东跟前他说道:“就因为你那晚的多嘴,害得我心惊胆战了一晚上,放过你?做梦!”说完刘淼对着王东就开了枪,没有丝毫的犹豫。

    子弹破膛而出,笔直的击穿了王东的脑袋,这小子顿时没了气,身体软下去了。

    没有替王东惋惜,我冷静了一下,然后问道:“刘淼,你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刘淼转身走回来,骄傲随着走动一摇一摇的,但在我看来就像是地狱的摇铃一般。“我早就想杀了你俩,这一路上我一直在找下手的机会,可是偏偏你们两个走运,总能被你们躲过去。害得我一直等到了今天!”

    我想不到理由,也没想到刘淼有杀我们的画面,只好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我们?”

    “你还有脸问我?!你们杀了我全家,还有脸来问我吗?!!”刘淼歇斯底里的大喊道。

    丧尸出现的那天,我和胖子去刘淼家救她的时候,她的母亲和姥姥都已经变成了丧尸,后来她父亲也变了,还差点伤到刘淼,我和胖子用自己的武器解决了它们。

    “你个疯婆子!我们可是救了你啊!”胖子大声说道。

    刘淼道:“救我?你们能救我,为什么不能救我的家人,你还杀了她们,你们当着我的面砍下了我爸爸的脑袋!”

    我说道:“你爸妈和姥姥那时都已经变成丧尸了,已经不是人类了,而且当时你也看到,是你爸爸要咬你,我们才……”

    “闭嘴!”刘淼大声道:“我不想听你们解释,我不想听我不想听!!反正是你们杀的!我今天就要为我爸妈和姥姥报仇!!”

    我知道刘淼那时受的打击太大了,当时她没有表现过激的行为,我以为她被刺激过度,原来她是把害怕和仇恨全都藏起来了,而她选择释放的对象,竟然就是我和胖子。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在这丧尸的世界中,人的心理发生任何变化都有可能,何况刘淼还是亲眼看着家人惨死的。

    “等一等,刘淼。”我说道。

    “嗯,怎么?你害怕了?我告诉你,求我也没有用的!”

    “不是,你要杀我,我也反抗不了,我只是想问清楚,”顿了一下,我说道:“大叔他们的死,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刘淼闻言一愣,然后哈哈大笑几声,说道:“隐瞒了,是隐瞒了,那个傻老头就是我杀的!”

    似乎这已经是正常的了,我和胖子都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刘淼继续说道:“事到如今也不怕告诉你们,从一开始跟着你们我就计划着要杀了你俩了,但是如果是我亲自动手,就算能靠偷袭杀死一个,我也不可能打得过另外一个,所以我想到两招……”

    以下是当时刘淼告诉我的所有事实,当我听过之后,脑袋变得一片空白,直到现在想起来,我的心头,还是酝酿着一股抹不掉的压抑。

    刘淼当时在家洗澡,就想到两个办法杀死我们,其一是让我俩反目成仇,其二是找别人来杀人。

    当我们三个在游泳馆时,我要下去那个血池,刘淼就想趁着胖子一个人在上面拉绳子的时候偷偷杀掉他,但正如她之前所想,一旦我上来后发现胖子死了,那么必然会对刘淼产生戒心,甚至动手杀人,那样对她是极为不利的,所以她选择忍耐。

    刘淼觉得让我和胖子反目成仇比较困难,毕竟我俩是10多年的兄弟了。所以刘淼比较倾向第二招,借刀杀人。

    所以当朱大勇,也就是大叔出现的时候,刘淼的心理异常惊喜。但她没有直接和朱大勇说,而是先观察一下,后来她发现大叔属于善良随和的人,自己的请求估计他很难答应,可偏偏他又有很厉害的身手,于是刘淼决定,就算不能让朱大勇帮忙杀人,也不能让他成为我和胖子的有力帮手。

    之后在网吧,便有了当晚朱大勇夜闯刘淼房间的那一出,其实是刘淼夜里偷偷来到大叔身边,然后用轻微的言语在大叔耳边诉说,刘淼大学里有一科心理学,这时正好用上,她引导大叔迷迷糊糊的就走进了房间,然后放声大叫,引来我和胖子,让我们和大叔产生隔阂。刘淼觉得,发生这种事情后,下次再直接和大叔摊牌,如果他不同意,那刘淼就杀了他,然后说朱大勇要非礼自己,自己是正当防卫,以排除嫌疑。

    当丧尸包围了网吧,我们准备从通风口撤的时候,胖子没有上来,我要去救他,刘淼抱住了我,她说其实那不是担心我,而是为了让胖子死在下面,然后再推我下去就容易多了。怎料我挣脱开了她,转瞬间就把胖子弄了上去,所以这次又没得逞。

    逃出来后,刘淼没法动手,直到来到郭雅家。

    我和大叔外出找药,带回来了曹利和毛阎良,刘淼又看到了机会,她偷偷去找那二人商议,让他们挟持郭守义父女,以夺走手枪,从而控制我们,事成之后会以自己作为报答。二人一番交谈后同意了刘淼的做法。而曹利还问过一件事,要怎么对待郭雅,刘淼说了句随他们的便。

    之后的事情就发展成了那个样子,就连刘淼也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这两人会变得发狂,致使她的计划再次失败。

    郭雅因此恨上了我,刘淼抓住时机,有一次做饭的时候,她从郭家的小柜子里找到了一包高效的老鼠药,认为可以给我下毒,然后栽赃到郭雅头上,到时候我死了,胖子肯定去对付郭雅,大叔也肯定会阻拦,这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不料那天我们带回来一个小女孩,就是赵小彤,孩子很是可爱,刘淼也很喜欢。第二天一早,刘淼做我的那份早餐时,将老鼠药放进了牛奶中,但却没想到被偶然出来的小彤喝了,这才导致小彤的惨死。但结果对她来说是好的,因为她成功的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郭雅头上。

    当天晚上我和大叔喝酒,之后我就睡了,刘淼说当时确实是大叔去找的她,也正是询问下毒一事,因为大叔通过仔细思索,觉得只有刘淼有这个嫌疑。刘淼当时也不再狡辩,在浴室中就对大叔摊牌,让他帮忙杀人,但大叔死活不同意。大叔的原话是:“小刘,你再怎么狠毒,也是个女孩,以前的事情过去了,我不跟你计较,你明天一早必须离开这里,听到没?”

    刘淼假意答应,就在大叔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刘淼掏出早准备好的苦无,一击捅进了大叔的后背。大叔喝了酒,在加上浴室的水声,没能做出及时反映,就这么惨死了。事后,刘淼觉得不能再一味的杀下去了,否则我迟早会怀疑她,于是她做了决定,要用自己换取我的信任。事实上她也做到了,我确实被绕了进去。

    不过后来郭雅的消失她却失口否认,刘淼也不知道郭雅去哪了,醒来的时候我们就上楼了,而过呀已经跑掉,这倒是成了她开脱自己的机会,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直到今天碰到刘森德一伙,这群人贪婪、危险,刘淼觉得终于等到可以帮自己报仇的人了。于是她偷偷在盒饭里下了安眠药,药也是从郭雅家偷带出来的,她刻意加大了计量,让我们早些睡去。然后去和刘森德谈判,依旧是用自己换取他们的武力援助。

    刘森德本想直接杀了我们,可刘淼却要留我们一命,她要在我们醒来时演一出好戏,折磨折磨我们的心灵,这一点她也做到了。

第十章 女神的模样(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