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到底是谁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丧尸的世界中,果然最可怕的,还是人心吗!

    上午,为我准备的牛奶被小彤喝掉了,结果小彤突然中毒死亡,把她幼小的遗体埋葬后,我们回到房间研究了一下这件事,发现如果是有人下毒的话,那么凶手的目标,很可能是我!

    就在这时,旁边一人哈哈大笑,大家都冷静的看着她。接着大叔突然说话了:“不可能的!小雅才不会做这种事!不可能的!”这话大叔自己说着都有点犹豫。我们的早餐都是刘淼准备的,那么如果有毒都应该中毒了,而且刘淼没有杀我的动机,还要处处依赖于我。那么就是有人趁客厅没人下毒,而这个房间里最希望我死的,看起来只有郭雅了。

    刚才大笑的也是郭雅,她渐渐停下了笑声。我问道:“这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郭雅扫视一遍,然后看向我,轻蔑的说道:“没错!毒是我下的,是我给这杯子里下的毒,我就是要毒死你,怎么样?”

    胖子闻言厉声暴喝:“我他吗砍了你!!”说着提刀就跳了起来。我知道小彤的死对胖子也有很大打击,急忙起身挡住他。“胖子!你冷静一下。”

    “他想杀你!也害死了小彤!你让我怎么冷静?!”胖子大声说道。

    我使劲推着他往后退,直至退到墙边,疾声说道:“是郭雅提出小彤是下毒死的,如果是她干的为什么要说出这一点?”

    “可她都亲口承认了!”

    “所以说,你不觉得前后矛盾吗?!”我松开了逐渐冷静下来的胖子,然后转身走回沙发。

    我平复一下心情,然后坐下看着郭雅说道:“郭雅姐,你能给我们说明一下么?”

    郭雅从茶几上拿了一根烟,点燃后吸了一口,呛得她咳嗽了半天,看样子是不会抽。郭雅依旧轻蔑的说道:“我说什么?你们人多势众,怎么说怎么算了!这屋里就我最想杀你了!那就是我下的毒呗!我说什么还有用吗?不过你没死成我还真是懊悔啊,没想到害了小姑娘!哈哈哈!”

    刘淼哭着说道:“你怎么这样!”

    ‘哼!’郭雅起身一甩袖子,扭头回屋里,临进门前,她还说了一句:“想报仇随时进来杀了我哈!”

    胖子又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去捅了她!”

    “你坐下!”大叔说道:“小雅肯定是再说气话,你们都冷静冷静行不行!”郭雅是郭守义的义女,大叔为了死去的老班长怎么样也得维护着郭雅。

    “算了,胖子”我站起身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胖子诧异的问道。

    我叹了口气:“大叔说的没错,郭雅可能在说气话,就算她想杀了我我也认了。小彤是我带回来的,今天那杯牛奶也是我给小彤喝的,其实是我害死小彤才对!”

    “又来了!”胖子气急的摇了摇头:“你没事往自己身上大包大揽个什么玩意!我真没法说你丫的了!我不管了!草!!”胖子说完提着刀扭身走去客卧了。

    客厅剩下我、刘淼和大叔。我和大叔坐在沙发两侧,皆是低头不语。刘淼停止了哭泣,起身坐到我旁边,两手环抱住我的一只胳膊,然后慢慢的靠在了我的身上。沁人心脾的香味一阵阵的飘进我的鼻子里,可我已经没心思去在意了。

    转眼到了晚上,我一人坐在露天阳台上,柔和的月光从天而降,四周的空间很是静谧,如果不是楼下几只丧尸在游荡的话,这景象还真是不错了。

    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是大叔。他手里拎着一瓶百年牛栏山,还拿着一个袋子。

    “小石,睡不着啊!”

    “是啊”

    “来来来!”大叔弄了两个小板凳坐下,递给我一个,然后把酒和袋子都放到地上,“咱俩闹两口!”

    我笑了笑,原本我是不爱喝酒的,但今天我还真想来一口,于是结果板凳坐下,打开酒瓶盖,拿了两个杯子倒满。

    “先走一口!”大叔举杯,我也举起,碰了一下,各自喝下。我可没干,这一口走我可受不了,喝了大约三分之一,辛辣的口感干烧着我的喉咙。

    “小石啊,说起来咱们能在这末世相遇,并且走到现在,也是一种缘分,来,再喝一口!”

    “没错!是缘分,来!”

    又是一人一口,大叔已经干了,我还剩了点。我给他倒酒的功夫,他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了,都是一些花生、鸡爪子、玉米肠之类的,还有另外两瓶牛栏山。

    摆好吃的后,大叔说道:“今晚咱们不醉不归!”

    我一想反正在房间里,丧尸进不来,干脆就喝个痛快,哪怕在睡觉时被郭雅或者谁杀了我也不在乎了:“好!不醉不归~!”

    大叔是个直性子,不喜欢弯弯绕。开始我们聊了一些以前的事情,比如我看过的片,玩过的游戏,捅过的篓子,还有感情经历等等。当然这也让我想起了李晓雨,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女友是在一次宿舍联谊的时候被人撮合的,晓雨比较喜欢我,我当时只是觉得闲着无聊,于是就在一起了。虽然日后的共同生活产生了一些感情,但却没到刻骨铭心的地步。以前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玩玩就好。但在丧尸爆发之后,我突然感到自己的无能,我在这个末世什么都做不了,我救不到父母,找不到晓雨,护不住团队,还时常因为一些事情而失控,郭家被我害了,小彤也因我而死。我简直就是个大废物加上超级大混蛋。哎,越想越颓废。

    大叔不擅长安慰,只是劝我多想开点。他也讲了一些以前的事情,我尤其喜欢他说他当兵前和当兵时候的事情。

    大叔在那时还是年轻小伙,没上过大学,高中毕业之后就在老家的县城和一帮社会人瞎混,由于大叔很会打,就经常跟着去看场子,碰见来闹事之类的就得上。有一次大叔在一个夜店看场。午夜来了一伙年轻人,估计都不超过20岁。刚开始还没事,后来突然就把调酒师给打了,说他调的酒太难喝,调酒师是一脸委屈。当时领头的不在,大叔又挺得人心的,就壮起胆子带着兄弟们出来了。结果几句不和就打了起来,那几个小东西哪是大叔等人的对手,分分钟就被扔出了店。带头那小子不服气,又叫来几十口子扬言要砸店,大叔等人拿着刀就出去了。两拨人就在街上打了起来,不过打了半个小时警车就来了,几十人四散而逃。但是争斗中对方那个带头的小子被大叔给伤了,被警车送到医院,命是保住了,就是要吃一阵子病号饭。

    后来夜店经理调查了一下,原来那小子是当地一个很势力人的儿子。这下可麻烦了,那个夜店被停业整顿,并且那段时间整个县城都能看到十几个人一伙的到处寻找,就是要把伤人的找出来。大叔在老大的安排下逃走了,可他那几个兄弟就倒霉了,通通被装车带走,好在没人供出他来。大叔跑到外省,后来不久就参军了。到了部队这件事才算告一段落。不过人家也派人到部队找过,可他们也不能在这为所欲为,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在部队大叔遇到了郭守义,那是他第一个班长,对他们这些新兵都是照顾有加。后来由于大叔表现出色,各项成绩优异,不久就被调到了更好的部队中。

    几年之后,大叔退伍回家,那群人也没再找过。大叔在老家结婚生子。大叔对分配的工作不满意,于是就外出闯荡了。

    “结果啥也没闯出来,最后就当了个司机,整天混日子了!哎!真他吗的~!”大叔自嘲了一番,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又聊了一阵,也喝了几杯,趁着双方都清醒,大叔突然平静下来,直视着我的双眼,问道:“小石,你对今天这件事怎么看?”

    我知道他说的是牛奶有毒的事情,说实话我也不能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叔又说道:“我跟你说,这事绝对不是小雅干的,我相信她!”

    “就因为她是您老班长的女儿吗?”我问道。

    大叔听了一愣,然后说道:“没错,但这只是其一。其二,小雅不是那种冲动的女孩,她心里肯定明白,那件事情不能全怪你,这几天的表现只是她需要一个发泄地对象。这之前我找她聊天,她根本什么都不说,就自己在那流眼泪。自从昨天骂过你之后,她也开始和我有交流了。”大叔顿了顿,接着说道:“所以我觉得她也在尽力调整自己,但是她心中的感受必须要宣泄出来,否则一直憋着的话也是伤人伤己啊!”

    “这我也明白,可是就这么看来确实只有她想我死,而且她今天还亲口承认了,虽然听着像气话,但您说我怎么才能相信不是她做的?就算我信了,胖子呢?刘淼呢?那俩人现在基本是认准郭雅了,您让我怎么说服他们?”

    大叔没有说话,我俩都是一阵沉默。

    又喝了一杯,大叔突然幽幽的说道:“你想过没有,曹利那俩个畜生为什么做出那种事情。”

    我有点奇怪,怎么大叔突然提这事。我道:“世界都这样了,人们过着有了今天没明天的日子,他们有这种做法也不稀奇,咱们一路走来不也看到很多人在抢店铺吗?郭雅和刘淼都挺漂亮的,可刘淼总是跟咱们在一起,他们不敢动手,就盯上郭雅姐了。都怪我!没能提前预警!嗨!”

    大叔喝了一口,说道:“行了,你就别在这叹息了。小石,我问你。”

    “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小雅下毒的话……”大叔说道这就停了。

    我突然浑身一冷,是啊,我还真没仔细想过,如果不是郭雅下毒,那就是说,我们四个人中,有一个人在说谎,可能是胖子,可能是刘淼,可能是大叔,我不能接受,这几个人都是我们一路走来的,怎么可能给我下毒。胖子是我发小,我再了解不过了,虽然有时候心黑手毒不留口德,但是心眼绝对没问题;刘淼是我小学同学,虽然上了中学之后联系较少,但怎么说也是住在一个社区里的,见面也是经常事儿,这次丧尸爆发后又是我和胖子救的她,她不可能对我们下手;那就只有眼前的大叔了,大叔这一路也是历尽辛苦,虽然爱喝酒,还闹过一些误会,但也不至于下杀手吧,而且如果他是凶手的话,还会和我提这事吗?

    “喂小子!你别这么看我行不行?!”大叔对我的眼神有些反感,“我知道我也是嫌疑人之一,你怀疑我没问题,但别这么看着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再去想,我想不出除了郭雅之外谁要害我,再说凭这个朱大勇的身手,想杀我非常容易,我和胖子联手都不一定打得过他,还用这么麻烦去栽赃陷害吗。

    接下来和大叔胡扯了一阵子,我们都有了七八分醉意,晚风一吹,浑身打哆嗦。我们决定回屋睡觉了。我进屋就躺在沙发上,大叔则是坐靠到另一侧。就着夜光我慢慢的睡去,在完全睡着前我听到大叔说了一句:“人心隔肚皮啊!不要让表象遮蔽了你的眼睛……”

    我一个人站在沙滩上,上看万里阳光,下看波涛汹涌。四周没有任何人,我也不在意,直直的冲向海面,当海水上升到我的小腿时,我猛地向前一跳,向着更深的海水扑去。咚!我撞到了一块岩石上,奇怪的是我没感到疼痛,就是晕的不行,感觉整个人东摇西晃的,渐渐的还有一些声音出现:“石磊、石磊!快醒醒啊!呜~~快醒醒!”

    我猛然睁开双眼,看到的是天花板,原来刚才是一场梦,这会还是黑夜,似乎我没睡多久。这时身边又传来:“你快醒醒啊!”我这才感到有人正在用力摇晃我,低头一看,是刘淼。嗯。

    嗯?!刘淼怎么…怎么没穿衣服?!!我噌的坐起来,向后退了一下,说道:“刘淼,你、你这是干嘛?”虽然我自认魅力不错,但也不至于这么急着投怀送抱吧?

    刘淼见我醒了,双手上抬捂住傲人的,她不知道这样更吸引人,我鼻血都快出来了。这时我突然看到刘淼的脸上流着泪,急忙扔掉龌龊思想,问道:“怎么了?刘淼,出什么事了?”

第七章 到底是谁(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