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毛曹之殇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末世降临,你永远不会想到人们的内心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如果想要生存下去,就要让自己更加坚毅,更加果断决绝。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堂堂华夏的诸多古语都是人世间的真谛。与此同时,身处这个混乱的世界,人们要背负的,也往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我和大叔在药房门口下了车,我把枪交给了大叔,我只是在以前军训时候摸过一次,而且准星差地很,自认不会有当过兵的大叔会用,而且随意扣扳机的话声音也会惊动丧尸,还不如交给大叔安全呢,自己的狼牙棒使得挺顺手。大叔接枪放到腰间然后抽出军刺,我们慢慢的走进了药房。

    从郭雅家出来的时候我带上了手电,这时拿出来照进药房之中扫视一遍,还真没发现丧尸。我将郭雅给的纸条拿出来,撕成了两半,一个交给大叔,他也有手电,我们可以分开找节约时间。

    互相一点头,我和大叔就开始寻找了。郭雅给开的药方上许多都是摆在处方药柜,我搜罗了一通之后又拿了些治疗感冒发烧跌打消炎之类的常用的,统统放进背来的空包之中,顺手我还抄了两袋金嗓子喉宝,多多益善嘛。

    还在翻箱倒柜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以为是丧尸靠近,我放下药物拿起狼牙棒猛地转身向后挥去。背后确实有一个接近中的黑影,可它居然能一下子向后退开,躲避了我的攻击,我擦擦的累,丧尸现在还会躲了吗?这玩笑可开大了。这时大叔突然出现,抬起枪就对准了黑影的太阳穴。

    “朋友!别误会!”黑影看到枪顿时一惊,压低着声音说道,“别、别开枪!我是人类,正常的人类!”

    我抬起棒子戒备着,用手电将对方从头到脚的照射了一遍,还真是个人。大叔也看清楚了,把手放了下来。失去生命威胁,黑影松了一口气,开始自我介绍的说道:“你们好,我叫曹利,22岁,是一个大四的学生,病毒爆发之后我就躲进这附近的一栋房间里,刚刚看到有车开到这,我就想过来看看。”

    大叔有些防备的看着曹利,不过我倒觉得能遇到个大学生也不错。“你好,我叫石磊,这位是朱大勇。”我只简单介绍了名字,便不再多言。

    “我想求你们帮帮忙,看你们拿药应该是家中有病人吧?带我去你们落脚的地方可以吗?我在这里已经呆不下去,没有吃的喝的,我又不敢随便出去找,在这样下去我就得饿死在这里。”

    “这个……”我有点犹豫,虽然说同在末世,但那里毕竟是郭雅的家,我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带人回去也许不太好,而且郭雅一个女孩子带着病重的父亲,难免会对诸多的陌生男子表示排斥。我又看向大叔,他倒是没在考虑,只是目光不停地上下打量着曹利。

    曹利见我有些犹豫,急忙说道:“求求你帮帮我们吧!千万别扔下我们!”

    “等会!”我疑惑道:“你们?”

    “是是,我是和舅舅一起躲着的,但是舅舅一直在发烧,我给他从这里拿了退烧药,吃了也没怎么见好,现在还在外面的房子里躺着呢!”

    又是个病号,我就纳了闷了,怎么这一个个病秧子没变异,却把那些身强力壮的大小伙子搞掉了,真是没天理昂!

    考虑了一阵,我还是决定先带他们回去。“那是这样,我们现在躲藏的地方也不是我自己的,我只能先带你们过去,如果到时人家不想让你们进去的话,我也不能帮忙了。”

    “好好好!没问题,只要您能带我们过去就行!那我现在去背我舅舅毛阎良出来。”曹利很是高兴,生怕我反悔一般嗖嗖的跑了出去。

    这时大叔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还没转头就听到他低沉的声音:“有善心是好的,但在这样的世界,你一定要处处小心,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听完我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和大叔并排走了出去。

    带上曹利和他的舅舅毛阎良,我驱车回到了郭雅家的小区楼下。路上听说曹利的舅舅以前是开小饭馆的,病毒爆发时和曹利正在自家饭馆中忙活,然后突然一切都变了,两人一路逃离最后到了刚才的落脚处。

    他舅舅毛阎良看上去是半死不活的,虽然身上没有伤口,但一直迷迷糊糊的,说实话我还真有点发憷。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先看看郭雅的态度吧。

    我把车停在楼下,让大叔和他们待会,自己先上楼找到郭雅,先把药放到沙发上,然后跟她说明毛阎良和曹利的身份和目的,询问郭雅的态度。不出所料,她确实十分排斥,原本已经拒绝,可又想了想,还是同意给他们安排一个房间。

    我下楼带他们上来,曹利两人对郭雅千恩万谢,后者面目冷淡,和刚遇到我们时候一样。她让二人去我们住的那个房间,然后又让我和大叔去另一个房间,胖子和刘淼已经带着行李过去了。

    我俩进去一看,这个房间比刚才那个更有温馨之感,而且从屋内摆设和装饰来看这应该是一个女生的卧室。

    果不其然,郭雅说道:“这是我的房间,比起那两个人我还是更相信你们,你们今晚就住这里吧!不过没有多余的床,男的还是要睡地板!”说着郭雅俏皮的看了我们一眼,看的我心里痒痒的。

    郭雅先给父亲吃了药,然后又给我们两拨人准备了一些吃的,之后就回去睡觉了,精神紧绷了这么久,她也该休息一下了。吃饭的时候我和曹利又聊了聊,感觉他这人学识非常渊博,什么都懂,同样是大学生我和胖子可就差了太多太多了,也就刘淼能接过一些学术性的问题,为我们少了几分尴尬。

    吃过饭后我们回房休息,没多久胖子和大叔的呼噜声就起来了。我听着烦的睡不着,不过也尽量平静的坐着,好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天还是黑的,我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睁眼一看,是刘淼从床上下来了,我猜想她应该是去厕所,也没动也没问,接着睡我的。

    又过了一会,我突然听到一声尖叫,瞬间醒过神来,我发觉自己已经渐渐适应这种突然醒来了。这个叫声很尖锐,连胖子和大叔都一下醒了过来,三人各持武器冲出房间,却看到刘淼呆坐在主卧室的门口,我分不出刚才那个声音是刘淼还是郭雅。前者看到我们出来了,呆呆的用手指了指房间,我们赶紧跑过去,这一刻,我的神智彻底崩溃了。

    两个男人,曹利和毛阎良,浑身没穿一件衣裳站在房间里,而郭雅也是衣不遮体的被按倒在桌子上,毛阎良正趴在郭雅的身上做着活塞运动,曹利的样子看是已经发泄完毕。一旁的床边躺着的是郭守义,但他此时已经一动不动了,一柄亮堂堂的水果刀结束了他的生命。

    “爸爸…爸爸啊…!”郭雅不由自主的抽动着,嘴里无力的哭喊着:“为什么……为什么啊!……不是只要我顺从你们就放过他吗!为什么还杀了他!爸爸啊!”

    曹利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谁叫他哼哼啊啊个没完,烦都烦死了!”

    “我!草!你!吗!!!”胖子一声怒吼,几乎都快把房梁震塌了。同时房间内的三个活人也注意到了我们。曹利是一脸诧异,毛阎良则是看了一眼就低头继续,郭雅一双眼睛浸满泪水,无神的看着我们。

    这时曹利道:“呀喝!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们发现了哈!”

    “放开她!”我沉声说道。

    “放什么放啊!我玩的正爽呢!”毛阎良兴冲冲的说着。曹利也乐呵呵道:“你们就别假仁假义了,世界都成了这样了,装什么装,居然还分房睡觉,真是有病!实在太不懂得享受了!”

    “我他吗让你放开她!”我暴喝一声,一下就震住了对面的毛阎良,随即大叔站出来,抬手就是一枪,子弹穿透了毛阎良的的胳膊,疼痛让他离开了郭雅的身体,摔坐在了地上。

    见动了真火,曹利有些紧张,眼珠飞转,急忙说道:“等等等等!各位,咱们有事好商量,要不这样,我把这个女的给你们,但条件是用你们那个女人来交换,怎么样?”

    “我换你吗了比!!”胖子怒骂道,接着提起刀就向前走。我一把拦下了胖子,他不解得看着我,我夺过胖子的刀,说道:“带刘淼离开。”胖子看了我一眼,然后压下怒火,转身扶起地上的刘淼离开了。

    我这一生中,从来没有过这么的愤怒,脑海中的怒火与自责相互交织着,越来越大,似乎要把我脑袋撑爆一般。我知道人在末世心理会扭曲,但真的没想到,真的会有这种禽兽不如的人,而且还让我遇见,我还当他们是好人的放进来,实则引狼入室,并且祸及他人……

    我越想越急恨,太阳穴有感觉的纠结到一起,右手死死地握住刀把,我感到自己的喘息越来越浓重,心中迅速的团出了一股黑暗。

    我双眼死盯着毛阎良,接着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他的脖子。毛阎良胳膊受伤,无法轻易挣脱我,大声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赶紧放开、放开我!你他吗的…”我没有让他继续骂下去,右手抬起,随即用尽全力的一冲,刀尖笔直的送进了毛阎良的肚皮。

    “啊啊啊!!!!”杀猪时的叫声再次响起,不过很快他就叫不出来了。我抬脚踹开他,顺势抽出刀子,毛阎良受力后退,撞到墙壁上,一股血,从他肚子的伤口里喷出来,他急忙用双手捂住,可嘴里又喷出一大口血。

    我马上追过去再度挥刀,毛阎良下意识的避开脑袋不过还是被伤中肩膀,刀里过猛下分到胸腔附近才停滞!

    活腾腾温热的血液瞬间铺满了我的全身,我觉得自己应该害怕,但没想到当它们流过我的皮肤时我竟然有种莫名的兴奋。天哪!

    毛阎良怎料居然还有一口余气,我正想再补一下,这时大叔突然抓住我的刀,我从屠戮的快感中把自己暂时抽出来,回头看去,正看到曹利缩在墙边,早已经没有刚才的形象,而是全身上下不住的颤抖,嘴巴也是哆哆嗦嗦说不了一句完整话:“你你你、杀杀杀杀、杀他他、你你杀……”

    “这也是你的下场!”我双眼瞪圆,厉声说道。

    曹利又被吓住,啪的一声给了自己一个重重的嘴巴子,这才将就着能好好说两句话:“我、我错了!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是混蛋!我求求你!求求你们饶了我吧!!!”说着还跪倒地上咣咣咣的磕头。

    我们没有为他的行为动摇,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难道色字就那么重要,难道为了一己私欲就能随意处置救命恩人?我无法接受这种观念,所以也不会饶恕犯罪之人。

    我痛心的瞟了一眼正爬向自己父亲尸体的郭雅,然后瞪着曹利怒声道:“你的罪过,无法饶恕!”我正要上前,大叔却一把拿过刀并向我示意这个由他来,我一想也就放弃争执了,郭守义是大叔的老班长,那可是老战友了,如今惨遭毒手,大叔肯定也想亲自为他报仇。

    “不要啊!!我求您了!!大哥!!大爷!!我亲爹!!我亲爷爷!!我求您了!别杀我!杀我脏了您的手啊!呜哇~~!别杀我啊!!!”曹利求着求着尽然大声哭了出来,像个孩子似的不管不顾的,不过我和大叔依旧没有动摇。

    咣当!门开了,所有人都望向门口,原来是胖子。他看着我说道:“刘淼安顿了。”我点了点头。胖子接着对曹利怒骂道:“草你吗的!你个吃人饭拉猪屎的畜生!老子他吗瞎了眼让你进来!我告诉你给老子闭嘴!再他吗哭哭啼啼的老子亲手把你剁成肉泥!”说着胖子还真从后背抽出一把刀,估计是刚从厨房拿来的,当的一声重重砍在一旁的木柜上。

    可能这一下真的吓住曹利,反正他是不瞎叫了。不过接下来的情形,肯定让他痛不欲生,我在一旁看着都有点心颤,估计这回就是让胖子亲手做了他他也愿意了。

    大叔没有痛快的解决曹利,而是用了另一种方法:曹利被打到无力反抗,再被揪起来,先是左胳膊,然后右胳膊,左腿,最后右腿,依次被刀舔掉扔出窗外,曹利成了一根‘棍子’,嘴里还被迫叼着自己断掉的。。。

    说实话,在这短短几分钟的过程中我有几次想吐,而且在最后看到奄奄一息的曹利时心中升起一阵不忍,真想赶紧解决了他。可我强迫着自己去接受这一切,毕竟这比起郭雅所承受的要渺小的多,而且以后生活在这个丧尸的世界,没有一个坚毅的心灵是绝对活不长久的,而这种事情正好是可以锻炼内心的契机。

    大叔在‘手术’之后还给曹利的伤口非常简单的处理一下,用子弹的**烧一遍,然后就把曹利顺着窗户扔了下去。

 &

第五章 毛曹之殇(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