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朱大勇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时的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心理,按理说在这即将被丧尸统领的世界中找不到父母我应该急个半死,但我的内心却有着另类的冷静,我不知道下一刻会见到什么样的情境,也不知道要承受什么样的结果。

    从血色深水池上来的我,洗澡之后就靠着一个墙边坐下,这时我发现右手边的墙壁上刻了很多字。

    我赶紧挪过去查看,上面密密麻麻的刻了一堆,中间位置刻着五个最大的字:花园安全所。周围刻着十几个人名,我回头招呼一下胖子和刘淼过来,然后快速在墙壁上查阅着。果然在靠下一点的位置发现了我爸妈的名字。

    胖子用手指擦了擦刻字,然后平稳的说道:“字体很潦草,他们离开的时候很匆忙。”

    “外面那么多丧尸,当然匆忙了。”

    胖子平静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痕迹也比较新,肯定是刚刻上去不久。”

    “这也可以看出来?”这句是刘淼问的。

    我也很好奇:“胖子,你大学上的特工系吗?”

    胖子站起来随意的拍了拍裤子,然后镇定的看着我说道:“看字迹,应该不超过3个小时。”

    “去死吧去死吧,从他们给我打电话到现在也没超过3小时,我求求你去死吧!”

    “你们别闹了,”刘淼说道:“这上刻着花园安全所,他们是不是去了这里?”

    我点了点头,看这意思,这些刻字的人包括我的父母应该是去了这个地方,联想起外面尸体身上的枪眼,应该是随部队的人一起撤退了。我爸妈的名字应该是老爸刻上去的,现在看来,他们也许暂时还是安全的。

    刘淼继续说道:“看这名字,应该是指花园区吧?”花园区和我们所在的古丰区是相邻的两个地区。

    “没错,从这里过去的话开车用半小时就到了。”

    “走!”我提起狼牙棒跨上书包就大步向外走去。

    走出游泳馆,再次看到满地的残肢断臂和一具具尸体,我们在心理上已经能渐渐接受了,较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些丧尸,数量还不算太多。

    “快走!”

    在我离车还有5、6米的时候,我脚底被什么东西膈了一下,我不经意的低头看去,瞬间愣住了。

    “磊子!快走!”

    我听到胖子的声音,但已经管不了了,我蹲下来捡起地上的物品,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遍,没错,是的,是我妈的钻石手链,前年她过生日的时候老爸给她买的,我妈感动的够呛,对这条手链喜欢得不得了,她曾说过就算死也要带着这条手链走。为、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四下看了看,接下来的景象让我的大脑嗡的一下失去了知觉,我看到一条手臂,只有一条手臂,身体不知道在哪,我一下跪倒在地上,慢慢的爬了过去。

    我感觉到有人在拉我,可能是胖子,可能是刘淼,别他吗动我,我一把推开身边的人,又向那手臂爬去,我好像哭了,因为我眼前越来越朦胧,但却感觉不到眼泪的流淌,我终于爬到那条手臂旁,整体查看了一遍,然后目光就聚集到那充满黑红液体的断裂处,惨白的骨刺被烂肉包裹着,一些黑色的小东西在上面蠕动着。

    我哭了,这次我很确定,我一把抱起手臂失声痛哭,这可能会找来丧尸,但当时我已经不管不顾了,就算丧尸来了吃了我也好。我拼命的告诉自己,只是凑巧,这不是我家人的,但就是止不住悲伤的情绪,脑袋里极度混乱,几乎要爆开一样。慢慢的,心中怒火中烧,我逐渐止住了眼泪,但却没有停止嘶喊,我挣开身边的两人,抱着断臂站起来四处寻找,看清每一具尸体的样貌,这个不是那个也不是,但我没有停止,一直在找,眼前的景象渐渐变成了红色。

    直到我撞上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曾经是‘人’的家伙,我看到它在对我咆哮,但却听不见,我知道那是丧尸,它张开大嘴就要咬我,我放开了手中的断臂,双手抓住丧尸的身体,一把把它背了一个跟头,我要发泄,我要发泄我的愤怒,我一下骑到丧尸的身上,双手握拳开始拼命的打击着丧尸的脸部,我不知道自己打了多少下,反正丧尸还在挣扎,我就接着打,到后来我双手扣进丧尸的嘴里,分别拽住它的嘴巴子开始用力的撕扯,我不知道自己哪来那么大力气,还是丧尸因为腐烂变得脆弱,反正它的脸没多会就被我扯开了,我又分别按住它的额头和下巴,使劲一掰,下巴应该是被我卸掉了,我右手扣进了它的双眼,拼命的发泄……

    我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突然我感到后脖子受了一击,我的意识瞬间变得模糊,浑身的力气开始外泄,不过我没有立刻倒下去,而是猛地回头查看,发现一个朦胧的身影站在我背后,我不知道那是人还是丧尸,抬手就打,结果人家一下就拨开我的手,然后猛的一拳打在我的脸上,接着我就向后一倒,不省人事了。

    当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开始我只能感觉到身上的疼痛,睁不看眼也听不到声音,慢慢的五感才恢复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天花板,然后我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小房间的床上,刘淼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睡着了。

    我动弹不得,身上又酸又涨,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不过就这么哼唧了几下还是吵醒了刘淼,她看到我醒了显得很高兴,急忙过来嘘寒问暖,可我还是听不见,我擦,不是聋了吧?那可太他吗背了。

    “……石磊,你怎么样?石磊?”渐渐能听清了,刘淼喂我喝了两口水,感觉嗓子也好了一些。

    “这……是哪里?胖子呢?我怎么会在这里?”我问道。

    刘淼道:“这是一家网吧,这间屋子好像是网管住的。陈晓在外面上网,他说要查查资料,要叫他进来吗?”我点了点头,她就起身走了出去。

    “你他吗可算醒了!”人未到声先至,然后就是个大肚子出现在门口。

    我看了看胖子,刚要说话,这时门口又进来一位,是个大叔,看上去40岁左右,下巴蓄着点胡子茬儿,棱角分明的脸上标示着岁月的沧桑。

    “嗨!”大叔冲我打了个招呼。

    我点了下头算是回礼,然后问胖子:“这、这位是?”

    没等他回答,大叔就自报家门:“朱大勇,70后,你好!”

    7、70后……“我叫石磊,您精神不错。”我由衷的感叹道。

    大叔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是当然!”说着还展示了一下他胳膊上的肌肉,由于屋里还算暖和,他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背心。

    胖子给我讲了一下我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当时我抱着那只胳膊乱翻尸体,后来徒手干掉一只丧尸并不断的蹂躏。正在这时这位朱大勇出现了,他一掌打在我的后脖子上,想把我打晕,却没料到我撑住了,反而回身攻击他,所以他又给我来了一下,这我才彻底晕过去。胖子当时见我倒了,一脸怒火的看着朱大勇,不过也明白他的行为,毕竟远处的丧尸已经注意到了这里,开始慢慢的接近,如果不及时制止我的发狂然后离开的话很可能被包了饺子。随后朱大勇一把就把我扛到肩上,几人匆匆上了胖子的车。原本是打算直接开向花园区,但越走丧尸越多,最后连道路都被丧尸群堵死了,我又开始发烧,不得已,胖子掉头找到了这间网吧安顿下来。

    通过交谈知道朱大勇是一个卡车司机,父母妻儿都在乡下。以前当过几年兵,丧尸爆发的时候他正在家门口的一个小餐厅吃饭,刚和餐厅老板娘调侃了几句,那个老板就变成丧尸把媳妇给咬了。朱大勇还以为他在惩罚老婆钓男人,结果发现根本不是那回事,‘疯子’越来越多。朱大勇赶紧往自家平房跑,在干掉了几只丧尸之后终于进了家门,没想到自己养的狗也变异了,张嘴就咬自己,他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私藏的刺刀,一下结果了那只叫做老六的狗,他本想报警,却打不通电话,自认这个小破屋挡不住那些怪物的袭击,他就跑了出来,一路过关斩将,终于在游泳馆门口看到了我们三个。

    说到这,我看了看大叔腰上挂着的刺刀,说道:“这玩意是禁品吧?”

    胖子却先张口说道:“世界都被丧尸给草了,你就是扛着火箭筒满街果体狂奔都没人管。”大叔赞同的点了点头。

    “你什么意思?”我问道。

    胖子吐出个烟圈,说道:“我刚才用网吧的电脑查了一下,非洲那边已经彻底乱套了,估计早几天就爆发丧尸了,只不过刚开始还在压着消息,现在想瞒也瞒不住了。美国那边稍微好点,不过也够劲了。国内也是到处闹腾,单说山风市,咱这古丰区已经被列为重感染区了,原本还派了部队过来震灾,现在已经全面撤出了,好像病毒也能空气传播,很多军人都出现感染现象,根本控制不了。”

    刘淼问道:“那我们怎么没事?”

    “不知道,有抗体呗!”胖子边说边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

    “你那里只有屎,”我冲他比了个中指,说道:“估计空气感染的是少部分,被咬的占大多数,上一秒还是家人朋友,冷不丁就咬你一口,这谁能防住?”

    胖子象征性的往后退了两步:“吗的,你丫可别突然给我一口!”

    “滚!老子不好这口!”

    “好了小伙子们!”大叔发话了,他抄过一把椅子坐下,顺手还把胖子手里的半根烟抢过来抽了一口,“呼~说说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吧!”

    “对了!”我的脑子瞬间掉入了冰洞,“那条胳膊呢?那条胳膊呢?!”

    胖子白了大叔一眼,然后从兜里又掏出烟盒拿了一根烟,说道:“行了,告诉你个好消息吧,那胳膊跟叔叔阿姨没关系。”

    “什么?!你怎么知道?”

    “刚才石叔给你打了个电话,你那会还发烧昏迷呢,我就给接了,他说他和阿姨都在花园安全所,啥事没有,那条手链是从游泳馆撤走的时候掉的。信号不太好,听不清楚,后来又断线了,再打过去又是无法接通。”

    “真的假的?”

    “这事我能瞎说吗?”胖子又从兜里掏出那条钻石手链,扔到我怀里,“给,这个我也帮你拿回来了,你收好了,到时候还给阿姨。”

    “谢了。”我接过手链,小心的塞到兜里,然后对朱大勇说道:“大叔,也谢谢你!”

    “得了!”朱大勇用手指掐灭了烟屁,然后说道:“说说打算怎么着!”

    得知父母安全了我的心踏实了不少,这时候疼痛感又开始明显了,不过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我抬起头说道:“既然主路已经封死了,那么我们还是找别的路去花园区吧!大叔你呢?”

    “我无所谓,在这我算是光棍一个,哪安全去哪!”说着他又把胖子的半截烟抢了过来,气得胖子哇哇大叫,把兜里半盒玉溪全扔出来了。

    不说他俩的争执,光是大叔这个心态我就很是佩服,不知道家乡的亲人是什么情况,他还能泰然自若,虽然干着急也没用,一时半会也回不去,但这份镇定就足够我学习的,现在我是明白了,身处乱世,镇定心态也是活命的法宝。

    “好,那咱们就一起去花园区,既然主路不通咱们就走‘偏门’,胖子!”

    “早查好了!”我一张嘴他就知道我的意思,把一份地图拿了出来,看那歪字就知道是他画的。“这是我凭着记忆画的,而且也从电脑上核实了一遍,咱们可以先一路往北,走个5公里就到普望路了,然后再顺着路一直往东,路况好的话有半个小时就进了花园区了。那条路不是什么交通要道,毁坏的车辆和丧尸的数

第三章 朱大勇(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