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以德服人我倪坤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祸水东引!

    林恶虎自知在鬼婆子四人围攻下,非但保不住“玄阳升仙令”,连性命都难保全,竟当机立断,将令牌抛至倪坤面前,行祸水东引之策。

    先前林恶虎甫一进庙,见到倪坤,就已经动了杀机,想要杀人灭口,干掉倪坤这个看到过他的目击者。

    他最终忍耐下来,没有动手,目的就是以防万一,为万一出现眼下这种情形时,留一着后手。

    就算最后没有用到,林恶虎也可以在启程之前,干掉倪坤灭口。

    当然,现在的情况是,林恶虎“暂饶”倪坤性命的后手发挥作用了,给了林恶虎祸水东引的机会。

    虽然这并不能保证鬼婆子四人一定会放过他,但至少多了一线生机。

    倘若鬼婆子四人为这唯一一面“玄阳升仙令”内讧起来,互相残杀,那就最好不过。

    铛啷。

    灿金令牌落在倪坤膝盖前方,触手可及。

    一时间,鬼婆子、赵烈、烈火老儿、老毒蛇四个人、八只眼,全都直勾勾地盯上了那枚令牌,眼神之中,尽是贪婪之色。

    林恶虎见状,暗松一口气,不动声色后退两步,背部靠上了殿堂墙壁。

    而倪坤则是懵然不觉一般,道一声:“嗬,好大一块金子!”探手拾起那面令牌。

    “小书生,把令牌给我。”赵烈眯起双眼,盯着倪坤:“我给你一块更大的金子。”

    “给我!”烈火老儿向倪坤摊出手,恶狠狠说道:“老夫不但给你十倍黄金,还可传授你绝世武功!”

    “把令牌给我!”鬼婆子声线沙哑地说道:“只要把令牌给了我,无论你想要什么,老身都能满足你。黄金?武功?美女?应有尽有!”

    “还是给我吧。”老毒蛇慈眉善目地笑着,语气却阴森无比:“若给老夫,自有你受用不尽的好处。若不给……剥皮抽筋、万蛇噬身的酷刑,便是为你而设。”

    这四人你一言我一语,或利诱、或威胁,全都是一副对令牌志在必得的模样。

    但由始至终,都没人出手抢夺,显然这四人也不是铁板一块,彼此之间互有忌惮,生怕自己一出手,便会招来其他人的雷霆痛击。

    这时,林恶虎冷不丁插嘴道:“小书生,你可要想好了。这玄阳升仙令,乃是一桩天大的造化——你听说过玄阳宗吗?倘若没有,总该听过仙人传说吧?那玄阳宗,便是仙家宗派,且是仙道之中,最为顶尖的宗派之一!

    “持此玄阳升仙令,便可参加玄阳宗的升仙大会,倘若根器不凡,便有望拜入玄阳宗,成为仙门弟子,修行仙法,长生不老,神通广大!小书生,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一面玄阳升仙令,世俗之中万金难易,任是何等的武功、财宝、美人,都远远及不上它的价值!”

    林恶虎用心险恶,故意说出玄阳升仙令的宝贵之处,就是要挑起倪坤的贪婪之心,令他不会轻易屈从赵烈四人的威逼利诱,不主动将令牌交予其中任意一人。

    如此一来,赵烈四人想要令牌,便得自己出手去抢。而一旦动手抢夺,那他们四个很可能便会展开一场厮杀,给他林恶虎绝地逃生,乃至翻盘夺回玄阳升仙令的机会!

    事情不出林恶虎所料。

    听了林恶虎这番话,倪坤果然流露出意动之色:“执此令牌,可以拜入仙门,修仙长生?”

    “不错。”林恶虎心中冷笑。

    “修仙长生,哪有那么容易?”老毒蛇森然说道:“小书生,林恶虎用心险恶,把你往火坑里推呐!你便是想将令牌据为己有,也得想想下场。”

    赵烈亦冷声威胁:“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林恶虎正是因这令牌,落到这番下场,小书生你是想死无葬身之地吗?”

    “那倒不是……”倪坤把玩着这面灿金令牌,若有所思地说道:“玄阳宗……说起来,我还知道一个叫做海月宗的门派……”

    “海月宗与玄阳宗并列三宗四派,都是当世最顶级的仙门。不过海月宗只招收女弟子。”林恶虎面露奇异微笑:“你一个男子,便是知道海月宗,也无法拜入海月宗门下。倒是有了这玄阳升仙令,便有机会拜入玄阳宗门下。”

    鬼婆子沙沙怪笑:“林恶虎,你这是催着小书生去死呢,用心何其狠毒!小书生,你莫要生出不该有的贪念,还是乖乖将令牌交予老身,老身保你一世荣华富贵!”

    然而林恶虎固然用心险恶,可鬼婆子等人的利诱,显然也只是撒谎。

    就算倪坤真把令牌交出来,最后无论是谁得到令牌,都要杀人灭口,免得走漏了消息,引来更多人觑觎。

    倪坤挠了挠头皮,巴巴地瞧了瞧鬼婆子四人,说道:“可是……令牌只有一面,我把它给谁好呢?”

019,以德服人我倪坤(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