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事了拂衣去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倪坤在白面青年尸身上,只开出了三样物事。

    一枚巴掌大小、黑不溜秋,沉甸甸的黑铁令牌,令牌正面篆刻着一个古体“禁”字,反面篆刻着似乎是几座重叠山峰的抽象线条。

    一叠二指长、半指宽,上面用赤红颜料描绘着各种不同抽象符纹的暗黄符纸。

    以及一面三角小旗。

    看着手上这三样物事,倪坤一时有些无语:“这也太穷了吗?说好的储物袋呢?修仙功法呢?灵石呢?灵丹妙药呢?怎么什么都没有?”

    好吧,倪坤之前就猜这白面青年是个野路子散修,身上穷一点无可厚非。而出门办事只带上战斗用的符纸,以及那面疑似半成品法器的三角小旗,其实也算合情合理、符合逻辑。

    毕竟又不是搬家,谁会闲得没事,把修行功法之类的家当全带在身上呢?

    不过没有储物袋就实在太过份了。

    堂堂一个修士,居然连居家旅行、杀人夺宝必备的储物袋都没有……

    着实寒碜!

    “失策了啊……早知道留他一条性命,拷问一番他把功法和其它宝贝藏哪儿了。可话又说回来……我哪儿知道这家伙居然那么脆?看上去威风凛凛,连我都不得不慎重以待的‘金甲符’,居然跟纸糊似得一爪就破……说起来我还连这家伙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呢。”

    倪坤摇头暗叹着,先收起这三样战利品,打算等到没人了再仔细研究。

    他回头一看后方数百散人武者,只见他们个个一脸痴呆,如坠梦中,显然还没有从堂堂修士,竟如此轻易就被倪坤一招秒杀的事实中回过神来。

    倪坤本想询问一下,是否有人知道白面青年的姓名、住址。

    不过转念一想,白面青年说过他是伪装身份,暗中施术影响少数有威望的散人,利用他们奔走联络,引人入彀。

    如此一来,就算有人见过白面青年的假身份,也肯定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家庭住址。

    既如此,倪坤也就懒得多问了,径直背起背篓拂袖而去。

    正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直到倪坤那着青衫、背背篓,宛若游学士子的背影消失在山道口,散人们方才如梦初醒,齐齐呼出一口长气,脸上流露出劫后余生的激动与庆幸。

    一个散人武者筋疲力尽般跪倒在地,双手紧抓着地面,流泪满面地颤声说道:“活下来了……真的活下来了……”

    有人仰着脑袋哈哈大笑:“活下来了!我活下来了!”笑着笑着,他又俯首捂脸呜呜大哭:“呜……江湖好危险,我再也不闯荡江湖了,我娘子还在家里等我,我要回家……”

    有人用力拍着自己耳光:“我不是在做梦吧?堂堂修士……会法术的修士,居然这么轻易就死了……”

    有人一脸庆幸地唏嘘感慨:“多亏倪少侠挺身而出……不愧是‘辣手判官断正邪、急公好义济危难’的长乐倪坤倪少侠……”

    刚说到这里,连影子都已消失的倪坤,声音忽然幽幽回荡在仙人顶上:“是厚德载物、儒雅随和的倪坤,不要再说错了……”

    

014,事了拂衣去(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