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八章 信他还是不信?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番出差,厉沉溪几乎用了最短的时间,顾不上任何休息,那边的事宜一办完,就连夜赶了回来。

    他回来时,正值午夜,舒窈还沉浸在梦乡中,忽然感觉身侧沉了一下,接连,男人微凉的大手便抚上了她,隔着薄被,并不算凉,但那熟悉的气息,也令她无需睁眼,就能猜到是谁。

    “回来了?”

    她慵懒的声音染出沙哑,揉了揉眼睛,才睁开,正要抬手环上他的脖颈,却听到他说,“凉,等我去洗洗,别冻到你和宝宝们。”

    他说着,就转身去了浴室,而舒窈也沉浸了几秒,突然眼瞳大睁,费力的扶着高耸的小腹挪身来到了落地窗旁,掀开厚重的窗幔,果然,看到了外面路边附近,多了两辆陌生的车子。

    看样子,也是刚熄火没多久,车内应该有人。

    那些人并未撤退,还在盯着他们,也就是说……无形中印证了她第二种猜想!舒窈无措的抬手扶额,可能是一时间过于焦急,导致大脑有些晕眩,已经这样了,她还信不过厉沉溪吗?

    不,她信他!但是,如果呢?

    如果他真是为了保护她和孩子们,而不得已接手安嘉言生前的一切,坐上joke的位置,成为这一代的执掌人话,那……就算他在隐秘,处事再低调,但舍弃一生堕身于此,又会和安嘉言有什么区别?

    就算是为了保护,出于无奈,但选择就是选择,有些事情,一旦接触了,就再难摆脱,如果他们平安的代价,就是牺牲他一人,那……舒窈不敢再想下去,脑海中仿佛一时间分裂成了两个对立面,一边在提醒让她相信他,不应该胡乱猜测,而另一边却再提醒着她,厉沉溪很可能早已不再是她熟知的那个人了!到底该怎么办?

    她正胡思乱想着,后方也传来了男人低醇的嗓音,“怎么了?”

    厉沉溪说话时,已经迈步到了她近旁,从后方展臂将她拢入了怀内,他俯身埋首在她颈肩,贪婪的允吸着她身上的馥郁,“等这几个小家伙出来了,我们就马上结婚去蜜月,都要憋死我了!”

    舒窈没了往日的闲情逸致,满心都是惴惴难宁,回身望着男人邪肆俊逸的面容,和她儿时爱上的轮廓重叠,她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到底还是吞咽下了满腹的疑问。

    她不是不想问,而是真的怕听到什么,尤其是从他口中道出,真相,有的时候真的太可怕了!现在的一切,都来之不易,就像置身了蜜罐之中,这样的幸福,更让她宁愿这就是一场梦,永远都不要醒来的梦。

    她回身抱住了他,“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很爱很爱……”“到底怎么了?”

    厉沉溪有些疑惑,慢慢的端起了她的脸颊,“我也爱你啊,亲爱的,你怎么了?”

    她迟疑的摇了摇头,“没什么,你出差都忙什么了?”

    “工作上的事儿,乱七八糟的,等明天我慢慢和你细说。”

    他说着,俯身一把将她抱起,重新抱着她去了大床。

    相拥一夜,转天清早,厉沉溪就被电话声惊醒了,接起后才得知,原来是萧奈那边临盆了,生了一对龙凤胎。

    舒窈也跟着很高兴,“龙凤胎和三胞胎的几率,都很小的,看来,你和江总都很有福气啊!”

    “你和阿奈也是啊!”

    他回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亲,“收拾一下,我们去看看小宝宝。”

    舒窈点了点头,慢慢的在厉沉溪的搀扶下去了盥洗室。

    他只要在家,照顾她的事情,就素来不需要保姆介入,向来都是他亲力亲为,照顾的几乎和

第八百九十八章 信他还是不信?(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