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还惦记着他呢?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莫晚晚却将削好的苹果塞进了她手里,“别以为我是危言耸听,那女人当年都敢谋杀亲夫,更何况现在对付你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女儿了!”

    

    提及当年的事情,舒窈蓦地心里咯噔一下,当初,她确实是亲眼看到薛彩丽毒杀了自己的父亲……

    

    舒媛继承了薛彩丽的全部恶毒基因,这次想要借腹生子,肯定也是预谋已久。

    

    不得不防!

    

    “怎么办?光靠我们的力量肯定不行,需要找个帮手!”莫晚晚提议。

    

    旋即,她又提了个人名,“要不,把这件事告诉林墨白?”

    

    舒窈悚然挑眉,林墨白?

    

    “他一直喜欢你,还想医治好你的嗓子,那么深情的男人,肯定不会对你见死不救的,就他吧!”莫晚晚自圆其说的解释着。

    

    舒窈连连摇头,用手语比划了句——绝对不行!

    

    莫晚晚撇嘴,“除了他,还有谁?”

    

    看着舒窈若有所思的目光,莫晚晚惊呼,“我的天啊,你该不会还惦记着你的厉少呢吧!”

    

    “看来,他是没把你伤彻底啊!”

    

    隔天的马迪尔大酒店,一场云集了本市上流社会的晚宴,在这里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无数的媒体记者聚集,翘首以盼,终于,有人高呼了一声——

    

    “是厉董的车!厉董来了!”

    

    可算在万众瞩目中,一辆黑色的法拉利姗姗来迟。

    

    舒窈扶着厉沉溪的手,弯腰从车上下来,两人在人前站定,微笑的配合着记者们拍照。

    

    她微卷的长发披肩,一身香槟色的修身长裙,极好的裁剪将她玲珑的身段尽显,超长的裙摆在微风下拂动,高高隆起的腹部尽收眼底。

    

    大腹便便怀孕的女人,人们见得多了,几乎随处可见。

    

    但能像舒窈这般的,又能有几人?

    

    眉眼好似水墨山水,点点晕染开来,未曾舞文弄墨,却又骨子淡然的远山娴静,清丽的让人挪不开眸。

    

    超凡脱俗的气质,如影随形,殷红的唇在闪光灯下,闪着醉人的光泽。

    

    应接不暇的闪光灯让她略感不适应,厉沉溪的长臂自然的扶在她腰间,“身体不舒服,你就说。”

    

    话落,似又感觉不太对劲,俯在她耳边纠正了句,“写出来!”

    

    写……

    

    舒窈心里忽悠一下,他一直不喜欢她用手语,若非要交流,就用文字。

    

    哎,还真是个怪异的癖好!

    

    俩人的互动被记者们拍到,人群中有人惊呼,各种问题向厉沉溪发难。

    

    他目光深许的睇着身侧的舒窈,深不见底的眼眸,让人难以猜测。

    

    厉沉溪扶着舒窈进了酒店,在此之前只对记者们说了一句——什么前女友?在我的认知里,就只有一个妻子!

    

    多么深情的话语,道出口的瞬间,就惊骇了所有的记者,不用想都能猜到,明天的新闻头版,将全部刊登厉沉溪和舒窈的照片。

    

    绝世好男人的形象,就这么挽回来了!

    

    舒窈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似深潭一般不可触摸的眼眸,仿佛真的看到了那么一丝浅浅的深情蕴含其中,便跟着乖巧的笑了笑。

第十一章 还惦记着他呢?(第2/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