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洞房花烛夜里的鲜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次日一大早就有人叫醒李轩,然后把他当成话剧演员一样,往他脸上涂抹了很多东西不说,而且又是让他穿上了那件绣着分不清是龙还是蛇的黄袍。

    等穿戴完毕出来后,只见柳八苟、陈屠夫、方东全等土匪窝里的头头脑脑都已经等候着了,而这些人全都是穿戴一新,就连柳八苟身上的那身破烂道袍也是打上了补丁。

    原本柳八苟的道袍不仅仅陈旧,而且袖口早已经破烂成条,而如今却是已经用碎布缝补,只是经过碎步缝补后的道袍看起来有些碍眼。

    其他人的穿着倒是好要的多,比如说方东全这个土匪头子,穿着一身不知道从哪里抢来的锦缎长袍,只是锦袍明显不合身,以至于穿在他身上有些松垮垮的,大热天的还披了件毛皮外套,也不怕热出痱子来。

    见李轩出来后,站在众人之首的柳八苟当即上前:“陛下,今日乃是大喜之日,臣等恭贺陛下!”

    经过这两天的适应,李轩对他们称呼自己为皇上、陛下什么的已经是无所谓了,反正他现在是打定注意,过两天就逃离此地,让柳八苟、方东全他们自个玩蛋去。

    他摆了摆手,说了句平身。

    既然已经决定了和他们演一场戏,那么就算心里不舒服,但是李轩还是做好自己这个山沟皇帝的角色,要不然的话谁知道柳八苟会做出什么事来,说不准又会拉着李轩喷一大堆什么礼仪尊卑,君臣之道的话来。

    这拜见过后,柳八苟从大唐丞相化身为礼仪官员等诸多角色,指挥着大字不识的方东全等人举办婚事诸多事宜。

    这个过程里,李轩也是免不了要当一次傀儡,作为这场婚事的主角跑来跑去,比如祭祖,然后去拜见白夫人,甚至李尔必他们还弄出来了一个木台充当天坛,让李轩来了一次别开生面的‘祭天’仪式。

    在这场不伦不类的仪式里,李轩是柳八苟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好像今天成婚的人不是他一样,全程毫无表情。

    而白夫人也是冷眼旁观,神情里丝毫没有儿子娶亲的高兴劲,如果不是白云奇拉着,她估计又要把柳八苟喷了个狗血淋头了。

    倒是李轩的妹妹慧尘公主高兴的很,喜欢热闹的她到处跑来跑去,玩到高兴的时候,还和土匪窝里的几个小孩子玩起了娶亲的过家家游戏。

    仗着百多斤的一身肥肉,硬是逼着一个俊俏小男孩当她的夫君,还不知羞的亲了人家满脸口水,弄的那小男孩哇哇大哭,跑着回到他娘亲身边,死活是不肯再出来和慧尘玩了。

    这小屁孩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家玩的造反是要诛九族的呢,现在这么热闹玩起来是不亦乐乎。

    倒是董小姐的表情让他有些意外,当由一群土匪组成的迎亲队伍抵达在她所住的木屋时,没有出现李轩预料中的大闹特闹,要死要活,而是穿着一身大红嫁衣安安静静地上了简陋的竹制轿子。

    倒是一旁跟着的丫鬟哭哭啼啼的,一脸的委屈模样,一旁有些健壮的老妈子想要上前教训她,让她不要哭哭啼啼的,但是这小丫鬟立即就是露出了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那老妈子看到这一口牙齿,就是不由得打冷颤,这丫鬟属狗的,两天前她刚被这小丫鬟咬了一口,现在都还疼着呢。

    所以是不由得打消了上前喝骂的打算,只当哭啼的小丫鬟不存在一样。

    骑在一头矮小驴子上的李轩看着这一幕,有些搞不清楚董小姐的真实想法了。

    昨天的时候,这个董小姐虽然话不多,但是李轩可是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坚决,那是一种宁死不从的坚决,本来李轩还担心着她寻死寻活呢。

    怎么一晚上过去后,这董小姐就变成娇弱易推到的小媳妇,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了呢?

   &

第九章 洞房花烛夜里的鲜血(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